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五十章 杀晁章曲终人散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2.03 23:36* 字数 3006
第五十章

文/唐妈

但见晁章直取白诺前胸,其部下则虎视眈眈,只待自家主子一声令下,就将白诺绞杀于刀下。晁章当年不过是药庐的一名管事,修为并不出色,这些年虽然有所精进,但是天资摆在那里,与白诺交手不过十多招就已现颓势。这人本生的虎背熊腰,看着忠厚,其实却是个顶顶奸诈之人。此时眼见自己不是白诺的对手,立刻闪身退下,招呼自家部下摆阵,欲将白诺困住。

歌扇听了白诺一席话,本是不信的,可是这晁章一副被踩了痛脚的样子,却让他疑窦丛生。眼见晁章败下阵来,竟然想要以少胜多,大声喝道:“都给我住手!”

歌扇虽然多年未在魔界行走,但是当年他是如何镇压各部的手段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说起来也算是积威甚重,而且修为颇深,众人一时间都住了手,看向自家主子。

晁章黑着脸怒视着白诺,恨声道:“魔王大人,这小子信口开河,妄图挑拨离间,决不能留!而且他杀了我们这么多族众,不杀不足以平众怒!”

“歌扇前辈,你别听他信口雌黄!”黎丘不知何时与白诺并肩站在了一起,冷冷地看着晁章。

“我说了,我要证据。”歌扇目光在两人之间逡巡,哥哥?什么时候他们成兄弟了?

“证据我有。”一直未出声的蒙面人忽然开口道。

在场的人纷纷看向了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黑衣人,他一身短打打扮,露出的鬓角掺杂着几根银丝,声音低沉,年龄应该不小了。

晁章心中有鬼,立马怒喝道:“哪里来的贼子?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还敢胡言乱语!来人!给我拿下!”

歌扇不耐烦地皱起眉,却对这晁章越发地怀疑了。据说当年那桩无头公案就是晁章主理的,最后并未抓到凶手。现在明明有人愿意提供证据,他却一再百般阻扰,让人不生疑都不行。

“晁护法,你且看看他说的是什么证据。急什么!”

黑衣人扫了歌扇一眼,往前几步站在黎丘与白诺前面:“林宗被人下毒那日,我也在场。”

白诺脸色一变,一把抓住了黑衣人的胳膊:“你说什么?”

黑衣人扭转身子看着白诺:“林宗当年许是知道会有人加害于他,或者是他怕自己保不住你,在中毒一年前就已经通知我去魔界,但是又不让我现身。我无法,只得每日隐在落雪居中,暗中保护你。林宗那日身中剧毒,坚持到落雪居送你走的时候,我就在屋外梅树后。他许是忘记你身子弱了,还为你斟了一杯酒,用的是桌上的青瓷茶杯。”

白诺眨了眨眼,涩涩地问:“那你为何不救他?”

“钩吻无药可解,而且我得保护你。”

“你可真是个寡情之人,林宗费尽心思救我,把我当亲人一样养在身边那么多年,你,你就没有一点感激之情吗?他危难之时,你竟然袖手旁观?”

“他救你之事,我早已付出代价了。”

黑衣人不再与白诺多讲,转身看着歌扇:“我这个证人够用吗?”

“你既然在现场,那你可知是何人下的毒?”歌扇问道。

“林宗到落雪居之时已经身中剧毒,诺儿走后,我留下断后,以防不测。很快就有人进屋搜查,那领头之人正是魔王身后这位左护法,晁章。他当时见林宗七窍流血而死,大笑。其随从则俯首夸赞其钩吻用的精妙。”

“可是,我又如何确定你说的是真是假?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在世的人已不多,你红口白牙,我却没办法相信。而且,我看你与白诺私交甚笃,故意偏袒也未可知。”歌扇瞟了一眼脸色苍白的白诺,认真地分析道。

“对!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说的?”“你血口喷人!”晁章的部下喊做一团,纷纷逼向了黑衣人。

“哈哈哈,魔王好生风趣。也是,我韩起多年未在世人面前行走,怕是许多人已经忘记我是谁了罢。”黑衣人将面巾扯下,露出一张十分英气的脸,除了多了几道皱纹,却是与白诺十分相像。

黎丘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向白诺。在场的众人除了墨谷,其余几个身份高的人均是吸了口冷气。片刻的寂静过后,人群中传出了嗡嗡的议论声。

“天呐,竟然是韩起。”“韩起是谁?”“你这后生小辈果然无知,韩起可是前天帝的养子,仙号昊天元君,曾凭借一己之力大败妖族数万大军。”“这么厉害?”“对,可惜与天帝朝洛不合,已经多年未曾现世了。”

歌扇也是一愣,蒙毅早已皱眉道:“没想到竟然是昊天元君。”

“怎样?我的话可以作为证据了吗?”韩起生的一身正气,又是个周正的长相,他的身份摆在那里,虽然魔界与仙界交恶,但是任谁都不相信这人会做伪证,纷纷看向了面色惨白的晁章。

歌扇面色一凛,冷哼一声:“原来是昊天元君。”说完转身看着晁章:“晁护法,你可还有话说?”

