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和他的两个爸爸

96
秋水时至
2016.09.19 19:34* 字数 4257

有爸爸当然是好事,可是爸爸多了就不好说了。秦嬴政的麻烦就是,他的爸爸可能还不止两个。嬴政到底是哪个爸爸生的?我们来看看他的两个爸爸和他的风流妈妈的故事。

话说嬴政承认的爸爸是秦国的王孙秦异人。秦异人的父亲是秦昭襄王的太子安国君。安国君作为秦国的太子,为了增广子嗣,有很多老婆,其中大老婆是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是楚国人,楚国出美女,楚楚动人,楚楚可怜,都说的是楚国的女人多么惹人怜爱。这华阳夫人在安国君的所有老婆中最得宠,正因为她得宠,所以被封为夫人。夫人就是正妻的意思,而夫人以外的就是姬妾,姬妾是小老婆的意思。安国君的小老婆们都很争气,为安国君生了二十多个儿子,其中有一位夏姬,并不怎么得宠,却为安国君诞下龙种,这就是秦异人。而华阳夫人承受的雨露恩泽最多了,眼看着别人都硕果累累,而自己却还是华而不实。这件事,安国君倒是可以不急,但是华阳夫人能够不不急吗?

天下人都知道华阳夫人需要一个儿子。因为将来太子继位之后,需要新立太子,太子的母亲必当母以子贵,成为国君的正妻——王后。华阳夫人没有儿子,只能从正妻的位置上退下来,地位那就是从天上掉到地下了。如果新王后嫉妒华阳夫人的话,还说不定会踩上她一脚,将她打入冷宫,永世不得翻身。

华阳夫人的命运,就取决于她能不能有个儿子。

阳翟大商人吕不韦,他习惯于买东卖西,很敏锐地捕捉到这个商机。华阳夫人不是需要儿子吗?她不是没有生育能力吗?我给她送一个儿子去就行了。商人吕不韦此时此刻,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订单。

客户:华阳夫人

商品及规格:儿子

数量:一个(多了不行)

单价:无法估计

收款金额:不收钱,还要送很多钱

我们从这个收款金额看出,这个买卖好像是赔本买卖。会做生意的吕不韦怎么可能做赔本生意呢?他下定决心,要把这个买卖做成。客户找到了,现在要的是商品,而且是符合规格的商品。他在找。这个商品,必须是秦太子安国君亲自生产制造的,如果是赝品,华阳夫人也不会收。

安国君的二十多个儿子中,吕不韦就看中了秦异人。当时,秦异人住在赵国,他是秦国放在赵国的一个人质。虽然是王孙,可是,当人质是很苦逼的事情。他的命运和两国的关系息息相关。秦赵两国关系好,他就是外交大使,可以过得很体面,受到赵国尊重,如果两国关系破裂,剑拔弩张,他就是人质,随时会被囚禁,被撕票。如果他能活着完成人质的任务,他就可以回到秦国,享受高官厚禄。


看是秦异人的前途眼看很悲惨。为什么呢?当时秦昭王统治的秦国,已经达到了历史上空前的强盛阶段,他不断地发兵入侵山东六国,尤其是韩赵魏楚这四个临近的国家,这四个国家中,秦国打击的重点偏偏就是韩与赵。秦与赵处于临战状态,秦异人的日子当然很不好过。

吕不韦第一次看到秦异人的时候,就不禁感叹,他的眼神就像葛朗台看见了黄金,他说:“此奇货,可居也!”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这是期货啊,有升值空间,买了!”

吕不韦的脑袋里立刻出现另一个订单:

客户:秦异人

商品及规格:母亲

数量:一个

单价:无法估计

收款金额:不收钱,还要送很多钱

看来这也不是一个要赔钱的买卖。但是吕不韦的心中还有另外一个送货单:

客户:秦异人

商品及规格:太子的地位,未来秦帝国的国君

数量:一个

单价:无法估算

收款金额:无法估算


只要前面两个订单做成了,后面这个订单就水到渠成。他投入的钱是有限的,他得到的回报将是无限的,他将获得不可限量的权利和金钱,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这个买卖做成了,他将可以弃商从政,居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傲视天下。

他在一个小门小院子里找到了秦异人,对秦异人说:“你的门太小了,我可以让你的门变大!”秦异人笑着说:“好大的口气,你不过是个小商人,你先把自己的门变大了再说!”

