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爱冻死在黎明前

        暗恋的她就像一颗等待季节性阵雨的沙漠植物,她不能主动寒暄,也不敢做任何事,她只能傻傻的等他心血来潮问候几句的时候,调整好心跳缓慢的呼吸然后不慌不忙的应答,不着痕迹。               ——献给暗恋过的你我他

       “他终于跟我表白了。” 

        耳边震天响的音乐,西雅面无表情的一口喝完手中的曼哈顿,朱唇轻启,慢悠悠地吐出几个字,我的心跟着没由来的颤了颤。

       “你说什么,大声点,听不清啊...”我话还没说完,西雅一路把我从‘温柔乡’拽了出来。我一边挣扎一边把手中的威士忌一饮而尽,出门瞬间,还对着我已经惦记一晚上的帅主唱摇了摇手。

        “我靠,你又发什么疯。”秋季微凉的夜晚,穿着短裙让我忍不住抖了抖。

        “我说,他跟我表白了,他终于跟我表白了,我本该欣喜若狂然后毫不犹豫得死心塌抱着他顺便以身相许,可是,我什么都没做,安静的喝完了我的咖啡。”西雅说这些话的时候,幽深的目光看不到焦距,荒凉的月光打在她的脸上在霓虹灯下显得有点落寞,过分白皙的脸蛋儿装点格格不入的红唇吞吐着云雾,明艳的红色深V短裙让她看起来有点像失意多年的风尘女子,惹人怜惜。

       “安西雅,你脑残了是不是,你暗恋他那么多年,为什么不答应他,应该,立刻,马上,答应他。”我忍不住的痛心疾首,几乎是在用怒吼表达我的观点。

        “Faye,那一刻,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惊喜,忐忑,心酸,却唯独没有幸福,”她停下来深深第吸了 一口烟,举起来向我摆了摆,“看,青春就像这根烟,喜欢他的这些年,已经燃尽了,我觉得我没有力气再去爱他,Faye,你明白这种感觉吗?”

        “我不要懂,喜欢你就去告诉他啊,五年,你们还有多少个五年,还有,你他妈的别一说这种事儿,就要死要活多愁善感的。”心里听得苦楚,眼角酸涩,却不敢表现,只能破口大骂,也许这样才能让西雅发泄出来,我灭了她的烟,越过她瘦弱的肩膀,紧紧地抱着她,“亲爱的,想哭你就哭出来吧。”

       “哭,有什么可哭泣的呢?曾经。多少个夜晚,他暖香在怀,又可看到夜里咬紧牙关眼泪横冲直撞流进嘴角的我,我不会再哭了。”西雅说的倔强,浓浓的鼻音微颤的身体却还是出卖了她。

       喧嚣的音乐就在耳边回荡,可却又是那样缥缈,弥散在清冷的秋风中,悄悄滋生了悲伤。来往的少男少女们是那般好年华,欢声笑语,不知忧愁。

        “西雅,我们回家吧,回家睡觉,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西雅醉了,我知道,曼哈顿是多么烈性的鸡尾酒。曾经,那个滴酒不沾洁身自好的安西雅是什么时候不见得呢?随风而逝的青春里,到底有多少破碎的回忆遗落在时光的长河中。

        打开车窗,酒醒大半,西雅的侧脸印在车窗上,模糊的不真实,她喜欢那个男人五年,我们谁都知道,只有那个男人不知道,抑或是装着不知道,两个人整天没心没肺的闹啊闹,我看到安西雅落寞和那个男人的快乐,如此对比,让人刺眼。

        五年里,暗恋的西雅就像一颗等待季节性阵雨的沙漠植物,不能主动寒暄,也不敢做任何事,只能傻傻的等他心血来潮问候几句的时候,平淡和缓,不慌不忙的应答,不着痕迹,这些年,西雅活的很累,我看的很累,也许,过了今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回到家中,我虚脱趴在客厅的榻榻米上,全身的细胞都张牙舞爪的叫嚣着,突然真的好累。浴室突然穿来呜咽的抽泣声。

       “安西雅,你有种就别哭,”我气急败坏的打开浴室,对着安西雅咆哮着,她像一个斗败的小兽蜷缩在浴缸里,眼眶红红的,赤裸裸的身体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一如她的脆弱无处可逃。

       “Faye,我难受,又真的好开心,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她微微仰起头,依旧白皙优雅的脖子让我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样子,高傲冷艳的中文系第一才女,什么时候她变得这么可怜。

      “安西雅,”我大概用了最温柔最认真的语气,“和他在一起吧,暗恋再美也美不过一个真实的拥抱。”还有一句话我没说,暗恋再美也美不过想象,尽管不一定会幸福,但至少有个了断,放过自己。有些记忆,多年后,再次记起尽是不忍回味的温柔。

        第二天,安西雅画了一个精致淡雅的妆容,高傲优雅的白天鹅,他来接西雅,我站在阁楼远远看着他们远去,若有所思,却很欣慰。

        下楼,开车回家,路边间距整齐的梧桐树快速的擦肩而过,像是一节一节的刀刃割裂整个青春。

        恍恍惚惚,想起两个月前,和在一起四年的男朋友分手,是我先开的口,理由么,无非就是他和一个连名字的都不知道的女人滚床单,还把事情闹到我这里,当时心里有点儿难过,浑浑噩噩。也是在‘温柔乡’ 的酒吧,安西雅把烂醉如泥的我送回家,毫不客气的一个耳光打在我脸上咆哮着骂我犯贱为了一个渣男要死要活,我当时心里瞬间痛快好多,你知道要听到安西雅爆粗口可是很不容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整洁的床单干净的睡衣,床头上有一杯残留着点儿温度的暖暖的牛奶,还有安西雅留的一句话,随便演演就好了,你不是最知道生活本来的样子么?

