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二十几岁,凭什么说对这个社会绝望了?

文/洋芋丝丝

去年这个时候,我刚跨出大学校门2个月,面对无休止的加班,内心矛盾而纠结,终日挣扎在辞职与死撑的边缘,每天靠自我安慰来支撑自己坚持工作。

后来,我还是辞职了,给自己放了3个月的长假,在家啃了2个月的老。

那段时间,我思考了很多,回顾工作以来的种种经历,无力感席卷全身,加上烂脸而衍生的自卑感,整个人心理变得极度扭曲。

当然,表面上的我,看起来依然乐观而开朗,笑容编织假象,似乎我一直都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傻姑娘。

可我自己知道,很多东西,早就变了。

在社会这股洪流里,我被迫随着浪潮逐流,变得越来越迷失,越来越不像自己。

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随便啊,反正努力了也过不好,就这样挺好的。

自我放弃以后,心彻底轻松了,精神上没了束缚,压力全被释放,加上吃药调理,脸奇迹般在短期内好转。

但我对这个社会的绝望,并未因此而消散,反而更加深厚。

01

我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反正我都这个年纪了,也明白……”

然后,一般人都会反问我,你不才刚毕业,能有多大年纪,说得自己很老一样。

他们不懂,人的衰老,是从心开始的,我对朋友自嘲,我二十出头的身体里,住着几十岁大妈的灵魂。

不谙世事的外表下,是洞悉一切的内心,大多时候我看破却不会说破,毕竟,这个社会,不太喜欢聪明人。

装傻充愣和讨好卖乖,会少受很多苦,只要不违背原则底线,又何必非得争高低对错,反惹得一身骚呢?

这个社会,谁又真的会对谁,付出几分真心?

回家后,和爸爸的第一次谈心,我问他:“爸,为什么这个世界那么虚假,不好的时候对你弃如敝履漠不关心,好的时候就嘘寒问暖一片真诚。”

爸爸回答:“人性就是如此,习惯捧高踩低,眼睛里只看得见美好和光鲜的东西。”

“我接受不了,很多事物,在变得光鲜之前,也曾黯淡无光,很多人想拥有珍宝的璀璨华光,却不曾付出一分心力去擦拭珍宝上的泥垢和污尘。”

“所以啊,大部分人都只想不劳而获,你要学会鉴别人心,若一个人只会在你光鲜时接近你,那势必会在你晦暗时离开你,真正的感情,是患难扶持,而不是锦上添花。”

“爸,这些我都懂,因为懂,反而觉得失望,真的太假了,假到,我对这个社会已经绝望了。”

爸爸放下碗筷,语重心长对我说:“你还年轻,绝望什么,因为一点点挫折就自我放弃,我以前还是让你过得太顺了。”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好委屈,这个世界只看表象,太过浮躁,肤浅至极。”

爸爸当时说的原话我忘记了,大致的意思是正因为太多人只看表象,我们反而更要坚守自己不被同化,注重内在,用心看人。

“记住,人品比外貌,更重要。”

爸爸的这句话,我一直记着,没敢忘记。

02

作为一个标准的天秤,一直以来,我对容貌的在乎和执着,接近变态。

身边的朋友,颜值基本没话说,我妹打趣我:“你难道没发现,你身边的朋友都很好看,只有你最丑。”

我细细想了想,好像真是这么回事,本有些失落,但换个角度看,都说漂亮女孩身边的都是漂亮女孩,我的朋友都很漂亮,照此推理,我应该也勉强算得上漂亮。

这样一想,心里就得到了安慰,也就不计较,朋友圈子里我最丑的事实了。

人活着,总要靠点谎言自我欺骗,就图个开心。

说实话,我漫长的青春期,都在和容貌较劲。

捏着自己两颊的肉,看着没有轮廓的脸,我总感叹,脸瘦点就好了。

堂姐安慰我:“等你过了18岁,婴儿肥消了,就会有轮廓了。”

结果直到我20岁,我都没有在我的脸上,看到半点轮廓的影子。

别人家的姑娘都弱质纤纤,小巧玲珑,我长得人高马大一个顶俩。

皱成一团的五官,土气的打扮,傻子似的性格,扔在人堆里,不起眼的存在。

谁也没有想到,过了21岁的我,迎来了整容级的蜕变。

曾因为一些伤心的事,一度爆肥,后来,我减掉了整整19斤肥肉,重新穿上了S码的裙子。

在大学里就一门心思埋头实习,业余写稿,赚的钱就拿来给自己买衣服鞋子化妆品,这些投资的最大回报,换来的是一个,全新的我。

以前认识的人看见现在的我,都是一脸惊讶:“哇,你变漂亮很多耶。”

甚至在丽江旅游的时候,我那时还没换身份证,导游拿着我的身份证喊了半天我的名字,我举手示意她是我,她拿着身份证看了我半天后问我:“你整容了吗?”

我笑了笑回答,整容哪会只整成这样,我本人和身份证,有那么不像吗?

