昙花  | 第二话

图片转载请注明出处【子规】

他,是我见过的最抑郁的人。

我们的认识,源于一场相亲。

周末下午的咖啡厅,总是会少那么一些清净,楼下的车位并不好找,我停好车的时候,刚刚好三点整。

一条短信过来:我在二楼右手边靠窗户位子,你慢点儿,不着急。

我并没有存他的号码,短信上寥寥说过几句,我总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健谈的人,见面,也是走走形式而已,我想,双方都应该是这样想的。

上二楼,右转,有三组沙发卡座,我判断了一下,走到最里面,打招呼,他站起来,微笑着,很有礼貌的样子,穿着白衬衫,戴了副眼镜,身高180以上,清瘦,苍白。

刚开始有些尴尬,点了咖啡,两人相互作了自我介绍。然后,沉默了一会儿,我靠在沙发椅背上,观察着他:眉头隐隐锁着,应该是一个很不开心的人;眼睛看着我,却好像焦距不怎么在我这里,若有所思的样子;放在桌上的细长手指微微摩挲着桌面,可能因为太瘦太白,手背上的血管都隐隐可见。

“你是来走过场的。”他忽然出声。

“为什么这么说?”我挑眉,笑了起来。

“我的工作,会要求我及时准确又不着痕迹地判断一个人。”他也笑了起来,锁着的眉头稍有放松。

“看来我观察得太过明显了。”聊天气氛忽然轻松了起来。

“还好还好,你就是一副看起来对我没兴趣的样子!”看来还应该是个幽默的人。

“你不也是吗?”我也笑着打趣。

那次的见面,我知道了他心里有一个放不下的人,他知道了我最近没有结婚的打算。一到五点,双方不约而同说有事要回家。相亲就是这样的,约个下午茶,有发展意向,就继续约晚饭,没有发展意向,就各回各家,一顿下午茶,花费也不会太大,至少女方不用欠男方那么多。

第二次见面,是在裴先生画展上,画展前半段,照例有裴先生对画作进行讲解,我去得较晚,顶着熊猫眼带着冰美式抵达会场的时候,只剩下了第二排角落的一个座位。

画展赞助方之一是茶社,身着旗袍的侍应过来问我是否需要斟茶的时候,我摇了摇头,脑袋转向右边的时候,眼神一闪,瞟见了他。

他在我的右方,裴先生正说到了:“你出去旅行,不一定会遇见什么情况,但你遇见的,一定是你该遇见的。”他的眼泪霎时落了下来,嘴角抖动着,脸上全是绝望……

我内心震动了一下,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他露出了那样的表情,会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潸然落泪?

边听讲解记着笔记,我边分心看了他好几次,不是对他有兴趣,是觉得他的那种悲伤的情绪,仿佛有一种传染性,让整个会场都充斥着悲伤的感觉。

讲解完,参观画作,结束的时候,准备离开,却发现他呆立在一幅画前,我想了想,还是不要打扰了,没想到,他看到了我,追了出来,问我可不可以一起喝杯咖啡。

正常情况下,我是想拒绝的,但想到刚刚他落泪那个样子,就觉得拒绝的话太不人道了。

照例是周末,找了一个还算清净的咖啡厅,他开始给我讲他的故事。

和很多狗血的故事一样,在他人生的前十八年里,他一直觉得他父母还算恩爱,虽然家里事情又多又杂,父母也经常吵吵闹闹,但怎么吵也没吵散,应该还算是感情比较好家庭?直到他高三这年,他发现了他父亲出轨。出现在他脑海的第一个词就是:背叛!他不敢置信、他生气、他失望、他伤心,他更害怕他母亲知道这件事以后的反应!那会是多么大的一个打击!纸包不住火,东窗事发以后,事情比他想象的更加严重:争吵、哭泣、冷战……家里的空气一日比一日紧张,母亲要强,受不了这样的屈辱,坚决要离婚,父亲坚决不离……母亲寻求他的支持,他一腔怒火,心疼母亲、痛恨父亲……坚决支持母亲的决定!整个高三一年,就在这件事情的阴霾下结束了……

