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短篇丨初见若缱绻,谁又乱执念

15字数 2609阅读 418
初见若缱绻,谁又乱执念

古风短篇专题
寻一柳江湖,得一世情深

文丨蔷薇下的阳光

“小念……”

“锦烨,锦烨……放开我!”小念挣扎着,可是怎么都挣脱不开柱子上的绳子,她好锦烨被生生地分了开。

“将少爷带走。”一个看似管家的人说道。

锦烨甩开下人的手,“我不走,今天就算是我死也不会离开这里,我要陪着小念!”锦烨忽然跪了下来,“爹,娘,难道小念陪伴我的这些年你们都没看到吗?这么多年的陪伴难道抵不过一个道士的胡言乱语吗?”

“少年,休要胡说,若你执意不信,我便将她的真身给你看便是。”道长闭上眼睛念了几声,被绑在柱子上的小念嘴角微微泛着血迹,可是她强忍着,明知道自己不是妖,却要在道士的妖法下被强行变成了一只白狐。

小念变成白狐之后落了下来,锦烨不顾一切地接住了她,“不,不,小念不是妖,小念不是妖。”她紧紧地抱着白狐,泪水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他愤怒的眼神望着那个道士,他心里很清楚,爹娘被迷了心眼,道士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小念爹娘留给她的一个物件,而这个物件小念在很早之前就已经交给锦烨保管,出了锦烨和小念,没有人知道。

锦烨之所以能够看透道士的心眼便是因为那物件的缘故,所以他知道小念根本不是妖……

“温老爷,温夫人,还是速速将少爷带走吧!与妖在一起久了,这精气神啊也会越来越差……”道士顿了顿,“这妖贫道自会将她带走。”

“锦烨啊,快跟我们回去吧!”温老爷说道。

锦烨看着被迷了心眼的爹娘,“爹,娘,小念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如果她是妖,我还会活到现在吗?爹娘,这个道士根本就是冲着小念的那个物件来的!”他瞪着道士,“你若要那物件,便也连我一起收了吧!”

他怀里的白狐动了动,仿佛能够感觉到锦烨的心声似的,可是道士纵然被他看穿了心思也无济于事,他命那些人将锦烨拉了开去,“温老爷,令郎已完全入了心智,如今唯有斩杀了这白狐,才能令他回神。”说完,道士拔出剑,朝着白狐刺去……鲜血在白狐的身上开了花……那是锦烨的血……

“烨儿……”温夫人哭着瘫软在地上。

“只要有我在,定护你周全……”锦烨紧紧地护着白狐,而无法动弹的白狐忽然清醒了般从锦烨的怀里走了出来,不,是她召唤了物件,那是世间少有的珍惜灵石,一旦唤醒灵石,唤主便将面临灰飞烟灭的危险,奄奄一息的锦烨想要伸手去阻止,却怎么也够不到……

“不,不要……”他拼尽全力喊着,可是白狐却听不到似的,她只是淡淡地回头看了他一样,好似在告诉他要好好的。

白狐向道士扑去,一瞬间,道士化作了一只巨虎,吓得其他的人都逃到了一边,原来道士才是妖,白狐身虽小,却在灵石的作用下散发着光芒,巨虎扑上去,白狐敏捷地躲了开去,连扑了几个空后,巨虎张开了血盆大口朝着白狐咬去,“不,不要……”锦烨爬向白狐,血散了一地。

白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最后那一刻,她回头,“锦烨,对不起,望来世,不要再遇见!”一口下去,巨虎将她吞了进去,随即而来的是巨虎惊天般的叫声,他的肚子肠穿血溅,而白狐的身体也因此而慢慢消散,灵石因小念而生,也因小念而亡,没有人知道这灵石和小念之间到底有着什么……

光芒慢慢散了去,锦烨的伤口竟然也慢慢愈合,一切好似没有发生过什么似的,只是没有了小念……


初见若缱绻,谁又乱执念?小念,等我,我定会将你寻到。

一个月之后,温锦烨离开了温府,他相信小念没有死,她一定在某一个地方等着他,他要去小念曾跟他说过的一个道观,那里有一位高僧,这灵石也是那位高僧赠与小念父母,念他们的救命之恩。

