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回 张骞十三年通西域 张汤刀笔吏为公卿|大汉雄风|通鉴演译

燕王刘定国与他父亲的姬妾通奸,又夺走他弟弟的妻子做姬妾,还杀了肥如县的县令郢人。郢人的兄弟上书朝廷告发了刘定国,主父偃把这份告发文书从中朝转给外朝大臣廷议。公卿议后建议诛杀刘定国,武帝批准了。刘定国自杀,封国被废除。

齐厉王刘次昌与他的姐姐纪翁主私通。主父偃想把女儿嫁给齐王,齐王的母亲纪太后不同意。主父偃对武帝说:“齐都临淄有十万户,市井商税达千金,人口众多、富足,超过长安,不是天子的亲弟和天子最爱的儿子,不得在此地为王。现在的齐王和陛下的血亲关系越发疏远,又听说他和他姐姐通奸乱伦,请查处齐王!”武帝任命主父偃为齐国的相,负责审查齐王。主父偃到了齐国,立即捕捕齐王后宫中的宦官审讯,交待了齐王的事情,齐王害怕了,喝毒药自杀。主父偃年轻时曾游历齐、燕、赵等地,等他身居高位,接连毁灭了燕、齐两国。赵王刘彭祖害怕了,就上书给武帝告主父偃接受诸侯贿赂的金钱,所以诸侯王的子弟大多得以封侯。齐王自杀,武帝闻报后,勃然大怒,认为是主父偃劫持齐王迫使他自杀,就把主父偃召回,逮捕下狱。主父偃承认他接受过诸侯贿赂,但实在没有强迫齐王自杀。武帝就想赦免主父偃,公孙弘说:“齐王自杀,没有后代继承,封国被废除,改设为郡,封地归属朝廷,主父偃是首恶。陛下如果不杀主父偃,无以谢天下。”于是武帝就把主父偃灭族。

御史大夫张欧被免官,武帝想任命蓼侯孔臧继任御史大夫。孔臧不想干,辞谢说:“我家世代以传习经学为业,请求陛任命我为太常,掌管我家世传的职业,与堂弟、侍中孔安国一道整理古训,永传后世。”武帝遂任命孔臧为太常,待遇同三公。

汉武帝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冬季,匈奴单于军臣去世,他的弟弟左谷蠡王伊稚斜自立为单于,打败军臣的太子於单,於单逃降汉朝。

汉武帝任命公孙弘为御史大夫。此时,朝廷刚打通了西南夷,在东方设置了苍海郡,在北方修筑了朔方郡城。公孙弘多次进 谏,认为不应当以中国的疲惫不堪去维护那些无用之地,请求停止。武帝让朱买臣等人就设置朔方郡的便利,提了十个问题进行反驳,公孙弘连一个也回答不了。公孙弘请罪说:“我是崤山以东的乡鄙之人,不知道设置朔方郡有这么多好处,请求废止对西南夷、苍海地区,集中力量经营朔方郡。”武帝同意了他的请求。春季,罢废了苍海郡。

公孙弘用麻布做被子,一顿饭只有一个肉菜。汲黯说:“公孙弘高居三公之位,朝廷给他的俸禄很多,竟然用麻布做被子,这是欺君之行。”武帝就此责问公孙弘,公孙弘谢罪说:“确有其事。九卿当中与我关系好的,没有人超过汲黯,今天他在朝廷之上质问我,确实切中我的问题。至于以三公之显赫而用麻布作被,与小官吏没有区别,这确实是矫饰作假,想以此沽名钓誉,正如汲黯言。况且如果没有汲黯的忠直,陛下怎么能听到这些话呢?”武帝认为公孙弘谦让,越发尊重他。

三月,朝廷大赦天下。

夏四月初七,武帝封匈奴太子於单为涉安侯,几个月后於单去世。

起初,匈奴归降汉朝廷的人说:“月氏原来居住在敦煌、祁连山之间,是一个强国,匈奴冒顿单于攻破了它。老上单于杀了月氏王,把他的头骨做成了酒器。其余的月氏部众远远逃走,怨恨匈奴,但没有人与他们联合进攻匈奴。”武帝就招募能出使月氏国的人。汉中人张骞以郎官的身份应募,然后从陇西郡出发,直接进入匈奴地盘。匈奴单于抓住了张骞,把他扣留了十多年。张骞瞅机会逃走,向西朝月氏国继续走去,过了数十天,到达大宛国。大宛国早就听说大汉富有,想通使结好却没有门路,见到张骞,十分高兴,给他安排了向导和翻译,抵达了康居国,再送到大月氏国。大月氏的太子做了国王,进攻大夏国之后,占据了大夏国的一部分地盘,从此安居下来。这里土地肥沃富饶,很少有外敌入侵,已经没有向匈奴复仇的打算了。张骞滞留了一年多,也没搞清楚月氏人的打算,就启程返回大汉。张骞沿着南山走,想通过羌人的地盘返回,再次被匈奴人抓住,又被扣留了一年多。正逢伊雅斜驱逐於单,匈奴国内混乱,张骞就和堂邑氏的奴隶甘父逃了回来。武帝任命张骞为太中大夫,甘父为奉使君。张骞当初出发时有一百多人,离开汉朝十三年,只有他们二人得以生还。

数万匈奴骑兵侵入汉界,攻杀代郡太守恭,掳掠千余人。

六月初二,皇太后驾崩。

秋季,朝廷废西夷建置,只设了南夷、夜郎两县和一个都尉,之后又逐渐令犍为郡自保,朝廷集中力量修筑朔方郡的郡城。

匈奴再次入侵雁门郡,杀害和掳掠一千多人。

这一年,中大夫张汤出任廷尉。张汤为人狡诈,善于玩弄诡计。当时,武帝正倾心儒学,张汤就假装敬慕儒家大师,尊重董仲舒、公孙弘等人,还任用千乘人兒宽担任奏谳掾,用古代的法令和经义判决疑难案件。张汤审判案件,以皇帝的意思为标准,如果是皇帝想严厉处罚的人,就交给那些执法严苛的监、史审判;如果是皇帝想想从宽处罚的人,就交给执法宽松的监、史审判,武帝因此对他很满意。张汤对于老朋友的子弟,照顾得特别周到,去朝廷重臣家中问候请安,不避严寒酷暑。因此,张汤虽然执法严苛、心怀妒忌、不公平,却也博得了好名声。汲黯多次在武帝而前质问责备张汤,说:“您身为正卿,上不能褒扬先帝的功业,下不能抑制百姓的邪心,从而使国家安定、百姓富裕,减少犯罪,就知道把高皇帝所定的律令胡乱变更!你这样做,会断子绝孙的。”汲黯经常与张汤辩论,张汤往往紧扣律令条文、论证严密,汲黯则伉直严峻、坚守高义,却不能驳倒张汤,以至于气愤而发怒,大骂张汤:“天下谓刀笔吏不可以为公卿,果然!天下人都说刀笔吏不能做公卿,果然如此!如果都按张汤的做法,天下必将陷入重足而立、侧目而视之中!”

重足而立、侧目而视,意为两脚并拢站立,不敢迈步前进,斜着眼睛偷窥,不敢正眼观看,形容憎恨或又怕又愤恨。《史记·汲郑列传》:“今天下重足而立,侧目而视矣。 ”贾谊《过秦论》:“故使天下之士,倾耳而听,重足而立,阖口而不言。”

汉武帝元朔四年,公元前125年,冬季,武帝前往甘泉。夏季,匈奴用三万骑兵分别入侵代郡、定襄郡和上郡,杀害和掳掠了数千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