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茶》

文/嘉新


存茶

存的是一个记忆

一种敢于幻想,挑战不可预期的未来

一种敢于回想懵懂无知平凡的过去

一种敢于站稳打破充满迷幻诱惑的现在

存的是一种乐趣,一种情怀

一种对孩子,朋侣,长辈的关怀

更是充实自己。

——序

从事茶行业也已经五年了,开店四年中,每天都在思考,茶行业的合理发展去向。从前说茶叶是经济作物,大宗商品,再一个需要人的感官体验,所以很难定下标准。

人的感官体验,确实是主要的难以定标的主观因素。但是发展到商业社会,以及近些年,互联网,物联网,交通,等网络交织发达,使得茶叶品类,如爆炸碎片强劲有力的轰向所有人,应接不暇。而原产地的追崇成为一种桎梏。此原产地原材料难以满足供应量的时候,唯有采用其他产地原材料,用同一工艺,实验出类似的效果来。所以如果真正介意的话,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喝茶的人,没有人,没喝到过非正宗的好茶。

说来说去,溯本清源无非是当地茶,当地价格,当地零售。而只要制定规则,总会有人,找到规则的边缘来进行垄断,暴力,造假,这是人与人之间对于规则把控产生的浑水,暂不可能净化。

那么说回来,茶行业,茶叶销售,大宗交易,需要的仅仅是所谓的“数字货币化”?像有的人定位为送什么茶,就知道送多少钱的,原封不动的,又可以送给别人了。这样无非是忽略了,茶叶是应时而生的,消耗并没有,只是在转移最初的那一波,消耗是极慢的。那么市场真正消耗茶叶的,是开实体店卖茶的人,这个你同意的吧?

现代化和古代的区别,在于供求变化。古代茶叶是奢侈品,一个是量的问题,一个是权力的问题。如今产量增大,按理说,人人有茶喝和有饭吃是一个大约相等的概念的。但是,为何还会“滞销”,因为均化问题。

具体操作,我们就不讨论了。

事实上,定位数字货币的商务礼行为只是茶叶界的一个发展过程,并不能作为固定模式的。正如雷洛探长的故事,乱时需要有人定规则,定完规则更混乱了,就需要下一个时势出来了。民主,平等的趋势是毋庸置疑的。如一位前辈所言,抵抗特权的人只是在抵抗特权没有在他们手上而已。如果是这样的循环,永远不可能前进到下一个阶段的。但人世规则从古已经定下,邪不胜正的,标准都是向善的。要不然极端的想一下,难道在这世界里,比的不是常态是谁更变态更多恶的花招?那破坏了这个星球以后,也无非是下一次生命再来而已。依然是循环一遍,但是,如何前进?

回到茶叶市场来讲,除了保证各产地茶,出自于各产地,由客人自己选择口味,还得与通货关系定好稳定价格,占收入合理比例,然后普世推广。并不能做所谓的阶层分化。鼓励更多人尝试饮茶,成为一种生活习惯,是一种正确的思想。并非如古代王侯方可品饮的社会权利。而是一种真正的公民生活质量提升,思维提升。对于商品而言,最终只能以质量来报答最终的消费者。我们应当对最终的消费者负责。产品本身,我们的负责态度是了解,并且生产合理。如同一个厨师,优秀的厨师不会做出一桌一个人吃不完的量的。

真正的容,是敢于让别人和自己一样美好。而不再是笑人无,嫉人有。茶叶也不再是神话传说,更是一种滋润身心的饮品,由这种平凡的生活方式,让更多人不再是“向钱看”。茶,可以涤尘,可以杀菌,可以净化心灵,可以醍醐灌顶……

富与不富,不影响我们喝一杯安定的,健康的茶。

种茶人做好如何种好茶,提高好茶的产量这个事。

制茶师做好如何做好茶,一年更比一年强这个事。

售茶者,做好服务,真实陈述普及所售产品来源与制作等级,合理收取利润这个事。

传播茶文化者,做好自己的学术研究,做好自己的科学实验这个事。

各司其职,素位其行,做好自己本分,知足不辱方可常乐,方为茶事。

给即将出生的孩子,存了三桶茶。二十年后,希望他有茶喝,干干净净。由此引发的一点遐想,没有什么专业干货,仅仅是茶界里一片小叶子的自己的天真的想法,没有冒犯他人之意。

——叶嘉新2021.6.16《饮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