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悬疑】自杀?他杀?(46)

简介&目录

下一章47)妈也不易



46)原来如此


老妈家上屋里,荷花一说“孟州”二字,妈就赶紧背着梅花,使劲给她递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这做法,引出了她心里一直隐藏的不满。便埋怨说:

“妈!你看你,这是干啥?神神秘秘的?这又不是啥大事,咋就不敢说?不就是兰花离过婚吗?现在离婚的人,可多了。又不是干了见不得人的丑事?”

妈也发火了。

“过去都过去了!整天掏古窑,有啥意思?我不耐烦听!要说你们出去说!我不想听!”

老妈看着最听话的荷花,现在也敢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心头火起,把脸拉了下来。

心想,这荷花今天怎么了?受了谁的撺掇?她以前,可不敢这样跟自己说话啊?

看着妈跟妹妹,梅花有点烦。自己家那点小圈圈,自己还不了解?

便有点看不上的白了她们两个一眼:

“成天鬼眼三斜的!也不累!哼!”

说话间,大门处“咣当”一声响,有人来了。

梅花一抬头,看见小妹菊花,从大门口过道走过来。忙高兴地打招呼:

“看!这是谁回来了?咦?菊花!咋就你一个?没带孩子吗?”

妈和荷花一听,一起朝院子里看去。赶紧与菊花说话。

“唔!”

菊花只是敷衍地应了一声,没有了平常里,姐妹们见面时高兴的寒暄。

她今天,穿着黑色无袖长连衣裙,高马尾,高跟鞋,胳膊上一只咖啡色手袋。阴着脸,没有一丝喜色,好像是与谁生气了。

菊花带着满脸不高兴,径直进了房间,也不与姐姐和妈多说,把手袋往桌子上一丢,转身到了靠着东墙的床边,用力坐下,自己生气。

老妈知道,这个小女儿,自己用着最得手。平常里,给钱也及时,让她做什么也都很听话。今天不知道她发生了啥,脸色不对,忙关切地问:

“你今儿咋回来这么早呢?吃早饭了吗?”

“气都气饱了!”菊花没好气地说。

这句话,噎得妈气结。好心好意问你,还把气撒我身上了?好的不学,越长大,也跟着兰花有样学样,敢跟她对嘴了。

但是,听菊花口气,大概和谁生气了,自己虽然心里不痛快,也忍住了。

三姐荷花,也关切地把目光投过来,试探着问:“这是咋了?妹子!跟建设生气了?”

菊花气哆哆地回答:

“俺俩该吃吃,该干干,忙的跟啥似的!哪有功夫生气?”

“那?到底是咋了?你说说嘛!”荷花关切地追问。

梅花与妈,也都把目光投向菊花。

“还不是恁干的好事?”菊花把埋怨的眼神,投向桌子边坐着的妈身上。

妈从她进门,就劈头盖脸见谁都没好脸色,已经忍到现在了。

现在又把矛头指向自己,再也忍不住了。拉下脸,没好气的说:

“你今天是吃错啥药了?从一进门就开始找事。我年龄镇大了,可受不了你这一惊一乍的脾气。你们要是孝顺,回来看我的,我欢迎。现在看完了,你们该忙就去忙吧!我也不陪你们了。”

说完,端起桌子上吃剩的盘碗,高高举起下巴,拉长脸,径直下去厨房了。

这里菊花还在生气,两个姐姐问她,

“好好的,怎么就回来了?”

“妹子,你是不是,因为你四姐的事生气呢?”

菊花犹自气不平,对两个姐姐说:

“你们说,咱妈咋恁糊涂呢?一辈子了,啥事都想管,啥事都叫她管坏。不行,得叫咱妈上来,我有话要问她。”

“哎呀,咋了?你不急,慢慢说嘛!”荷花劝道。

菊花边说边走到门口大声叫:

“妈,你上来,我有话要问你!”

“你们姐妹说话吧!我得洗碗,不陪你们了!”妈在厨房没好气地应着。

菊花回头对两个姐姐说:

“我说这事,说不定你们俩也知道!我是昨天晚上,小青给我打电话才知道的。”

“啥事?”两个姐姐有点莫名其妙。

“也不是啥大事,小的很。可是说不定这小事就能害死人!”

梅花不耐烦地追问:“好了,好了,开始说吧!啥大事?慢慢说!”

菊花依旧固执着。

“这得咱妈在才能说!”

一边站在门口叫:“妈!你赶紧上来!赶紧的。”

妈终于掂着两只水淋淋的手上来了,扯了门后架子上的毛巾,擦了手。依然吊着脸,也不坐下,站在桌子边上,一副随时拔腿出门的样子。

“有啥话,赶紧说吧!等一会儿,我还得去作香功呢!”

荷花心里忍着烦,柔声说:

“妈!作啥香功呢!我今天叫俺姐一起回来,就是说兰花生气的事。到现在,你们东一句,西一句的。兰花到底是咱自家人,难道你们的心真的恁大?一点都不关心她咋样了?”

荷花一番话,其他人都不说话了。荷花接着说:

“我想,今天妹子回来,肯定也是为兰花的事。咱都先别怪谁,商量商量,咋找兰花才是正事!”

