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尘烟火色】一盘鸭蛋沙…

图片发自简书App

【烟火色】一盘鸭蛋沙……

没错,今晚咱父女三今晚的主菜,就是一盘鸭蛋沙。

放学路上,路边,遇见有人卖鸭蛋和茄子 ,可儿说爸爸我想吃茄子泥和鸭蛋了……

我说,那好吧,妈妈驻村了,我们今晚就吃这两样。茄子泥以前特别说过,今天不再说了。

鸭蛋怎么吃呢?它鱼鸡蛋不同,蛋白粗一些,腥味也大一些,孩子们又不吃辣椒。

图片发自简书App

顺便买小葱一把,2元;鸭蛋三个,1.5元一个共4.5元。

鸭蛋洗干净,小葱切好,葱白与葱叶分开。油略多一点点,要不翻炒蛋黄沙粒感出不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油入锅,今天是哈萨克斯坦国的葵花籽油,油热下葱头白,盐飞少许,酱油少许调;文火,待出香味,葱白少许呈现黄色,鸭蛋锅沿敲开,让蛋清蛋黄落去葱白上。

调大火,快速翻炒,鸭蛋和葱白快速在锅里滋拉拉沸出油花,继而黄色蛋沙开始分散。赶紧下葱叶,飞盐少许,快速翻炒。蛋黄和蛋白完全炒散,迅速出锅装盘!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孩子们吃辣椒,少许辣椒切块,提前无油干煸至软,此时候入锅,定是每一片辣椒都裹满金黄色的油汪汪香喷喷的蛋沙。

葱白葱叶有些太软了,装盘子里蛋沙不甚明显,但是入嘴葱香浓郁,舌头上满满都是滑动的蛋沙感。

图片发自简书App

端上桌,今天老夏最经典的茄子泥被抢了风头,这盘葱花蛋沙最抢手,非常下饭,我们三一会就抢光光了!

凡尘烟火色,再普通不过家常饭,再幸福不如一家人围着一张桌子吃饭!

——老夏自然生活研究院2019.10.1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