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了,刚好才遇到你——《摆渡人》

偶尔,你有没有想过,当我们死了,灵魂会去向哪里?

第一眼看到《摆渡人》的封面,我便被吸引,金色的阳光穿透滚滚乌云照在静谧的湖面上,微波在阳光的映衬下荡漾,闪着温暖的光芒。湖中一叶小舟悠悠飘行。远方,阳光的尽头是乌黑翻滚的大浪。这似乎是一个人处于黑暗之中,却总有一片光明在牵引着她不断前行。这本书到底讲述的是一个怎样动人的故事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单亲女孩迪伦,15岁的世界一片狼藉:与母亲总是无话可说;在学校里,老师对她无可奈何,她又经常受到同学们的捉弄;唯一谈得来的好友也因为转学离开了她。形单影只的迪伦每天的日子都非常煎熬。这个正处于叛逆期的小女孩儿像所有的孩子一样会担忧早饭的好坏,会恐惧同学的嘲笑,但是身边的人又何曾走进过她内心的荒原,给过她爱和关怀。她想到了父亲,也许父亲可以做到呢呢?于是她对母亲说尽了好话终于求来父亲的电话,在提心吊胆和热血沸腾的内心煎熬下联系上了父亲。十年未见的父亲在电话那头给予了迪伦从未有过的关怀,并邀请迪伦去看他。迪伦勇敢地逃了课,回家思考着穿哪套衣服见父亲才是最好的,好不容易换完装,又在选择是否带上泰迪熊上火车的问题上纠结不已,几次拿起,放下,取出,抓起,迪伦还是把它装进包里。这一路,有一个小伙伴陪着多美好,即使仅仅是个玩偶也没有关系。

迪伦真的就跳上了火车,她想象着与久未谋面的父亲重逢的场景,紧张又兴奋的心情没有人可以倾诉,只能在MSN上与远方的好友分享。然而,就在跟父亲发送短信的时候,火车突发交通事故,灯光熄灭了,声音炸裂了,世界终结了。等她拼命爬出火车残骸之后,却惊恐地发现,自己是唯一的幸存者,周围一片死寂。当穿越黑漆漆的隧道眼前,竟是一片荒原。恐惧绝望如潮水般涌来,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山坡上,她看到了他,他也紧盯着她。终于见面了。这是他们第一次的互相对视。奇怪却也给了迪伦巨大的惊喜。

“嗨!我叫迪伦。”

“崔斯坦。”

这个跟她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将她带离了事故现场。一路上,面对迪伦的各种问题,崔斯坦都没有给予她正面的答复,他对她的倔强暗自称奇,似乎意识到,这一次,自己面对的女孩有一股强大的内在力量。但是,没有关系,他冰冷而骄傲的想,她会听他的。到达第一个屋子,尽管迪伦有很多疑虑但终究在睡意驱使下昏昏入睡。再次出发,迪伦开始觉得越来越别扭,她与他之间的沉默像是一堵完全穿不透的砖墙。两个人似乎被强迫绑在一起,没有任何选择。到达第二个安全屋,因为遇到了魔鬼的阻碍,迪伦意识到,一切都不是她想的那样,男孩并不是偶然出现的路人,他似乎是特意在此等候她的。在一声声质问中,崔斯坦说了实话:“迪伦,你不是事故中的唯一幸存者,你是唯一一个没有弹出来的人。”尽管这样的情况对他来说太正常,但是这一次,崔斯坦却不愿意这么快面对。他看着迪伦绮丽的深绿色的眼睛,他的胃部痉挛,胸口发紧,他从未这样犹豫过,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只是想保护面前的迪伦。很快,迪伦似乎平静地接受了自己死亡的现实,开始坦然地面对荒原,这个两个世界的中间地带。迪伦的反应何尝不是因为在人间没有值得她牵挂的人,所以生或死又有什么区别?此时的她也许一点也没有意识到遇见崔斯坦即将彻底打破了她枯燥而平静的生活,这一场旅行将在她的世界里掀起了惊天骇浪。其实,命运,从他们相遇的那刻开始,就已经发生了无法预料的转变……

崔斯坦是一个灵魂摆渡人。他引导灵魂,保护他们穿过荒原,免遭恶魔的毒手,并告诉他们真相,然后把他们送往属于他们的地方。他不知道自己从何时开始从事这份工作,他引领了成百上千,成千上万的灵魂。他从来没有活过,他一直认为:这是命,他没有选择。最初,他工作热情投入,为每一个灵魂付出最真的心。后来经历了很多灵魂的自私、贪婪,渐渐地,他成了一台冷漠的机器,死者们的卫星导航系统。正如与迪伦的初次见面,他疲惫的坐在那里,冷漠的应对这个女孩儿。几十年来,或许几个世纪以来,他的心,又何尝不是一片荒原呢?可是这一次,什么好像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当迪伦平静地睡去,崔斯坦心中再次产生了奇怪的渴望,想要抚摸她,想要拨开她眼上的头发,但是他克制了,并告诫自己他只是迪伦暂时的保护人,除此无他。

可是呀,爱已经渐渐滋生蔓延,活着的人都无法克制,更何况是我们的灵魂?

