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这个世界告别,我该说些什么

字数 3026阅读 119

“欸,是Rachel欸!快看快看她回来了!”

“在哪里在哪里!”

“真的诶!Rachel你终于回来了!不知道我们多想你哦你这个坏蛋。”

  刚刚走进教室,就被一群人围住,他们很开心跑过来,问这个问那个,我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讪讪的笑。

 上课后,三班一个男生迟到了,坐我旁边,看了我一眼,说,“你是一班那谁?我很早就想认识你了呢!我过不久就要出国,还怕走之前都不能和你说上一句话呢!”。我拿起水杯默默咽了口水,心想,我不就离开学校一年嘛,又不是红人,为什么都像见到救世主一样哦…他又说,“之前在网上看到你和我女神的合照,又看到你写的文章,还有你拍的沙漠和雪山,简直太棒了呢!你不知道,你在油管上那段视频,已经火遍了各大高校呢!”

 我这才恍然大悟,没想到换了手机号微信号,换了各种社交账号,只要暴露在网络上的,就不可能不被发现,然后被一群人莫名追捧。

 下课后发现,门口早已经挤满了从各个教室赶来的同学,乌压压一片,把门口堵的死死的,教课老师使劲儿挤了出去。我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刚一往前走,人群就围上来,这时小雨过来,拎着我就往外走,边走边说,“今天Rachel没时间,改天会在学校开个分享会,大家先回去上课吧。”

 果然高个容易挤出人群,我拽着小雨的衣角,跟在他后面慢慢走,他突然停下,我没晃过神,撞在他背上,我打了他一下,“喂你干嘛啊,突然停下,我鼻子都撞痛了啦!”。他用手指勾起我下巴,把脸凑过来说,“鼻子?你的鼻子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呢?嗯?哈哈”。我打开他的手,“你还说呢,刚才干嘛说什么有分享会,我可不开,要开你去开。”。他摸了摸我头发,“傻瓜,我怎么舍得把你分享给别人呢。”。我白了他一眼,“好好说话”,“哎呀,我就给他们一个期待嘛,至于什么时候,可以是一年后五年后对不对,还有还有,你不觉得刚才,特像明星现场嘛哈哈”。我没搭理他,继续往前走。他两步就走到了我前面,然后蹲下来,看着我,眼神奇怪,“你…你一下变这么严肃干嘛哦…”,他拉着我的手,轻声说,“Rachel,你老实告诉我,你发生了什么。你不要骗我,也不用对我有所隐瞒,你知道,我都能看出来。”。这几句话说的极其温柔,像一剂定心药,让人把所有心里的负担和防御全都卸下,可以赤裸裸的,把一切阴暗掏出来给他看。心底的情绪一下被触动,眼里止不住的流泪,他站起来,我过去把头靠在他胸前,整个人像重症感冒,无法抑制的力乏。他拍拍我肩膀说,“去我家吧,新装修那套公寓,正好想带你去看看的”。

 我和他并排坐在公交车上,车里人少,空荡荡,明晃晃,阳光照在他手上,白皙修长的手指,我伸手去摸,他反手和我十指相扣。此时此刻,心里涌起的,是一种类似亲情,却比亲情更能赤诚相见的感情,友情以上,爱情以上,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相同,性格相近,知道彼此的阴暗和不堪,我们都承认自己的脆弱,看得见彼此的内心,从一个眼神,一滴眼泪。就连喜欢的人,都一样,从性别,到性格。

 到了他家,看了他挑的窗帘和家具,我踢掉拖鞋,葛优躺倒在沙发上,“我就知道你一定挑这种性冷淡风格,诺,那个灯,肯定又是跑了大半个市区挑的吧。”。他笑嘻嘻坐过来,“是呀是呀,好看吧,嘻嘻。”。我闭上眼睛,说,“把电脑拿过来,我把那些东西都删掉,该注销的账号都注销掉。”。顿了一会儿,说,“我可能再难坚持下去了。”

