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里的向日葵(1)

鲜红刺目的血液,烧得焦黑的地面,密集的枪炮声,和那炫目的火光。

当这一切都映在面前这个曾经有着爽朗笑容的青年那黝黑的眸中,凯却被他眼中视死如归的坚毅光芒刺痛。

“凯,这是命令,你必须马上离开,把这份情报亲自送回基地!”

服从命令,是他教给凯的第一课。

凯清楚,如果她离开,为她打掩护垫后的他没有一丝生还的机会。但如果她没能将情报送出去,送命的却是那千千万万无辜的平民。

凯握住枪柄的手指关节因为太过用力有些发麻,她望着那双陪伴她多年的眼睛,强忍住内心几欲喷薄而出的情感,用尽可能平稳的语气应道:“遵命。”

她不会忘记她离开不久后那吞噬一切的爆炸,不会忘记她发了疯似的寻找青年留下的痕迹,当然也不会忘记那个永远不能兑现的承诺。

“等最后是任务完成后,我们要永远远离这里的纷争,走遍世界各地,这是约定,不能反悔!”

女孩扬起头,露出灿烂的笑容。青年摸摸女孩的头发,眼中满是宠溺,“好,答应你。”

行走在死亡边缘上的人早有了随时献出生命的觉悟,而在他和她相见的那一刻,结局早已注定。


2004年8月16日 阴

反常的阴天,莫名的让人心情也有些烦躁。

基地从昨晚开始,喧闹声就没有停止,更让人心里不爽。又是一年一度招募新兵的日子,作为亲手铸就这些年轻生命死亡之路的雇佣兵导员,我早就习惯了以平常心看着他们献出生命。现在也是趁着教导任务还没有分配下来,难得偷会懒,享受一下所剩无几的空闲时光。

今早去看了一下这批新兵,整体素质一般,实力参差不齐。不过不管是为了什么加入雇佣兵,死亡的结局早已注定。哪怕肉身苟活,灵魂早已在一次次杀戮中消失殆尽。

真是奇怪,可能是天气原因吧,今天的心情格外沉闷。还以为早已练就铁石心肠,没想到现在又开始感慨。战争,从来不是个别人的错误,而是权利欲望结下的苦果。为了争夺这片地区的资源,政府军,反对派,以及各强国支持的势力在此汇聚,将这片本来肥沃的土地生生变成人间炼狱。

唉,算了,这些都是那些长着猪尾巴的政客要考虑的事情,我不过是一个枚努力苟活的棋子罢了。

门外似乎是贾斯特的声音,看来难得的自由时间结束了。慕容文森,打起精神来!


刚下飞机,凯的第一感觉就是闷热。和温都那种温和的天气比起来这里简直不像是人待的地方。当然,凯指的不仅仅是天气,还有这里的沙漠和永无休止的战争。

说实话,凯对于历史一段也没有兴趣,尤其像她现在所在的伊黎地区的历史。在凯看来,无非是一群追求利益的家伙不顾民众死活明争暗斗罢了。说来自己来到这个鬼地方,纯属自讨苦吃。要不是为了让那个不负责任把女儿丢给布拉德舅舅的混蛋老爹对自己刮目相看,她也不会选择接GK的“机密任务”。不过这次有凯文哥哥一起,而且一定会是绝佳的提升能力的好机会,还好没那么糟。

唔,如果行李没那么多就好了。凯吃力地拖着丽贝卡为自己“亲自”收拾的大行李箱想。里面一定堆满了丽贝卡精心为自己准备的毫无用处的各式裙子礼服还有套装,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是来度假的。

凯文也取下行李,走到凯的身旁,帮凯负担了大部分行李重量,凯一看凯文是行李反而要轻便许多,便有些无奈地耷拉下脑袋。

凯文和他父亲那样一贯板着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别在意,丽贝卡只是更喜爱女孩子罢了,她也只知道用这种方式表示她的喜爱。”说着,他揉了揉凯一头像男孩子那么短的黑色短发。

听到这句话,饱受丽贝卡舅妈“魔爪”摧残的凯十分赞同地点点头,心想到了那个该死的白熊安全保镖公司的基地,自己一定要迅速把那些多余的行李清理掉。

“金先生,您好,我是伍尔德中尉,巴克少校命我送您过去。”下飞机刚走几步,便看到几辆军用越野车和一小队士兵,带队的那人朝走在最前面的布拉德福格金行了个礼,说道。

布拉德点头回应:“辛苦你了,中尉。”然后回头招呼凯文和凯一同坐上最中间的那辆越野车,向目的地驶去。

因为行驶的路极不平坦,所以一路上晃晃悠悠的,凯有些不舒服,便靠在凯文的肩膀上,迷迷糊糊中听见布拉德与那个伍尔德中尉似乎在讨论最近的局势,比自己大四岁的凯文还很有兴致地听。

