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侏罗纪(二)

一路上方海妍小心驾车。本来她的驾车技术就不太熟练,袁玮又在一边喋喋不休的说话,时不时地还装作不经意的碰碰她的手,更使她心烦。短短二十几公里的路程,她居然开了接近半个钟头。

方海妍把车开进袁玮的车库。两人下了车,袁玮脚步有些踉跄,方海妍也不知他是装的还是真醉成那样。

方海妍说声晚安,转身想走。袁玮一把拉住她的手:“你跟我上楼,有个重要的礼物要送给你。”

“不好吧?”方海妍看出他眼里炽热的欲火。忽然间她觉得自己并不拒绝那种欲望,反而有点渴望。想到这儿,她的脸蛋有些发烧,好在光线不好,袁玮并没有看见。“好吧,你别乱来。”

袁玮大喜,他走上楼梯,方海妍心跳加速,默默无语地跟在他身后。袁玮住在三楼,走到门口,他掏出钥匙准备开门。门忽然自动打开。袁玮和方海妍都吃了一惊,两人清楚地看到,一个身材火辣,满头金发的女郎站在屋里。

“小乔?”袁玮脱口而出,过度的意外让他忘记方海妍还在身边,“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女郎不去理他,反而向方海妍示威:“这位小妹妹,你自己回家吧,从今晚开始,我会陪他的。”

方海妍很快从惊异中缓过神,她心里雪亮,这女郎肯定又是袁玮以前的战利品,今晚她一定是突然造访,袁玮并不知情的。 但这样也不行,酒宴上小梅梅的话已经让她有点坐不住,现在居然来了这么一个随时随地都愿意为袁玮献身的主儿。方海妍火大了,但她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十分冷静地堆袁玮说:“我们之间完了,别再找我。”

袁玮张大嘴愣在那里,他看到方海妍扭身就走,他刚跨出一步,小乔一把搂住他的腰,嗲嗲地叫着:“大玮,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啊?向你认错还不行吗?”

袁玮感受着小乔温热的身体,心里却一阵厌烦,他一个字也没说,用力扳开小乔的手指,跑下楼梯去追方海妍。

等他下楼,方海妍已经打了一辆出租车迅速离开,袁玮走到花坛上坐下,仔细梳理了一下刚才发生的变故。

小乔是他两年前的女友。热恋时,他给了小乔家里的钥匙,可他俩仅仅相处了两个月,小乔就移情别恋,闪电般跟一个新加坡的富商跑了,现在她突然回来,想重续前缘,这算怎么回事?她把这里当旅馆了吗?

“那有这样的好事?”袁玮哼了一声,他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拨打了方海妍的手机,果然对方已关机,袁玮在花坛上坐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突然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随即拨打了沈扬的电话。

已经熟睡的沈扬被妻子叫醒,袁玮告诉他明天会去研究所一趟,有重要事情商量,沈扬答应。

袁玮扣上手机,走出小区,他要找家旅馆凑合一夜,家是回不去了,如果再跟那个小狐狸精纠缠在一起,这辈子都别想再接近方海妍了。

第二天早晨,袁玮先回家把小乔赶走,然后去沈扬的研究所,他在里面呆了两个钟头,又去超市买了一些东西,再买一个旅行包装进所有东西,最后打车直奔方海妍上班的公司。

方海妍在这栋大厦的二十楼上班,袁玮坐电梯上去后,一推办公室的门,正好碰到方海妍抱着一堆资料走向办公桌。

她一看见袁玮进来,脸上蒙上一层寒霜。袁玮吓坏了,他也顾不上办公室里还有十几个职员,大声道歉:“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来我家的。”

“你……”方海妍寒着脸说,她凑近袁玮问,“小乔身材那么惹火,你们昨晚……”

“哈,你吃醋啦!”袁玮不自禁地大声嚷嚷起来,二十几道目光都被吸引过来,方海妍脸上挂不住了。

“你马上离开这里!”方海妍真的火了,她也想过和这个男人好的,可他之前的花心情债太伤人了,她感觉自己挺不过去。

“那都是过去式了,你要我怎么做才满意?”