高考之后填志愿,他填到了魔都,他想要离开这个环境,虽然感觉很对不起他的母亲,但他需要清静清静……

他意识到自己有问题。

大一的时候,刚入大学,青春年少,哪个不怀春,哪个不想谈个恋爱,可是他一想到这个问题,便会想起父亲的背叛。他害怕,怕他也是同样的人;他害怕,怕他带给女孩子像他父亲带给他母亲一样的伤害;他害怕,怕他的基因里有出轨的因子……他拒绝去谈恋爱,把自己放在电影里、放在书本里、放在游戏里、放在社团里,他给人的感觉与他内心的感受完全不同:大家都觉得他阳光、积极、乐观、向上、有干劲、学业好、待人和善……

但他自己知道,他会失眠,会难过,会容易被悲伤电影感动,会觉得生活很绝望,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落泪,会想是不是他这辈子都不会有爱情了……但他把他的负面情绪完美地隐藏了起来。

就这样,他上完了大学,参加了工作,也一直拒绝着恋爱,直到去年年初,他认识了一个姑娘。那个姑娘,有着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小巧但高挺的鼻子,右脸上还有一个深深的酒窝,姑娘有着很细腻的情感,风趣的谈吐,有着和他相似的人生观……

他忽然觉得,老天待他也不算薄,能让他在有生之年遇到她。他们恋爱了,那是他的初恋,他觉得好开心,每一天的生活都是充实的、充满意义的。他认真工作,让自己正常下班,能和姑娘按时约会;他努力健身,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挺拔更加帅气,好让姑娘更喜欢自己;他勤于读书,让自己更加有学识有涵养,好让自己和姑娘聊天的时候言之有物,让姑娘更崇拜自己。他偶尔会焦躁,但只要一接到姑娘的信息,就觉得生活充满无限的希望;他偶尔会患得患失,但只要一见到姑娘,就觉得阳光明媚万物欣欣向荣……

可惜,好景不长,姑娘提出了分手……

他的心,仿佛破了一个大洞。

她说他给她的压力太大了……

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他心里想:果然,我还是没那么幸运。

他想挽回,可又怕把姑娘推得更远,只好强拗着:那做朋友好不好……

从别人口中,他听到了姑娘分手的原因:“他很好,可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他想,这就没办法了,他不能强求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

他知道自己的问题加重了。

他的生活开始陷入黑暗,他无法睡觉,一躺床上就陷入绝望;他无法说话,一说话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他不想吃饭但又觉得无比空虚,食不知味却无法停下自己进食的欲望;他想忘掉姑娘,却发现姑娘无处不在,时时刻刻都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去的任何地方,都有姑娘的影子。

他没办法把悲伤藏起来了,他想逃开这里,去放逐自己。他买了机票,定了酒店,到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的地方,可是潜意识里,把目标城市定在了姑娘的老家,他想呼吸姑娘曾经呼吸过的空气……在酒店里睡了几天几夜后,他想,就这样睡下去,睡到天荒地老,是不是伤痛就可以消失?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他问自己,恨不恨姑娘?他不恨,他还爱她,他可以理解她。

他问自己,能不能放弃?他不能,他能放下,可内心始终存着一丝希冀。

他开始相亲,可是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原因,让他不想发展这些关系。

他遇过长得很像姑娘的人,但一开口就发现,她不是她,不可以;他遇过比姑娘更漂亮更出色更风趣的人,也很喜欢他,可惜,她也不是她,不可以。

他和相亲对象在咖啡厅聊天,忽然听到了一首很熟悉的歌曲,是姑娘最喜欢的歌手唱的。那一霎间,他只看到了对面坐着的人嘴巴在一开一合,脸上还挂着笑容,可是没有任何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了这首歌,还有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姑娘。

他自责,他觉得自己有负罪感,每相一次亲就觉得负罪感加重一分,虽然姑娘和他分手了,可他就是有负罪感。

他想,算了吧,等走出来再说吧……

他努力的吃饭,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健康一些,他健身、他读书、他旅游,他去进修,他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很紧密,让自己慢慢充实起来,精神上的。