“以前,比较淳朴。”

我收起了身份证,没说话,掏出镜子看了看现在的自己,的确是变化很大。

03

晦暗的青春期总是觉得,漂亮是无往而不利的资本,漂亮了,就没有烦恼了。

大学里,我最羡慕Y,她好漂亮,精致的脸蛋,高挑纤细的身材,单是静静坐着,就让人觉得眉眼如画岁月静好。

漂亮女孩身边不乏追求者,她却一直保持单身,问她原因,高中有喜欢的男生,男生有女朋友。

“啊,你这么漂亮他还不喜欢,太没眼光了。”

后来和她熟了之后,才知道她在高中时期,也不是如现在这般的模样。

果然女孩的蜕变,往往从喜欢一个男孩开始。

我提着眉笔还手抖的时候,她已经会画精致的妆容去上班了,天天素颜去公司的我,在想化妆技术能赶上她一半就好了。

毕业后忙于工作,我们很久没有见面,再见她的时候,已经素面朝天。

“来见我居然不化妆,不重视我是不是?”

“哎,懒得化,我现在已经素颜上班了。”

“你是受了什么打击?”我问她。

“哎,都不是真心喜欢我,只爱一张脸。”

我哈哈笑着你才发现,我早就知道了,不看你的脸,难不成看你内涵?

这是个看脸的时代,社会主流价值观如此,看淡就好。

和她聊天,我说不知道为什么,没办法谈感情,可能单身久了真的会怕,会怂。

“我怕被人玩,怕付出真心最后被狠狠伤害,怕一个人只是爱浮华的脸。”

“那是因为我们没力气玩,也玩不起。”

我说是啊,总觉得要规规矩矩做个好女孩,以后还能嫁个好人。

“总觉得要为他守身如玉哈哈哈。”

“观念陈旧,没办法,都9102年了,还是封闭思想。”

原本以为漂亮就会没烦恼,后来发现烦恼更加多,大概自卑习惯了,本能里,就是会忍不住猜忌和怀疑。

04

一度,我对男人这种生物,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我问相熟的男生朋友:“你们男生,就只看一个女孩的脸吗?”

他回答:“大多数是这样,不过我还是比较看性格那种。”

“屁,那是因为你女朋友性格好的基础上,也长得漂亮。”

我无情戳穿他的谎言。

彼时,也有一个人,因为这张脸,还是费了一些心思接近我。

当他开口闭口都是你好漂亮的时候,我的心里早就闪过嘲讽的笑容,面上却一派天真的模样问他:“那除了漂亮,我就没有其他优点了吗?”

我乐于听那些谎话,反正闲着在家,陪他玩玩也好。

朋友都说:“他配不上你,你找谁不好找个这样的。”

我漫不经心:“玩玩而已,又不和他有点什么,我就看看,他能为我付出什么。”

相熟的男生朋友半开玩笑道:“你缺爱啊,别玩着玩着,把自己搭进去。”

其实,我早就明白,他不喜欢我,反正我也不喜欢他,是他说愿意为我付出一切,愿意为了维持我的漂亮倾尽所有,那我就看着啊。

爸妈劝我分手,爸爸叹着气问我:“你不喜欢人家,干嘛和人家相处?”

我扬起一张脸,桀骜地说:“玩玩而已,男人千千万,不行我再换,反正他爱的是脸,又不是我,我不喜欢啊,谁说在一起就得喜欢啊。”

爸爸扬起手掌,却还是没狠下心打我,他只是对我说:“你的脸好了,心却烂了,女孩子,好好找个喜欢的人,有哪个好男孩,会喜欢一个和很多男生在一起的女孩子。”

我知道爸爸的观念很正确,却还是忍不住争辩:“什么年代了,还一辈子跟一个人啊,我想换谁就换谁,顶多和他吃吃饭,又不发生啥。”

“闺女啊,你真以为男生傻,我是怕你把自己玩搭进去啊。”

爸爸开解了我很久,让我休息好了找一份工作,踏踏实实生活,我还年轻,会遇见好男孩,以后的日子还长。

我听爸妈话,结束了这段互相欺骗的感情,回了广州,找了新工作。

05

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去图书馆看书。

微酸袅袅的《樱花落海洋》,书里的苡米,彷如现实的我。

她减肥后变成了令人惊艳的美女,谈一段又一段不走心的恋爱,她对南澄说:“我认认真真恋爱,每段关系都尽量投入,只是不约束自己,亦不觉得要为谁守贞,可后来只是遇见了一个很喜欢的人,而他好像没那么喜欢我,我就心虚了。”

“我怕自己不够好,我怕他挑剔我的过去,我最怕的是他不喜欢我。”

看完这本书,我一直记得苡米的一句话:“原来男人和女人真的是不一样的。”

我那时也和书里的苡米一样,我问爸爸,凭什么男人可以玩,玩够了找个好女孩结婚,我就不可以玩,不公平。

爸爸没有说话,只是叹气,良久才说:“你只是还没遇到喜欢的人。”

而我在想,喜欢又怎么样,不是所有喜欢都能得到,一辈子,就这样吧。

之后,我真的遇到了让我眼前一亮的男孩子,会我觉得他和其他男孩不一样的那种类型,可还是有太多的不合适。

我不会找,也不会卑微乞求,只是会很庆幸地想,原来真如爸爸所说,我还年轻,会遇到喜欢的人,不该因为不好的事就陷入绝望。

现在的我,认真工作,积极生活,我相信,我会遇见喜欢的人,过幸福的人生。

内心的小纠结依然没有消散,可我相信,总有那么一天,会有一个人,用一颗真心温暖我,让我彻底放下不安、犹疑和小心翼翼,将我彻底治愈。

对啊,我才二十几岁,人生还长,凭什么早早就说对社会绝望。

未来,无限希望,无限可能。

洋芋丝丝,一个满脑子稀奇古怪想法的元气少女,一支笔写人生情感,始终相信,在虚假的世界里,总有那一份真存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