门是家的入口,门洞宽阔,说明家里有钱有势。

吕不韦凑上去,小声对秦异人说:“你的门宽阔了,我的门才能宽阔!我跟定你了!”

没有人会拒绝死心塌地跟随自己,帮助自己的人。秦异人接纳了吕不韦。吕不韦说:“秦王已经老了,将来继位的是太子安国君。安国君最宠爱的是华阳夫人,而华阳夫人没有儿子。你是安国君的儿子,安国君二十多个儿子,论排行,你又是居中的。将来继承安国君的,无论如何不可能是你。你要想继承父业,当上秦王,必须接纳华阳夫人,成为她的养子。那样,你的地位就变了,你就成了安国君的嫡长子。将来安国君继位,你就可以子以母贵,成为太子。等安国君去世,你就是秦国之主!”

秦异人听了,心跳不已,可是又将信将疑,说:“我一没钱,二没权,如何能接纳华阳夫人,成为她的养子呢?”


吕不韦说:“阁下没有钱,在下有!在下经商,家累千金。我拿出五百金来,交给你花,你用它来接纳诸侯,传播美名,扩大影响,然后,我拿出另外五百金,购买珍奇异宝,以你的名义送给安国君和华阳夫人。我对他们花言巧语一番,称颂你的美名和孝顺。他们一受到感动,自然对你青眼相加。然后,我游说华阳夫人,让她晓得利害关系,到时候,她必定要收你做养子,只要你能成为华阳夫人的养子,自然可以成为未来的秦国君主了。”

秦异人听了这话,顿时跪下叩头,对吕不韦说:“这个事情如果能办成,我秦异人,绝不忘记您的大恩大德。将来事成之后,我一定将秦国分一半给您!”

吕不韦游说秦异人是很成功的。这证明吕不韦的眼光不错。按照常理,秦王的位置无论如何都轮不到秦异人去做,因为他排行居中。而且,秦异人的处境很危险,随时性命堪虞。他在安国君的二十多个儿子中,处境很不好。正因为如此,他才有迫切的改变处境的欲望。他的需求越大,吕不韦从他那里得到的回报就越大。

假如秦异人游说的是安国君的长子,他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秦异人所许诺的回报。

客户的需求越是强烈,你从他那里得到的价钱就可以更高。吕不韦这个生意精明白这个道理。

接着就是花钱了。


吕不韦家中有一千金。他分了五百金给秦异人。秦异人拿着这笔钱,也不敢随便花。如果他拿着这笔巨款去吃喝嫖赌,吕不韦的计划就要黄了。好在吕不韦又眼光,秦异人也还是争气,他把这钱拿去结交权贵。权贵们得到了他的好处,自然是到处传扬秦异人的美名。秦异人美名在外,华阳夫人才能接受这个儿子。

吕不韦拿着另外五百金,为安国君和华阳夫人备上厚礼,然后策马扬鞭西入秦。

吕不韦来到秦国,先是找到了华阳夫人的姐姐。他先把利害关系跟华阳夫人的姐姐将清楚了,很快,这个女人也成了秦异人和吕不韦的粉丝和忠诚的同路人。她极力促成华阳夫人与吕不韦见面。

吕不韦出手大方,善于周旋,华阳夫人自然不会小瞧他。望着珍贵的礼物,华阳夫人自然要问,这礼物是谁送来的。回答说是秦异人。华阳夫人想了半天,才知道秦异人是谁。问道:“难得他有这份孝心,这孩子在赵国,还好吗?”吕不韦就顺带着夸奖了秦异人一番,说他如何聪明,如何贤达,在赵国处境那么艰难的情况下,还能过得这么好,结交了多少权贵,得到多少尊重。然后吕不韦说:“异人在赵国,日夜思念太子和夫人,常常泪流满面,对夫人感激戴德,说夫人就是他的天。”

