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留会流泪的能力

现在还会因为一个艺术作品的共鸣而流泪,可能只是一首歌的音调,一场戏的瞬间,一本书的段落。

电视上播放《画皮》,印象最深的桥段是影接近末尾,甄子丹起身将刀砍在周迅身上,哭喊着“她才是妖”。即使同样的桥段看过几次,知道结果,但电视上放到这一段时,泪腺还是突然迸开,狂流不止。

去年,忘记是一个清晨还是一个傍晚,听龚琳娜现场唱《很久以前》,在最后一遍副歌唱完后,眼泪也跟着涌现出来。

这种流泪并不是因为矫情,也不来自于同情。在接触这些作品的那一刻,与自我生命中某些感受达到共鸣,所以会突然地爆发情绪。

小时候,最不喜欢的电视剧桥段是谁谁失忆了,被误会了,明知道真相但说不清了……

就像《康熙微服私访》里,最看不下去的便是康熙失忆认不出身边亲近之人。每每看到这种桥段时,要么着急想快进,要么直接关掉电视。

不太记得小时候是否埋下过类似心结,但从小到大最担心的是被人误会。这可能算是因为作品而流泪的共鸣来源之一。

保留着这些感觉能力,对于自我来说,是挺美好的体验。能帮助自己在现实里抽离出一个短暂的瞬间,任由自己的去梦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