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退思园

正逢周末,万里无云,家中三人至同里的退思园一游。

同里,远近闻名的水乡古镇。初入此处,彻底从现代城市的气息中解脱,一种如丝绸般清清爽爽的韵致扑面而来。退思园门外,只见雕梁画栋,琼楼玉宇。时间是贪婪的,历经沧桑的白墙经过它的磨练,狼迹斑斑:东一块乌黑,西一片青苔,又有一部分脱了衣裳,露出一块又一块砖头,看上去像是哪个顽皮的孩子在墙上画了一张鬼脸。墙旁的古树已筑起拐杖,尽自己最后一丝余力将手架在上面。树上没有一片叶子,只见一根粗大的树干立在那,坑坑洼洼,如高山峻岭。单调与沉默,冷静与凝滞。门厅巍然屹立在跟前,它矗立于此一百多年依然如旧,金碧辉煌,还像个二十几岁年轻力壮的青年,不失风范,也没有衰老的迹象。左右两侧是两根柱子,上有行书对联,可谓美字。记不得上面写的是啥,但那刚劲的字形  已让人遐想无限。无数行色匆匆的游人,纷纷留影纪念。

 上至园中观景阁楼,整个小花园一览无余。小桥流水,亭台楼阁,青石嶙峋,树木葱茏……虽说不大,但是各种景致,一应俱全,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退思园的冬景与其它园林有所不同:满院子大半是芳草茵茵,生机勃勃,在吴江的寒冬,十分少见。风吹草低,一些枯树扭曲着身子,冒出脑袋。光秃秃的树枝迎着寒风招手,又在跳舞似的,形态各异。它们与常绿树相互映衬,疏密得当,这样的环境使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在藤萝摇曳之中隐隐约约有几株红枫。初冬时节,还有几片红枫的叶子未掉落,兴许是要等游客观赏完的寒冬腊月才凋零吧。池畔小亭,当今风大天寒,不宜久留。一到夏天,阴凉清静,是避暑之处,又可便览池塘,可谓佳也。再见院角太湖石,堆起成丘,玲珑精巧,错落有致。又有几株腊梅在山石的掩映下与我们躲猫猫。低头望去,水平如镜,静影沉璧,树木、山石、小桥、亭台的倒影清晰地倒映在水中。微风吹拂,水波荡漾,倒影曲折,更是恍若仙境,或是大自然这个艺术家创造的一幅精美的山水画。站在小桥上往下看,池水倒映出的蓝天,更加湛蓝而深邃,又不失明朗,这或许是池水荡涤后的蓝天吧。脚下的仿佛不是水面,而是未知的深渊,感觉整个世界都被这个魔术师弯曲与颠倒了。几个游客路过,争先恐后,拍照留念。园中人满为患,人头攒动。我坐在岸边的石凳上,早已被这迷人的景象所陶冶。

 退思园,一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