 他趴过来,抱着我,轻轻拍着我脑袋,身上淡淡香水味很好闻。“你就不怕你对象吃醋?”,“我才不管,你比他重要,他没了可以挽回,你没了,就再也没有了。”。他抓过一把纸巾,大声的擤鼻涕,然后紧紧抱着我,一边大声哭,一边说,“当初我最绝望的时候,也想过去死,是你说了一大堆,陪我作那么多死,吸收了我全部的负能量,把我给救回来的,现在为什么,你又要做这种傻事!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只会劝别人,你只会钻牛角尖,你只会看到自己的不好,你要和别人比比不过就不要比啊,没人要求你怎么样嘛!你的家庭你的生活,你不想搭理就不要搭理,你想逃避就逃避,你可以尽一切可能去逃避,可是就是不要做这件事好嘛!你死了,你很讨厌的那个女同学,她还活着,她会有帅哥爱她,你难道就甘心嘛!”。我用力推开他,“你鼻涕都蹭我脸上来啦!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嘛!我讨厌死她了,所以我不会保佑她,我会保佑你的,乖,别哭了。”

 晚上,我睡在他家主卧,他抱了一床被子进来,我吓一跳,“我靠你要干嘛啊,你好歹还是个男生,我是个纯洁的女孩子啊!”,他嘟着嘴可怜兮兮的说,“我不管,我要睡你旁边,我怕你半夜跑了,就找不到你了,我就要和你睡!”,“你说你一185的大高个儿,说这话你也不害臊,我是你姐还是你妈啊,还跟我睡真是,快走快走。”他说,“Reachel,你是我的魂,是我这二十几年来,最想拼了命去珍惜的朋友和亲人。”。然后他把被子铺好,面对面和我躺着。“小雨,这个世界上这么多人,活的那么开心,他们都有自己的追求和理想,可是我没有,就连现在睡在这里,都觉得不真实。好像我的魂魄,已经飘离了身体,现在所有的活动,都是大脑神经给的条件反射,说话,走路,用眼睛看事物,看得到,却不知道看到的是什么,能说话,却不知这些话,从哪里出来。我遇到过另外一个重度抑郁患者,他父母是医生,自己是药剂师,我们坐在一起,默默的不说话,他说看到了我们的魂魄飘在天上,飘在车来车往里,灯光下映出的细细尘埃里。走在路上,我感觉到周围人看不到我,身体周围笼罩着一种磁场,一层屏障,把我隐形掉,我和人说话微笑,接触眼神,都是处于机体本能,而灵魂,它一直浮在半空。小雨,我们和这个世界告别的时候,不会感到挣扎,也不会再有牵挂,我们的精神,都聚集在自我身上,额顶有光,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然后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在脑中异常清晰,像一行行代码,从每一个神经元经过,对这个世界感到通透。就像,红楼一梦,贾宝玉失去通灵宝玉,他府上所有人的痛哭哀嚎,都听不见。他会在最后,用一个仪式,拜别尘世。”。

 他看着我,目光呆呆的,我接着说,“我们已经给自己建立了另一个世界,它就藏在我们举头三尺的地方,我们的灵魂飘在那里,我们时常游离出这个世界,跑去那里,寻找静止的时间。当我们尝到时间静止带来的内心无比平静没有任何波澜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要去那里了。这一切和外界如何如何无关,这是一个个体的主观感受,我们的古人,一定有人知道这种感受,所以他们能写出,出家,得道,成仙,这样的故事。所以小雨,如果你看到一个人寻死觅活,发状态说对不起这个对不起那个,他只是这段时间很矫情,他要自愈,他想从这世界得到更多,他还有很多追求,他不会去死,就算选择死亡,方式也会轰轰烈烈,让人尽皆知,因为他需要人关注,需要人的拯救,如果不幸真的死掉,死前他一定是恐惧的,后悔的。如果有个人,一直都让人觉得正常,有一天忽然自杀,那他也许已经知道,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可有可无。我们对于,别人的劝告,都是最先拿自己做比较,以己度人,自己觉得什么重要,就会告诉别人什么重要,人大体都是相似的,除了命数气运是既定。一个中国只能出一个马云爸爸,可以有很多个亿万富翁,也有很多中产,很多穷人,阶级固化,这就是命运,人们越来越开始信命,年轻人不会轻易放弃挣扎,蹦跶几十年,到了某个阶层,再难往上,然后接受,安于现状,所谓机遇,都是命数。就是这一生。所以,没必要为了某个人,某件事,耿耿于怀。”。他问,“那你会怎么样呢。”。“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算命的,睡觉吧。困了。”

 第二天早上,吃了早餐,一起去学校,我戴着口罩帽子,低着头,慢慢的走在路上,看着沿路的风景,我对这里,已经完全陌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