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

我站在公交车上,握着黄色的把手,有一刻,我想把它连根拔起,把车掀翻。就像《拆弹专家2》中潘乘风想要炸掉一切重来一样。可我终究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我在心里苦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