“打住!”方海妍一点也不想原谅他的过去,“你走吧,我不会改变主意的,再纠缠下去,你觉得有意义吗?”

“当然有。”袁玮也豁出去了,他没看到一个主管模样的人走过来,“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我先想想。”方海妍戏谑地说,“等世界上只剩下你一个男人了,我就考虑原谅你。”

“你要为自己的话负责。”袁玮开始兴奋起来。

“喂!”那个走近袁玮的主管模样的人朝他呵斥,“这是写字楼,你当是菜市场吗?”

“经理,”方海妍想和他解释一下。他一挥手,不让方海妍说话,继续向袁玮发脾气,“方小姐让你离开,你耳朵有毛病吗?”

袁玮轻轻一笑,他看出这经理对方海妍有意思,就凑到他面前说:“她是我的,谁也别想碰她一根手指。”

经理还想说什么,袁玮已经一拳打在他的腹股沟上,刚才还大吼大叫的家伙立刻痛的弯下腰,眼泪鼻滴一起流下来。

在场所有人都吓呆了,方海妍也没有想到袁玮会动手。那个家伙弯腰尖叫起来:“保安!保安!”

袁玮冷笑着看到两个保安拿着警棍跑过来,方海妍满脸担忧地推他:“你快走吧!"

袁玮拉住她的手,指着手腕上一块像是手表模样的东西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方海妍看了一眼问:“不就是一块表吗?”

“不,你猜错了。”袁玮一边说,一边看着两个保安冲到自己不到两米远的地方。

“你看清楚了。”袁玮按了一下手腕上那东西上的一个按钮。顿时,从那东西上立刻散出一团黄色的光环,光环在不到一秒钟时间内把他和方海妍包围起来。接着这个大光圈飞了起来,直接穿过窗户飞出大楼,随即消失在阳光灿烂的天空里!

半晌过后,被吓住的职员们开始走近窗户,玻璃窗上仍留下一个大洞,四周的玻璃光滑异常,谁也没有听见玻璃破的声音,也没有看见碎玻璃落在何处,它们连同袁玮和方海妍一起,像是突然在转眼间被蒸发了,在短短几秒中之内从世界上消失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其实,在袁玮第一次向方海妍发起进攻时,她的芳心就蠢蠢欲动,可女孩子的矜持使她对袁玮持考验态度,因为这一考验,让方海...
    暴雨骄阳阅读 111评论 0 0
  • 袁玮和方海妍走进树林,袁玮仔细在林中寻找一些可以用来做弓箭的树枝。找了老半天,他才从一棵矮树上截取了一段树枝,这树...
    暴雨骄阳阅读 133评论 0 0
  • 袁玮首先恢复意识,感到自己握着方海妍的手。她还在熟睡状态,两人面对面躺在草地上。 袁玮侧了侧身子,睁大眼望向天空。...
    暴雨骄阳阅读 132评论 0 1
  • 第二天早晨,方海妍先从睡梦里醒来,她在袁玮胸前睡了一夜,袁玮躺在岩石上,还在微微打着酣。 方海妍忽然想到,昨晚如果...
    暴雨骄阳阅读 83评论 0 0
  • 当我想把故乡的秋天,秋天的天空,作为素材创作我的组画的时候,我就想起那南飞的大雁。那该是怎样一种情形呢!在几乎用太...
    上善若水_cd86阅读 330评论 2 7
  • 读书,写字,吃饭,旅行,一个都不能少。 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阴雨 知道我这会躺在哪吗?防潮垫上,已经熄灯...
    小月半脚阅读 155评论 0 1
  • (一) 严格说来,结婚十年,她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出事的那天,她明显感觉右眼皮一直在跳,跳得她心神不宁、坐立不安。...
    小屁凤Panda阅读 7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