“烨儿……”温夫人在门口,眼眶里含着泪水。

“娘,恕孩儿不孝!”他转身,决绝地离了开,如果不是因为爹娘错信了这个来历不明的道士,小念也不会……

锦烨一路跋山涉水,累了的时候倚靠着大树而憩,渴了喝些山间水,若想要寻到那个道观,难啊!世间无人知晓那个道观,小念也是听她爹娘说起过,既是山中圣人,又有谁能寻的了呢?从他见灵石的灵力便知晓这个道观非凡间所有。

他从这座山爬到那座山,鞋子磨破了,用草垛扎在一起做了一双草鞋,膝盖磨破了,他只是就地摘了草药敷了上去,他不甘心,也不想就此回去。

大大小小的山头他都已经寻便,年复一年,他已然成为山中野人,胡子邋遢,可是他仍然不放弃,他坚信他可以找到道观。

那日,他在溪边抓鱼,却听闻不远处有笑声,便循声走了过去,才瞧见一女子在溪涧洗头,他慢慢地走近,想知道是谁在那,毕竟他在山间生活了好几个年头,并未见到任何生人,她又是谁?

锦烨不小心碰到了石头,正在洗头的女子忽然抬起头,那眉眼竟然如此熟悉,不,那分明就是小念……“小念,小念是你吗?”锦烨有些激动,正想走过去。

女子提起裙角慌乱地离了开,“小念,小念……”任凭锦烨怎么喊她都没有回头。

“她明明是小念,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锦烨怎么也想不通那个女子为何会在这里?

那一眼的相见,宛若初见时的缱绻,他的心扑通扑通跳得急,他顾不得那么多,追寻着女子的足迹往前跑去,如果她不是小念,又为何和小念长得一模一样?除非灵石将她带回了道观。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他已寻不见女子的踪迹,抬头的瞬间,却看到了道观,那一刻,泪水在眼角滴下。

他战战兢兢地走了进去,却看到那个女子正在院中梳着发丝……“小念,小念是你吗?”他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往前走去。

“施主请留步。”忽然一个声音飘入了他的耳朵里,“施主还是请回吧!她已不再是小念,她也从来不是小念,不过是灵石的主人罢了。”

“不,道长,我知道你在,我在山间找了多年,却从未发现道观的踪迹,可是如果不是因为小念,我又怎会寻到这里?道长,不管小念是不是灵石的主人,她和我毕竟相爱过,我相信她的心里也一定有我,才会在那溪涧吧?”锦烨看着那个梳着发丝的女子,那女子慢慢抬起头来,好似眼角有泪。

锦烨跪了下来,“道长,请成全我们!”

道长来到了他的身边,“锦烨,小念果然没有看错你……初见若缱绻,谁又乱执念,爱之深,才会乱了执念,若不是小念被灵石带回这里,她尚存的一点执念才不至于灰飞烟灭,若不是缘浅情深,你们此生都不会再相见。”道长点开了小念体内的穴道,“小念,去吧,好好相爱一场,不枉此生了。”道长手一挥,将灵石与小念脱离开来,“自今日起,你不再是灵石的主人,你就是一个普通的人,锦烨的妻子。”道长说完便没了踪迹,连带着道观也消失在眼前。

“锦烨。”小念紧紧地抱着锦烨,她慢慢抬起头,泪水滑下,“谢谢你这么多年的执念……”

“傻瓜,我们曾那么相爱,我又怎会弃你而不顾呢,说好的相守生生世世……从今往后,我们在此住下,闻山间鸟语,戏于溪涧水。”

小念点头,“闻山间鸟语,戏于溪涧水。”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夏末,在五台山的深山中,有一片少有人踏入的森林。林中的树木遮天蔽日,原本原本炙热的阳关都被树叶挡住,异常的凉爽。林...
  • 闲话不说,开门见山, 2019己亥年剩下月份保身立命戒期如下: (按阳历) 3月:2日 16日 18日 26日 4...
  • 的确是小半生过来了。最快的东西一定是光阴,才青涩茫然,小试新春,转眼就秋天,柿红如霜。 不喜热闹了,拣一个薄薄的清...
  • 哈喽,大家好,吃了两颗荔枝就上火的小荔枝准时报到 在营销界有个很出名的理论,叫做“鱼塘理论”。 把客户比喻为一条条...
  • 魔法的代价 “这地方好悲伤啊!我们离开这里吧?”比特和小霖出来帮老人打水。“我不知道。”小霖变得有些迟钝。“我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