任何人都不会拒绝别人对自己的好感,尤其是一个有一定地位的、有美好名声的人对自己的好感。华阳夫人虽然贵为太子正妻,也不会拒绝秦异人的这种美意。她当然很高兴。

看到华阳夫人花容灿然,华阳夫人的姐姐说话了:“妹妹,我们都是女人。我们这些女人,都是凭着自己的美色,博取夫君的宠爱和富贵荣华的生活。有多少人觊觎着我们今天的位置呢?以色事人者,色衰爱驰。将来,你终有年老色衰的时候,那时候,安国君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他还会在意年老色衰的你吗?所以,趁着你现在还得宠到时候,要把自己的退路设计好。你如今虽然得宠,但是没有儿子,地位很不稳固。而秦异人向你表示心意,而且他的为人又很不错。如果你收他为养子,与他结成同盟,趁着你今天还受到宠爱,要安国君立下誓言,刻下玉玺,立秦异人为嫡子,那你的地位就牢不可破了。将来安国君百年之后,你的儿子就是秦国国君,我们一家就可以长享富贵了。现在吃着青春饭,不知道为今后做打算,将来色衰爱驰,你就没有回天之力了。”

华阳夫人严重同意了姐姐的话,接下来,她利用安国君对自己情意绵绵,黏黏腻腻的时候,把秦异人大大夸奖了一番,并且说要收他为养子,她开门见山,单刀直入,说自己还生不出儿子,将来无法当上王后,只要自己的养子异人当上太子,自己就稳坐王后宝座,高枕无忧了。说完,华阳夫人,柔肠凄恻,哭了起来。安国君看着爱妃楚楚可怜的样子,一想,反正二十个儿子,都是自己的骨肉,哪一个当太子,都是一样的,只要爱妃喜欢,必定是最好的,所以很爽快地答应了。华阳夫人还不放心,还要安国君刻下玉符,立下誓言。从此,异人作为嫡子的地位得到了确立。

吕不韦天才的策划就这样获得了成功。这个买卖很快就开始回本,安国君和华阳夫人要吕不韦带去丰厚的礼物和钱财,送给秦异人。

秦异人为了表示对华阳夫人的孝心,特意改名为子楚。表示自己是楚人华阳夫人的孩子。华阳夫人当然更加高兴了。

从此,秦异人子楚作为安国君嫡子的身份传播开来,他在诸侯中的地位更高了,名气更加响亮了,很多人开始巴结他,给他送来封侯的礼物。吕不韦当初投资出去的钱财很快回笼。看来做大生意,只要策划得当,资金回笼也会很快的。

事情办到这个地步,吕不韦的计划可算是基本实现了。可是,他还没有知足。他表面上子楚曲意逢迎,心里还有另外的打算。他冷眼观察子楚,见这个人,心机并不深,就想出一条妙计,钓取更大的利益。

他物色了一个赵姓女子,这女子姿色绝美,能歌善舞,可谓极品。他将这个女人买到手中,与她共度了几次春宵,等到这个女子怀孕之后,就安排她与子楚见面。子楚见到赵姬,惊若天人,而赵姬也是对子楚频送秋波,迷得子楚神魂颠倒。子楚软磨硬缠要吕不韦将赵姬让给自己,吕不韦一听,假装生气,坚决不给,急得秦异人抓耳挠腮,欲罢不能。

吕不韦吊足了子楚的胃口,这才假装不得已似的将赵姬送给子楚。子楚这才如愿以偿。接下来的几天,这子楚与赵姬,真是相见甚欢,相见恨晚,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了。

后来,赵姬生了个儿子,取名叫嬴政。

对嬴政与吕不韦有没有血缘关系这个无聊的问题,历代学者争论不休。其实这个问题没有必要争论。血缘关系不是历史的主要问题,主要的问题是,吕不韦确确实实帮子楚夺嫡成功,确确实实是子楚的应该感恩戴德的人,确确实实与嬴政的母亲有不同寻常的男女关系,确确实实——

子楚欠下吕不韦的,太多了,在他短暂的国君生涯中,他并没有还清这笔债务。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要下一代去解决。父债子偿,嬴政会承认这笔账目吗?

现在我们知道嬴政是怎么来的了。他是谁的骨血,是吕不韦跟赵姬的,还是子楚跟赵姬的?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嬴政是阴谋的产物。恶之花结出来的,必定是恶之果。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