新的旅行似乎一切顺利,崔斯坦调侃着迪伦抱怨自己心象投射出的荒原曲折的摸样,傲娇地说迪伦应该对自己有好感,迪伦又羞又气,想要离开,崔斯坦却急了。他知道,没有他,迪伦是不可能安全地穿越荒原。他给迪伦解释,他总是用最合适的相貌出现在每个灵魂面前,让他们安心。在遇到下一个灵魂之前,他一直保持这样的相貌,他从不知道自己到底长什么样子,也永远没有独处的时间。他说:“如果我真的存在,也是因为有你们需要我。”迪伦心中满是同情与内疚,她想象不到崔斯坦到底怎样度过荒原里的日日夜夜。在第三个安全屋,迪伦失眠了。崔斯坦望着关心自己的迪伦第一次为自己的命运黯然伤神。他内心深处荡起的波澜似乎提醒着他自己感觉到了人性的萌动。然而,他并不是人类。

夕阳即将隐去,在他们快要到达第三个安全屋时,魔鬼再次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当迪伦凭着意志穿过门槛,扭头才发现她的摆渡人没有突出重围。已经习惯崔斯坦陪伴和保护的迪伦崩溃了,泪水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着她的脸庞,这一夜因为孤身一人漫长的可怕。“崔斯坦,你在哪呀?我需要你!”天亮了,迪伦并不敢单独出发,这片荒原因为没有了崔斯坦显得那么凄凉与可怕。第二夜,崔斯坦回来了,满身伤痕。迪伦忘情地抱着他,依偎在他的肩上,尽情释放自己的委屈、安心、喜悦。他已经成了她的世界的唯一,她实在无法忍受失去这最后的亲人。崔斯坦望着怀里的迪伦,内心充满了自责,他怎么可以这么弱小,连她都保护不了,还好,他听到了她的呼唤,及时赶回来了,一切都不晚。是迪伦救了自己,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魂魄怎么竟会如此的与众不同呢?

第四个安全屋,崔斯坦终于承认,他对迪伦产生了不正常的感情。他开始胡思乱想,迪伦对自己的好感到底是因为荒原上他们只有彼此还是和自己的感情一样呢?就算一样,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结局,他必须把她独自留在荒原与地狱的交界处,没有选择……另一边,迪伦努力掩饰自己心中的悸动与羞涩,在这种混乱不堪,危机四伏的地方感觉一切都很圆满。两颗心已经靠近,明天又该如何?

终点快到了,两个人的心都很乱吧。可能发生的情况、理性的抉择以及个人的情感在崔斯坦的脑海中正较量得难舍难分。迪伦终将走向最后的归宿,而他也将引渡下一个灵魂。他不可能逃离自己的岗位,在他之上还有更高的自然法则,还有不可撼动的命运。他的痛苦与绝望在它们面前都无足轻重。他的命运何曾由得过自己?分离就在眼前。他开始谋划,开始欺骗,让迪伦相信自己会永远陪着她,把她送走,用回忆陪伴自己度过没有她的无限的未来。因为开始爱,才渐渐懂得孤独。

“我爱你”,当迪伦向崔斯坦袒露了心声,在崔斯坦的承诺中勇敢地穿越界限,身后却空无一人。他是不是一直都知道两个人无法一起穿越分界线,所以才会欺骗她。他们彼此相爱,可现在的一切又该如何收场?他是不是要开始忘记自己了?

其他灵魂穿越荒原会找到自己的家,迪伦却不是,她到了一个像荒原的地方。她何曾有过家,有过温暖,崔斯坦是她唯一需要的人啊。迪伦在新的世界不断寻找着崔斯坦曾经引导过的灵魂,她想和其他认识崔斯坦的人说话她想跟那些像她一样了解崔斯坦的人聊聊他。聊聊就好。然后,她听说了可以回去的传闻。她心动了。也许就呆在这里会等到爸爸妈妈,也许回去就会魂飞魄散,也许她会过上往日的生活,可是这些都有什么意义呢?即使是这样,她也要重新面对活着时的形影单只、落落寡欢啊。其他灵魂不敢回头,是因为惧怕错过与爱的人重逢的机会,所以他们愿意等待,一切也值得等待。而对她来说,崔斯坦永远不会来到这里,没有任何希望可以等待,为了他,她甘愿冒一次险,即使可能灵魂会永远的沉沦,她都愿意。

当我们直面生存、死亡与爱,哪一个会是最终的选择?如果生命进入了再次的轮回,你又愿意为此付出怎样的代价?迪伦做了她最需要的选择。时间静止,就是现在,迪伦拧开了回到荒原的大门。往前,一直往前,不要管周围的恶魔,跑起来,不要管。冰冷的荒原,咆哮的魔鬼,漫漫的长夜,恐怖的黑水湖泊,好几个瞬间她都想过放弃,想过回去,但是她又想起崔斯坦温柔刚强的面容,她的崔斯坦就在这个荒原的某个地方,重回就意味着永远的孤独,而坚持下去,她会找到他,一定会。第四天,她看到了崔斯坦。不管崔斯坦如何劝说她回去,她固执地认为只要试一试,一切都会改变。正如她死去的那天清晨,梦见了荒原,梦见了那里有一个陌生的男孩;正如崔斯坦会爱上她,离开了她仍旧保持这般容颜。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为他俩转动,奇迹已经发生。这一次,迪伦将为崔斯坦带路,一起回到他们初次见面的地方,重返人间。

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那么谁会成为你灵魂的摆渡人?

这不仅仅是一部关于爱情的小说,细细品味,它是一个小女孩的心灵成长史。因为爱的匮乏,迪伦的心早已是一片无尽的荒原。但死后,多幸运,遇见了崔斯坦。因为爱的丰盛,她蜕变成一个勇敢坚强的人,将自己爱的人引领回家。与其说崔斯坦是迪伦灵魂的摆渡人,带领她穿越荒原去到生命的尽头,不如说迪伦是崔斯坦的摆渡人,迪伦给予崔斯坦的信念、勇气和爱让他能穿越死亡的界线进入生命的轮回,与爱的人一同享受活着的喜悦。

故事的最后,两人在充满生命气息的世界里发现彼此,牵手相视而笑,如痴如醉。

“原来你在这里。”

“我在这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