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可以做到云淡风轻

做到云淡风轻地应对了,也是一个人真正对你放下了,没有奢求,没有奢望,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过客,无论曾经多么的渴望,多么的心心念念,付出多少,有多卑微,如今不需要如此了。

每回电话,每回见面,都低声下气地说,都低声下气地求,做什么说什么,对方都草草匆匆回一句“忙着,晚点给你电话”,了了几个字就挂了,没有丝毫关心与留念,那时候觉得自己在他那是一文不值,毫无可爱,卑微可弃,可有可无,挥之即来挥之即去,有时候一个月消失,有时候两个月不联系,常有的事,联系的时候怕也只是我是一个还不错的性工具吧,很可悲可笑,自己也很伤很不愉快。最后一次通话是那一次,故意装可怜需要钱去做项目借他五千块,能不能帮?还是那个样子,“晚点给你电话,再忙”很不耐烦的说,很不耐烦地挂了电话以后再也没有打过电话来,呵呵……那时候很低谷心凉,如果将来有一天真发生什么事估计才是真正的悲凉,所以那一刻我彻底明白与放下这个人了。

我也不会怨恨他,我能做的是不需要有任何瓜葛与纠缠,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就好。所以如今你再联系我,我也只会轻声附和两句,你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了,林少,祝你未来一切安好,早已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