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云小馆

他到八十八岁的时候打电话到我手机上

“姑娘,回来吃长寿面吧”

我进精品店买了桔子,个个黄里挤着淡红


他站在楼下,和老头们打赌天黑之前我到家

老头们给了他抽剩下的半包烟

他乐呵呵拉着我的手,说,钥匙忘带了


他不喜欢大饭店的干静

我们找到巷子里藏着的一家馆子

只有饺子,我磨了老板半天他给做了手擀面


我们俩一人一杯老白干,我喝的胃疼

他眯着眼,嘴里唱起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突然,他严肃的对我说,别再盲目结婚了


店里的其他人,都是吵闹的小伙子

桌子上条条刀痕一定是刻薄悔恨交加的人

在上面留下买醉过的到此为止


十点钟,老板娘坐过来,“听你们侃半天”

赠一盘老醋花生,下下酒

老爷子点点头,左手拍拍她的手


我说,他的意思是感谢你

她笑的颤着两只大奶,回到柜台

“九十八,”


月亮挂在天上,同微霜挂在枝头

他走在路灯下,摸着衣兜

咣浪浪,一大串钥匙掉在地上

“行,我可以回家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