晁章眼中厉色顿生,转身欲逃。歌扇怎容这等罪人走脱,手中纸扇直击晁章后背,将人击出一丈远,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来人!将毒杀魔尊的叛徒晁章拿下!”

跟着晁章来的部下还欲挣扎,很快就被涌上来的王宫亲卫捆了个结实,压着朝外走去。

白诺闪身拦在押着晁章兵士面前,伸手就将晁章从两个兵士手里抓了过来,一把捏着人的下巴,让他嘴巴大开,将一小瓶液体灌了进去,将人推回了兵士手中。

晁章本就受了重伤,这么一呛立马咳嗽了起来,但是很快在场的人就发现那根本不是正常的呛咳,晁章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血,很快就将胸前的衣襟染红了去,那血却似无穷无尽似得,还在汩汩从他嘴中冒出来。很快,晁章的其余几窍也流出了黑色的血,眼看人是活不成了。

白诺一直盯着晁章的惨象,直到那人浑身鲜血地倒地身亡,才露出了笑容,低声呢喃道:“我当日以为你新穿了一件新花样的衣裳,却不知竟然是要吐这么血才染成那般颜色。你还能忍着压下这血气,陪我喝最后一杯酒。你是傻的吗?”

白诺的声音很低,却听得在场的人心中一阵难受,都被那少年忽然涌现出的满身悲伤所感,唏嘘不已。他们不知白诺与林宗的渊源,也未听清白诺说的什么,却知道晁章这是死有余辜,算是便宜了他了。

“魔王,诺儿之前所杀之人皆是昔日参与林宗命案之人,你若不信,日后可慢慢调查,我们现在却是得先行一步了。”韩起忽然出声。

歌扇笑了笑:“天色这么晚了,几位还是住下吧,明日再动身好了。”说完也不等韩起答话,就朝身后的宫人招了招手:“去,为几位贵客准备卧房。”

韩起面露不悦之色,却眼见诺儿一脸恍惚,的确不适合赶路,只能不再开口,复看向了黎丘。

歌扇心中疑惑,却不是爱打听别人家闲事的人:“昊天元君许久未下界,想必有许多话要同黎丘讲,还是进去慢慢聊好了。”

黎丘虽然之前对韩起的身份已经有了猜测,可是现在真正知道了这个事实,却是无法接受,听了歌扇的话,只愣了一下,就拉着白诺往殿后走去。韩起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墨谷抬脚就要一起去,在经过歌扇的时候被一把抓住了胳膊:“人家一家子叙旧,你跟去做什么?没眼色!”

经历了刚刚这乱七八糟的打斗和厮杀,墨谷差点就忘记了自己和黎丘是被歌扇赶出来的,这会儿想起来了,不禁怒火中烧,一把甩开歌扇的手:“用你管!”

“啧!生气了啊?长本事了啊!”歌扇一改之前的一脸严肃,嬉皮笑脸地把胳膊搭在了墨谷肩膀上,戏谑地看着墨谷。

墨谷后背一僵,想把人胳膊掀开,却又有点舍不得,忽然就觉得委屈了起来:“你不是怕仙界找你麻烦吗?”

“麻烦?哈,这会儿有昊天元君在这里,谁还记得你个小人物。放心吧,没事了。”

墨谷一瞪歌扇:“见风使舵!”

“哼!不见风使舵,那你让我踩着雷上吗?你当我傻的?”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吵嚷嚷地进了殿后的歌扇平日居住的院子,蒙毅苦笑一声,转身朝外走去。罢了,自己这热脸贴冷屁股的毛病是得改一改了。


小剧场一:

林宗:你你你!你有没有文化!把血迹看成花纹?

白诺撇撇嘴:谁让你总是那么骚包了。你们魔族的人都那么骚包吗?

林宗:……(我为什么要救这货?)

小剧场二:

蒙毅:歌扇,你为什么从来不和我勾肩搭背?

歌扇(搓了搓胳膊):喂,两个男人勾肩搭背?好变态啊!

说完一把勾住墨谷的脖子跑走了。

蒙毅:……(难道墨谷是女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