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三月,在我的心里,总是特殊的。它总会在记忆的深处,时而又在当下,唤醒我内心的声音。

三月,抛开尘世的喧嚣,漫步陶然湖边,自己的脚步轻了又轻,缓了又缓,感悟极净之美。

柳枝柔软的枝条轻轻垂下,如闺中少女的秀发,被春风染上了一层新鲜的绿色,估计它太高兴了,在阳光下跳起了舞蹈,曼妙的舞姿,惹得细草点头称赞。

早春的风像活泼可爱的小精灵,从脸上轻快的走过,没有夏之酷署,冬之刀割,暖意中带着凉爽,刚刚好,外柔而不失内刚。它如梦一般甜蜜,迈着轻盈的脚步 为大地披上了新衣。阳光格外明媚,拨动着人们的心弦。

每到三月,蜜蜂躺在月季粉红的脸颊上,睡的正香,可别惊醒它啊!那多月季花昂首挺胸,开在小院的幽径,没有人注意它,可它还是那样自信,因为它肩负着特殊的使命,它是春的使者,预报着繁花时节的到来。

更棒的是那一湖春水。细细听来,我聆听到了冰冻裂的声音,春水缓缓流淌在亭台楼阁之间,我真想对着岸,抒发自己心中的美好。若是天晴,那么整个湖便会像蓝色的钻石,晶莹剔透,美得像长白山的天池,被微风吹出了三月的明眸;宽阔的水面像一张宣纸,岸上的一切都被大自然临摹了上去。古朴典雅的湖心亭,被绿树掩映着,它观望着湖中自己的倒影,何时才能揭开它神秘的面纱,与它“共醉一陶然”?若是有雾也不怕,远处的小山就像海市蜃楼一般,几分腼腆,几分矜持,怎知你已是画中人。

三月,扯下了春节闭幕的帷幔,敲响了春日开始的钟声。它带着春寒走来,却又带着明媚的足迹离去。它走过的地方,处处是青翠。

三月,不如四月的繁华,不如六月的奔放,它非常短,在寒与暖之间行走,它是初兴,是繁华的序曲。可我不会伤心它的离去,因为它始终在,始终守望着春的初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