菊花听了,眼神从妈身上移开。妈也长舒一口气,重新坐下。梅花又进入了沉思的状态,把目光投向门外。

房间里,有点热了。

菊花走到桌子边,越过老妈的身子,扭开了摇头电风扇的开关。

房间里,一阵风开始左右扫动。

荷花把目光投向妹妹。

“你刚才想说啥?说吧!”

“妈!我问你?当初俺四姐,是不是就不该离婚,是你不想她回去,把人家分开了?”

妈一听,又炸起来,眼光扫了一眼荷花。两个人一对视。

“你在胡说八道啥?听谁说的?别没事找事!”

梅花一听这话,也收回目光,狐疑地从菊花脸上,看到妈的脸上。

“我胡说八道?昨天晚上,小青姐对我说的,说是人家给俺四姐,俺哥,俺爸的信,是她给你念的!你不承认?”

“我不知道!忘了!这都是啥时候的事了?啊!你原来拿一句外人的话,回来教训你妈了?”

老妈说着,哭音泛出,哽咽着眼泪鼻涕,已经下来了,。

“有这事?嗯!也是,咱妈的确会干这种事!”梅花插嘴,一脸“原来如此”的样子。

“你先别哭,妈,这的确是小事!可是你知道不?这一回,俺姐去孟州了。去看孩子了!”

听了这句话,一直悬心的荷花,暗暗松了一口气。梅花也觉得一块石头落地。

“难道?她不回来了?”梅花自言自语。

这兰花有下落了,是好事。可看着菊花的脸色怎么没有想象中的轻松?

而菊花继续说:

“她是去孟州了,可那张大伟,老早就死了!”

“是吗?”大家很意外,毕竟他太年轻了。

“他死了,也没关系。俺姐没看成孩子,也回来了。可她去小青那儿了!知道了原来人家来过咱家好几回,你都不叫见俺姐,回去后就死了。你说这中间,还有没有关系了?”

听了这番话,老妈张口结舌闭了嘴,梅花荷花都把目光投向妈这里。

梅花瞪着妈。

“妈!原来,你还真干了这事?人家老早就不兴包办婚姻了!你还干来?”

荷花小心地问:

“妈!菊花说的,有没有这回事?”

菊花说完,只是气愤的看着妈。等待她的解释。

而老妈,把眼一闭,下巴一抬,脸一老。带着哭腔说:

“我算是明白了!你今天,是回来给我定罪的!是吧?我还是不是你妈?菊花!你翅膀硬了,长本事了!回来给别人打抱不平的?是吧?你说说!人家到底给了你啥好处?连妈都不要了!我这么多年,半年(原来)养了一窝狼,合着别人来治我!你去吧!去告我吧!”

“妈!你咋又胡搅蛮缠了?谁抱不平了?这不是说俺四姐的事吗?”菊花急了。

“你这是说事,还是找事?他死不死,跟兰花啥关系?这都多少年了?兰花会因为这个生气?不是你想往我头上栽屎盆是啥?我咋镇倒霉!生个这样的闺女,早知道是这!把你按尿盆里溺死!省的老了老了,来给我找气!”

说着,泪扑簌簌掉了一地。

“你哭吧!反正,俺姐早就离开小青家几天了,直到现在,也没影,真要有个三长两短,有你哭的时候!”

看妈又开始胡搅,菊花扔出这句话,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荷花听了妹妹的话,低下头去,没有说话。

梅花硬生生的接腔了。

“好了!好了!你先别哭了妈,以后有的时间哭!你就说吧,菊花说的,是不是有这回事?”

妈哽咽着说:

“有没有,有啥意思?兰花不可能因为死鬼死了就想不开!这都多少年了?”

“妈,你说的只是你的道理。这些年,兰花过的啥日子?你可能也不知道!只看着她高兴时,带着东西回来看你。你也心安理得接受。你知不知道,这些年她是咋过的?她是一个人养活孩子啊!他这婚早就剩一张纸了!你知不知道?”

“你说这啥意思?你们姐妹有啥事会给我说,把我放眼里了?我咋会知道?”

“好,这些你不知道,那兰花回回有病回来看,住到荷花家,俺家,你总知道吧?我以前也认为她们是没感情离了婚,要是菊花刚才说的是真的,当初就应该让她回去!兰花有多死心眼,你自己的闺女,也不是不知道。以前她是不知道人家来接她,现在她知道了,人家回去又死了,你说,她会咋想?这一回,可跟以前去打工不一样!都几天了?你的心真有恁大?嗯?妈!”

妈听着梅花的质问,哽咽的说不出话。只是仰着脸,闭着眼,抿着嘴,淌眼泪。一个劲拍着膝盖,大声叹气。

“唉!唉!”

荷花低着声音说话了。

“这事,我知道一点,不过也不多。咱妈也一直压着,不让给别人说,今天我也不管了,说出来吧!也不是啥秘密!兰花回来大概半个月的时候,人家来接她。咱妈叫我把兰花接到俺家里,第二天一起带去长安了。至于说来几回?还有信的事,我没有在家,真的不知道。”

菊花与梅花两个人,恍然大悟的看着满脸眼泪的妈,和低头沉默的荷花。不知说什么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