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姆岛(肯尼亚)游记(3):寻找中国人后裔

96
陈薄言
2016.08.24 03:00* 字数 2100

上一篇  


打渔

原计划第二天的帕泰岛(Patè)之行推迟了,据UMAR说同行的两个荷兰姑娘之一吃坏了肚子,走不了了,得另找人合伙租船。(我猜想这两个姑娘其实是从“子虚乌有”国来的)他又说另有两个南非小伙正在考虑去还是不去,晚上给回音。

于是今天改为随船打渔。拉姆的渔民仍用古老的单桅帆船(Dhow)打鱼,完全利用风力行船,连桨都不怎么用,但操控单桅帆是需要至少两人合作的技术活,一般在一艘渔船上是三人合作。关于独帆舟的发明者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印度人,一说是阿拉伯人。


领我上船的是两个当地的渔民小伙,一高一矮,矮个子英语略好一些,也健谈一些。他俩熟练的控帆技术和默契的合作给我留下很深印象。行到SHELA村,这里的景色与老镇明显不同,美丽的白色海滩后是高档宾馆和富人的度假别墅。矮个子指给我看摩纳哥公主的别墅,长年空着的。

在SHELA村又上来一个年龄稍长的当地人,笑咪咪地,两个小伙对他明显很尊敬,说是他对哪里有鱼了如指掌。

长话短说,打渔的结果是,我误打误撞钓上的一条小鱼就是全船唯一的收获。野炊的烤鱼是从其他船上买的。(照片上那艘舢板。)

在返回老镇途中闲谈生计问题,说起这么一条船要200,000先令,(人民币1,3000)高个子说结婚给娘家的彩礼也要这个数,女友还在等他,婚前是不能“在一起”的。矮个子插话说如果新娘不是“原包装的”就不要这么多,40,000先令就可以。

回到老镇一上岸,没等回头两个小伙马上“消失”了,原因我明白----两人还欠着我200先令的找头呢。

帕泰Patè岛

随船去Patè的两个南非小伙,却不是爱搭讪的那种。他们也是被Umar纠缠不过,又给了折扣才来的,但说好回来给钱,两人声称一分不带,显然是经验丰富的背包客。后来才透露,两人在答应了Umar后又打听了一下他这个人,结论是声名不佳。

船是柴油发动的,突突地沿着一条经过疏浚的海道,据说是中国公司施工的。迎面来一条机轮满载人和行李货物,算是长途公交了吧。小伙举起相机,那边的人无奈地伸指头点向我们表示抗议。

到了?这个叫做Shanga的村是我们在Patè岛的上岸点,除了清真寺,村里的房子都是泥糊的篱笆墙。


我本来就没指望Umar能介绍并指出当年郑和船队留下的遗迹,我的希望是他能找到相关人员来解说一下,毕竟我们不会是第一批因此而来的访问者。结果是,他是这里唯一说英语的人。

不算意外的失望,在跟着他和一个当地人灌木丛林里走了许多路,看了几处暧昧的“遗址”后,我们决定返回村里了。

村中妇女们是远远从墙边门后观望着的,可孩子们大着胆子凑过来了,蓬头垢面的,衣服也不如镇上的孩子干净整齐。我们好奇地对望着,是我的幻觉,还是他们的眉眼确有和中国人相似的地方呢?


…………

最早是《纽约时报》记者NICOLAS KRISTOF(有译为纪思道)于1999年报道了他在Patè岛发现了中国人后裔,主要的依据是当地人的叙述以及相貌特征,以及一些瓷器碎片为物证。他推测这些人是郑和舰队成员的后代。

《国家地理》的Frank在2005年7月发表的文章进一步支持这一说法,除了上述的依据,他还考证了两个当地的姓氏WEI和FAMAO,认为源自中国,他还发现一个古墓,认为同明朝的墓“一模一样”。还有,他认为村名SHANGA是当年的中国水手命名的。(维基百科)【1】

受Nicolas的1999年报道影响,第一个跟踪这一线索的中国人是《人民日报》驻南非记者李新烽,他于2002到2005年四次访问帕泰,写回大量报道。

2002年4月,重走“郑和路”的《武汉日报》记者范春歌来帕泰岛寻访中国人后裔,并向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作了汇报。

中国政府这方面,中国驻肯尼亚使馆于2002年12月派出两名外交官进行实地考查,考察报告有这样一段话:

“在村长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几名自称是古代中国水手后裔的人。他们虽然无法拿出证明其祖先是中国人的直接物证,也无法确定祖先何时乘船到此,但仍坚称自己是中国人的后裔,因为这是其世代相传的家训。当地村民称他们为‘瓦上加人’,意思是自上加村(SHANGA)而来的人,借指他们的祖先是从上加登陆的中国水手。

‘瓦上加人’已经完全融入当地社会,目前共有四户,约四、五十人。在我们接触的几名‘瓦上加人’中,多数肤色较当地人浅,面目特征亦与当地人不同,但与中国人已有很大差别。只有一对母女的五官及头发颇像中国人。母亲今年60岁,有五个子女。当日在家的女儿17岁,在邻岛上中学。”

这个当年17岁的中学生就是后来获中国政府公派到中国留学的夏瑞福。【2】


…………

最大胆的孩子递给我一个贝壳:“一百。”其他孩子纷纷效仿,我被围住了。

“要钱?那我不要。”我说。

孩子们不知怎么办了,但显然想把“沟通”继续下去,有一个灵机一动:“NO MONEY(不要钱)。”

“不要钱?谢谢。”我接过来。

听到我说“谢谢”,所有的孩子高兴了,都说“NO

MONEY。”争着给我贝壳,手里很快拿不住了。就这么捧着上了船。心里想,其他孩子有的,你们也应该有啊,身体内的基因里有没有“中国代码”有多重要呢?如果我富且强,我一定要为你们做些什么。

中国真的在做,那时就听说中国公司在拉姆岛搞自来水工程。这两天网上读到中国电建要在拉姆建电站的消息。【3】


(完)


引用和参考

【1】维基百科Pate岛的文章中“古代中国探险者的证据”链接:https://en.wikipedia.org/wiki/Pate_Island#Evidence_of_Chinese_exploration  访问:2016.08.23

【2】来自非洲的“中国女孩”(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网页) 链接:http://ke.chineseembassy.org/chn/sbgx/t202593.htm

【3】新华网,“中国电建签肯尼亚拉姆电站建设项目”  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15-06/09/c_134309687.htm 2015.06.09


上一篇

游记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