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24小时患者 之二

李瑶毕竟三十多岁了,脚腕扭伤,两天半时间的假,实在太短!这么说吧,骨头愈合的速度怎么也赶不上局长想让她来上班的速度。李瑶实在不想厚着脸皮在单位工作紧张的情况下,继续请假,何况,她本身就是一个脸皮很薄的人。

在这充分比较脸皮厚薄的年代里,她选择暂且撂下脚伤,在考勤机那儿及时签到签退,保证听到“谢谢”二字,才算了事。于是,上班期间偷偷溜出去到医院吊针,成为一种特殊存在。还甭说,这招真管用,只要领导不发现,同事不告状(事实上,也有人这样去做,只不过没有被发现,或者大家心知肚明,叫做彼此给对方一个方便,默认罢了),据说,这种不是一家一社、投机取巧的办法,经长期验证,效果跟全勤没有差别。事情也很有趣,恰恰平时遵守纪律的人,就那么一半次迟到早退,却被考勤机逮住了!这算什么事儿啊?!有人说,这大概就是命。

尽管事情可以这样去解决,但李瑶还是不喜欢偷偷摸摸的感觉。偷偷摸摸去做光明正大的事情,这两种极反的感觉,很长时间,让李瑶怎么着感觉都不舒服。可是,听人说,脑袋中同时能容纳两种相反的思维,这也是一种能力。估计,李瑶从来没有刻意锻炼过这种能力。照李瑶内心的反应来看,她在这方面要么能力不足,要么根本就不具备这种时髦的能力(是时髦吧,好像很古老了。估计大约人类诞生后,可能就有)。

有限的时间还算给力,李瑶的崴脚不太疼了。这对于守在门口的考勤机来说,对于李瑶来说,对于很多比崴脚还大的事情来说,这点小事是多么的不容易。伤,就算是治愈了吧。但两颗被摔掉的门牙,李瑶始终腾不出时间去补齐。若不是因为掉了牙,一下子牙洞大开,恰如一夜白发,一夜由中年变成没牙的老太,让人难以舒服接受,李瑶还想再拖一拖。但看看领导还有办公室同事,不看她的脸说话,盯着她走风漏气的门牙说话,那种难受、可怜又同情的复杂表情,李瑶感到自己快要焦虑了,这两颗牙到了非补不可的程度,扛,是抗不过去了。

可是,补牙的费用也很昂贵。对于一个工薪阶层的人来说,总得要攒几个月,才能余出补牙的钱来。按照当地消费水平,掐指详细算算,补两颗足足要花掉李瑶工资的30%。工作将近15年,拿到手的工资只有3000多个零头。

“花掉这么多钱,去补牙,就补两颗,值得吗?因为补牙,又得少买菜,少吃水果,这不很影响正常生活吗?再说了,一个月还得还将近2000多的按揭房款。”李瑶觉得这些事情,有时真的烦人,想也想不明白。事实上,很多时候,她都不愿意去想。要让一个靠低工资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在余下的钱里,再拿出多余的钱来,用于支付生活之外、意想不到的开支,这不是一件让人痛快的事情。也许,每天都过着钱,钱,钱的日子,习惯了,还是不经意间变庸俗了,或者其他原因。李瑶觉得自己的生活,被钱这个东西充斥得烂糟糟一片。事实是,越缺钱这个东西,让她越爱这个东西。她还想过,下辈子,再怎么着,都要让自己喘喘气,多多历练历练,做个不爱钱的高雅人,有机会多爱一些所谓的身外之物,或许,她的日子会过得很好呢。

即便如此纠结的想了一大堆,李瑶还是不忍心花掉冤枉钱。于是,她只好通过四处找熟人、托关系,最后,终于通过一个朋友的朋友,不用预约、排队,用医院的仪器,很快补全了门牙。因为有了补牙这档子事,李瑶和牙医也算是熟人了。补完牙,在没有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李瑶知趣地将朋友交代的300元钱塞进了牙医的口袋。牙医满意地走了,头也没有回,好像他们之间根本不认识,从此以后也不可能认识一样。不过,李瑶并不感到惊讶,她早打听好了,这样的处理和反应才算正常。而况,自己不可能老是摔倒,接连二三补牙吧,不认识就不认识。两颗牙,花了李瑶500块钱,据说比正规渠道节省了400多。这400块钱,还可以给孩子支付半个月的特长补课费。她已经很知足了。

可谁能料到,虽然再没找牙医花钱,右脚又崴了!这深更半夜,如何是好?(待续)

上一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6点30,起床时间到了,再没有时间纠缠这些往事。李瑶扭头看了一下旁边的丈夫,还在酣睡中。对于一年四季回不了几次家的...
    北垞阅读 165评论 11 20
  • 李瑶本想喊丈夫起来,但丈夫和公公的鼾声在黑夜里此起彼伏,好不爽快!她还是忍住了。李瑶试着抬了抬右脚,就此刻这种疼痛...
    北垞阅读 169评论 18 16
  • 青青园葵阅读 502评论 0 0
  • Dear Amy, Thanks for taking the time to read this email.H...
    Namaples阅读 43评论 0 0
  • 关于工作,学习,生活的几点思考。不论是工作学习还是生活,我们每一天都是在经历不同的自己,如果能在不断的成长中度过,...
    断尾壁虎V阅读 50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