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拾趣

昨天,他看《猫和老鼠》,看完“学会”了一道菜:水煮蛋中间剖开,取出蛋黄,剩下蛋清形成的凹槽里填满各类菜丁。描述完毕,点明午餐非这道菜不吃。

好吧,听起来并不复杂,遂了他的愿。

今天中午,要求放风。而我,经过半天的线上作业,也的确已头眼昏昧、力倦神疲,于是,陪他下楼耍会儿。

竟瞥见一位老奶奶在挖荠菜!他立即挪不动步子了,也非要挖。我承认这是一件有兴味儿的事,但连日来与手机电脑过分亲密的接触,我的眼力,真是不逮呀。

然而拗不过他。只好折返回家拿了他挖沙玩的小铲小桶,权且东施效颦。没想到竟挖了不少,同时,今天的午餐他又定了:荠菜馅儿饺子。

“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朱自清先生《匆匆》里这句话形容我彼时的心情,贴切至极:从刚装满一个玩具小桶到成为饺子馅儿再到饺子煮好被端上餐桌足够三个人享用,这中间,荠菜们还要经历怎样山遥遥水迢迢的跋涉?!

可最后屈服的还是我。

流着汗又奋力挖了一阵,觉得勉强可以交付了,领着他去买了充裕的肉馅。

回家择荠菜。

不夸张说,其操作难度,与线上批改作业相比,难分伯仲。

值得欣慰的是两小只也来帮忙。

而且,当荠菜水灵灵的青翠和肉的红成功掺和,与欢呼雀跃的他们一样,我也有了垂涎之感。

忙活半天,总算大功告成。不知是由于过程颇为艰辛还是因为数量相当有限,三人一致认为:这荠菜饺子之清香鲜美,无与伦比。

小公子却还不解馋。

只得傍晚时又去田野逡巡。然此田野不是我想象中田野,关于荠菜,几无所获。

意外之喜是漫野春色。

金色的油菜花田蜂飞蝶舞、绯红的桃花灼灼其华灿若云霞、呆萌的稻草人守护着油绿的麦田、嫩黄的蒲公英花在微风中兀自摇曳悠然自得、白杨树梢悄然筑下的鸟巢与天的蓝近在咫尺、不期而遇的草莓棚是此次踏春之行的最大礼包……

以为草莓已经过季,试问主人,竟还有些许存量,小宝顿时喜上眉梢。

一入棚中忘归时。

每次我试图让他明白“不少了,已经不少了”时,得到的回应总是那幽怨语调:“好不容易遇到了!也许今年只能摘这一次了!还不多摘点么!”

好吧,你随意。

直到主人提供的塑胶桶已满满当当,再也不能多装一个。

此刻,夜已深,他们终于都睡了。四围俱寂。我坐在厨房,同样安安安静地,等着那半锅草莓酱凉透,好把它放进冰箱,然后,去睡觉。

明天,一切又都是全新的。我的学生,我的孩子。

[擦汗][擦汗][擦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