他开始联系姑娘,以朋友的身份,他心上的洞开始慢慢修复,他在自我修复,用有别于一般人的方式。

有人告诉他,忘记上一段感情的最好方法,就是马上开始下一段感情,他试过了,没有办法,除了负罪感,他没有任何别的感觉。

他认命了,认准一个人,别人再也入不了他的眼入不了他的心。

他想过了,与其勉强自己去找一个人勉强发展感情,不如快快乐乐地抱着对姑娘的爱过好自己的人生。

婚姻,只是生活的一种方式,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选择同一种方式,他完全可以选择别的方式。

他开始恢复在人前的状态,阳光、开朗、积极、乐观……亲友们关心他的感情生活,纷纷给他介绍女朋友,他也会适当见几个,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是少数几个对我没兴趣的人之一。”他这样告诉我。

“我生活的区域不在这边,所以刚刚听讲解的时候就没控制自己的感情,没想到还能再遇见你,而我,现在需要倾诉倾诉……”他缓缓解释着,还没有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知道,这个时候,劝什么都没有用的,这种情况,只能自己走出来,劝他去剥离、去忘记、去重新开始都会把他逼入新的焦躁中……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也不在这个区域生活吧?”他探寻着问。

“放心,我和你认识的人没有什么交集,以后应该也不会见面。”我跟他保证着。

窗外,太阳落山了,残阳如血,铺在他的身后,有种悲壮又伤感的美丽。

天不遂人愿,我又见过他两次。

一次是夜跑,沿着汾河公园,我从南往北跑,他从北往南跑,遇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他的脸开始扭曲。我果断装不认识,继续往北跑,但神使鬼差的,跑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就见他跑到了旁边的小径里。想了想,终是没有控制住自己,转身跟了上去。他坐在一块石台上,背对着我,手肘拄在腿上,双手抱头,我走过去,正待询问,忽然听到了从他喉咙里发出的声音,那是一种无声的、痛苦的哭泣,是一种痛到极致仿佛被扼住喉咙而发出的声音……那种声音,让人听了忍不住动容落泪。我忽然想起了他描述姑娘的时候,眼里挂着泪,脸上带着笑的样子。

我退开了,我没办法帮他……

另一次,是在机场,我去送一个世交小弟上大学离开,看着小弟过了安检,转身欲走,就看到了他,他在送长辈,看起来神情愉悦,特别开心,妙语连珠把长辈逗得哈哈大笑。

他也看到了我。

“一起喝杯咖啡?”他笑着问。

“好啊!”

进了咖啡厅,我有点不自在,想起了他的哭。

他笑着打趣:“见这么多次,真是有缘啊,要不我们试试吧? ”

“最近怎么样?姑娘还联系着吗?”我笑着反问。

他的脸色稍变了一下,眼里依稀闪出了泪花:“她要结婚了。”

“还爱吗?”我又追问。

“爱!”他斩钉截铁。

“她还是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她知不知道,但是,她知不知道,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我爱她,那只是我的事情而已,与她无关。”

他还是笑着,可是,怎么看,笑容背后都有伤痛,有人说,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但是,怎么没人想想:这个时间,有可能是一辈子呢。

每个人心中都有软肋,有可能是亲人,有可能是爱人,碰到哪个都痛,往往痛楚最大的,是最能触动内心的。

姑娘,是他的软肋。我毫不怀疑,姑娘以后有什么事情,他会不计后果不计回报义无反顾去帮她。

他的爱情,犹如昙花一般,一次绽放,释放出自己凝聚的所有精华,倾尽所有,就算没有结果没有未来,他也甘之如饴……


公众号:大哥小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世界上再没有一件事情,如同文字那样,让我如此幸福,投入和满足。曾几何时我是属于文字的小孩,有一本书,一支笔和一个...
    请叫我Fairy小姐阅读 118评论 1 1
  • (写在前面: 《重塑人生》是我正式开写的第一篇读书笔记。动笔之前异常纠结,感觉思绪万千,却又不知从何下手。于是乎想...
    Aimee章小瑶阅读 19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