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原生家庭一二三

对母亲能记忆起来的事情特别少

记忆起来的也是那少数的微笑

其他的大部分

也是从其他人的只言片语中

形成一个模糊的画面

不知是否受母亲影响

从小也不是那种撒娇讨人欢心的小孩

也不是一个喜欢将伤口裸露在外的小孩

所以很多伤口

都是慢慢让它愈合遗忘

但有些事情

即使遗忘当时的不快

忘掉过去让自己委屈、难受的事情

但本质问题矛盾未解决

依旧会时不时

因某些事情刺痛一下

五年前高中时期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

能真正伤透人心的往往是亲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