大人们真是无聊,这是凯脑海中唯一的想法。

白熊安全保镖公司是一家“著名”(其实是臭名昭著)的安保公司,并非因为这家公司安保做的有多好,而是因为这家公司其实是一家雇佣兵公司,在安保公司的外壳掩护下,成为各国以及各大家族暗地里的势力。作为艾尔卡洛掌握大半黑道势力的金家族,与白熊安全保镖公司私下交往紧密也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了。

“哦,布拉德,我亲爱的朋友,等候你多时了。”刚到基地门口,便看到一个身穿西装的人迎上来。布拉德也热情地热情回应了个拥抱。“本杰明,许久不见,你看起来还是那样精神。”

“丽贝卡最近如何,玛丽经常问起呢。”“一切都好,有空聚聚吧。”

寒暄过后,本杰明·巴克便向布拉德身后望去,看见两个一看就还未成年的小孩。高的那个有着和布拉德一样的金色卷发和鹰一般锐利的海蓝色眼睛,看起来是布拉德的那位天赋异禀的十六岁独子,凯文。而跟在凯文身后的矮一些的小孩子却有着黑色短发,琥珀色眸色和东方面孔,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眨着,看起来与她所在年龄段的其他天真少年并无差别,不过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芒让本杰明心中莫名一悸。

“布拉德,这是……”

布拉德却露出笑容,拉住本杰明的胳膊,“我们到你办公室谈吧。”

“这是犬子凯文,这是我的侄女凯,某个远亲寄养到我这里的孩子。这次来是希望你能帮他们完成‘那项任务’的。”布拉德说。

听见这句话,,本杰明心中更加惊讶。“看来金家族后继有人啊,不过他们都应该还未成年吧……”本杰明搓搓手,面露难色。

“所以恐怕要嫌麻烦基地这边出两位导员作为专职导员进行教导。另外不必担心年龄问题,我们可以签订一份协议,直到四年役期结束。当然,至于能力问题,我敢保证这两个孩子不会让你失望的。”布拉德露出笑容,注视着本杰明,等待他的回答。

本杰明有些无奈地摆摆手,说:“好吧,从来都说不过你,那就都依你吧。不过布拉德,你还真是狠心,把自己亲身儿子送到这里的还真是少见。”

布拉德回头看了眼凯文和凯,看到两人眼中毫无惧色,满意地点点头,说:“如果不能扛得住暴雨雷电,也不必在家族里待下去了,这里不需要温室里娇养的花朵。”

“好!好!”本杰明拍拍布拉德的肩膀,眼中闪耀着光芒,他仿佛又看到与布拉德并肩作战的日子,那样年轻不惧一切。本杰明又将目光转向那两个孩子。从第一眼看过去便知道是好苗子,而且看站姿和身段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加上有协议保证,这次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我会安排基地最优秀的导员教导他们的。”本杰明说着,然后拨通办公室电话:“让慕容和李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布拉德微笑着示意本杰明不必多此一举,他很放心本杰明的安排。“我今天就必须回去,公司那边还有些事情,两个孩子就拜托你了。”“唉,还想留你住一晚上下盘棋的,真是个大忙人啊。那两个导员马上到,审核一下再走也不迟。”

布拉德也没有再拒绝,便又坐下等候两位导员。

没过几分钟,敲门声便响起,凯便看见两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走了进来。高一点的那个身材更魁梧,有着军人常有的古铜色皮肤,一头棕色卷发,碧绿色眼睛,看起来十分可靠的样子。另一个却有着东方面孔,身材不似同班那样强壮却更加矫健,一双丹凤眼十分迷人,那黑色的眸子看上去十分纯净又深不可测。

“这是贾斯特迪恩和慕容文森。”本杰明介绍道。

凯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慕容文森身上,便自动忽视掉外界的声音,大人们的客套话真的很烦,本杰明肯定在给他们俩安排任务,再向舅舅吹嘘这两人是多么优秀。

慕容文森突然扭过头,走过来,凯不由得吓了一跳,连忙低下头。真是太尴尬了,被发现一直在偷看了。

“你好,凯,我是慕容文森,很荣幸能成为你的导员。”

好听的声音传来,不像布拉德舅舅那般严厉,也不像凌先生那样温和,属于介于两者之间的略带沙哑的嗓音。

凯抬起头,看的文森脸上的笑容,一刹那间,凯觉得这间办公室内充满了阳光。明明是阴天啊,凯不由得嘲笑一下自己的花痴。

“老师,您好呀。”凯露出女孩天真的笑容,眼中却透露出狡黠的光芒。

从他走进来起,凯就开始考察这个家伙的能力,而当他知道要教导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时,脸上也没有看见明显的情绪变化,可见他实力不弱。是强者,凯就愿意虚心学习。不过至于这个老师的能力到底怎样,还有待进一步考察。

至少,现在可以肯定,未来的四年一定不会太无聊。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6,630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405评论 1 28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382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548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853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276评论 1 209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38评论 2 309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350评论 0 19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15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09评论 2 240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36评论 1 256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06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767评论 3 23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72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15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19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22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