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胞也发生世界大战

字数 1087阅读 60

文/娑婆世界


在一具看上去平静的躯体里,亿万个鲜活的细胞在躯壳的束缚下并没有安静下来,而是四处游荡,饥渴地寻找什么。


圣女的身体里,时常能感受到激烈的矛盾争斗,如同内脏里无数个细胞经历着一次次的世界大战。


当食物通过口腔进入圣女的身体,抑或有外族信息通过大脑回路进入身体时候,圣女的身体里原本正常活动的细胞一时并不能和新的细胞或信息建立连接,并将其放入该在的位置。


原本挨着紧密的细胞的变得焦虑慌乱,它们或是紧紧吸附在新来的细胞上,或是集体全力抵抗外族的细胞。


在新的细胞或信息侵入一段时间后,不仅原来正常的细胞渐渐减弱了活力,而且原本规律的细胞活动也受到了影响。


此时,圣女身体里所有旧的新的细胞一齐杂乱的活动着,稍稍压迫到周围的细胞一点,旁边的细胞就不高兴了,敌视着对方,渐渐细胞们开始反目成仇,圣女的身体里,发生着激烈的暴乱,它们用尽全力嘶吼着,猛烈的撞击着。


圣女不知道如何让细胞们安静下来。她时刻感受到,身体快要炸裂却一直被压抑在虚弱的身体里,煎熬着一次次的分崩离析,一下下撞击着她的心口。


圣女的意识渐渐变模糊,她跌跌撞撞走向路旁的草丛,迷茫无措的双手缓缓曲回,扬起攥不紧的拳头,一次次冲向旁边的树枝,击打着树枝的根部,无力的单膝倾倒在路边,道路旁的小草压折在自己的身体之下。


圣女身体经历的痛苦无法宣泄出来,很失望也很无力,只能依靠破坏弱小的生命以寻求一部分释放。


圣女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无奈悲伤的泪水就像一阵的瀑布从整个眼眶倾泻而出。她想这一定是老天爷在惩罚自己,惩罚自己伤害了这些生命。


她轻轻捧起那一株株被自己压倒在身下的生命,捧起还握在自己手里的残枝败叶。圣女深深地向着周围,为自己所有伤害性的行为忏悔,眼泪再次从眼眶滚落下来,落到衣服上,树枝上。


随即,圣女从兜里拿出一大把的药,吞了下去。因为,药物可以让她恢复平静。


在药物的作用下,圣女的身体不再做任何伤害性的动作,但她却比之前更加煎熬。


药物抑制着她的行为细胞里的兴奋因子,但药物并没抑制所有的细胞,还有其他兴奋的细胞,更加疯狂地跳动,反抗着,碰撞着周围和已经安静下来的细胞。然而圣女挣扎的身体却无法再用任何行为去表达自己。


此刻,只要圣女再做任何伤害性的行为,就像有条皮鞭更加狠狠抽打着她的内脏,她兴奋的细胞再也不敢乱动,乖乖地待在原地,体验承受着细胞的激烈的躁动,依靠自身大脑分泌不足的抑制因子,对抗着强烈的兴奋因子。


圣女,感觉自己的心正在被药物一点点侵蚀,也许这是一个让自己恢复平静的方式,内心也不敢再反抗,痛苦也只能默默忍受了。


终于,在持续许久的行为镇静作用下,圣女身体内部的对抗斗争逐渐减弱,她也逐渐平静下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