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

流年哪堪数,浮生少欢娱。悲生缘灭只如此,赖与君共处。算也区区苦,难却凭谁诉?幸得才情化残句,奴痴深几许。

愤愤厌流俗,忧忧恶人语

身贱何区区,情切有余余

以泪化典句,凭雪染史书

虽为前缘误,品性岂能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