        他妈的谁要演戏啊,我是真的心里郁闷,这我当时心里的第一个想法,后来再看这句话,觉得讽刺无比,这句话是安西雅第一次为那个男人买醉,我留给她的话。

        呵,生活突然也变成了一个圆,谁也不曾放过,谁也逃不出来,一直在兜兜转转庸人自扰。

        清晨的深圳有着寒冷的秋意,我抬头看着朝阳,仿佛能看到了安西雅的脸上荡漾着开心的笑容。他一直在等着幸福的到来,没想到的出其不意,幸福一脚踹开了她的门闯了进来。手机传来振动,老板又在催我去总部报到,这个城市埋藏了我多少秘密,突然要离开总会有些许不舍,因为某个人还是因为这座城,Who cares?

        六天后,安西雅结婚了, 俗气的大红色请柬上因为有了安西雅和齐远的名字而变得生动起来,一下一下撞得我的心脏砰砰地跳,从此,女王的安西雅回归,因为有了价值九元的结婚证,安西雅可以名正言顺优雅的处理掉齐远身边的烂桃花。安西雅的婚礼上,我喝的酩酊大醉,神志不清,差点撞倒了象征幸福的香槟塔。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个靠谱的朋友,我很开心,因为我是唯一的伴娘,我为我的仗义自豪,为安西雅的幸福开心,夹着些微来之不易的酸楚和说不清的疼痛。

        昏昏欲睡的躺在房间的地板上无人问津,显得有些凄凉,月光很美,像醉人的泪。意识不清醒的时候记忆却是更加肆无忌惮直接闯入脑海。过去的那些回忆像是破碎的琉璃一样散落在我眼前,从里面清晰地看到了我自己。安西雅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已经十年,我们像蔓藤一样彼此依附彼此汲取生活所需要的养分,然后,各自在自己的心路成长。五年前,齐远突然从国外一所学校转到我们就读的大学,那时,我们大四,天性不安分的我拉着安西雅去看这个传说中绅士的钢琴王子,安西雅没遇到他之前就是天上的雪莲,漠然超尘,不谙世事。可是那天晚上,安西雅看着台上演奏的齐远,那么出神,我看到她的眼神里有不一样的东西。两星期后,安西雅在无数次走神差点撞到不明物体后,对我坦白从宽。

        深夜的宿舍,我们俩依偎在一起,她晶亮的眸子熠熠生辉,嘴巴一开一合害羞的告诉我,她喜欢齐远,那一刻,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安雅终于有喜欢的人,真好。四年前,毕业典礼结束,齐远轻佻又雅痞地对我说,嘿,小哥,我看上你了。我看到他的眼神里有对其他女人没有的认真。于是,我落荒而逃。一路的狂奔,耳边是呼啸的风声,齐远是我哥们,安雅是我姐妹,我不能背叛他们,于是,这些被我当成一个笑话抛弃在风中。齐远说完那句话的一个星期,我答应费曼的表白——我的前男友,他是我当时的追求者里情史最干净爱情最忠诚的一个,最后却因为他和一个不相干的女人睡了,我们分手,真是好笑。齐远颓败了很久,安雅也跟着难过,当然问我是绝对没有告诉安雅原因。后来,我们大家都还是朋友,我很喜欢朋友这个词,因为它可以掩盖很多说不清的暧昧关系和理不明的伤感情绪。“Faye,乖,醒醒,到床上睡。”娇艳的安雅在我面前出现无数个重影,我宛然一笑,睡得不省人事。第二天,安雅不顾新婚燕尔的甜蜜缱绻跑到机场送我,心里欣慰,有一种果然没有白白疼她的感觉。“亲爱的,你还会来吗?”“安西雅,你可别矫情,我不就是移民去美国么,又不是去火星,再说了,有齐远照顾你,我很是放心。”“那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西雅一下子紧紧抱住我,在我耳边轻轻说:“微信我给你发了很多消息,你要记得看哦。”“到美国照顾好自己,要是呆不习惯,就回来,这里有安雅,和我们这群朋友。”西雅看着我认真地说。“亲爱的,有时间替我去看看齐远的父母。”我拿起登机牌扬了扬手,高高的仰起脖子我害怕泪水忍不住往下掉。

        我打开iPad,很多条消息。

【亲爱的,谢谢你给齐远写的那封电子邮件,我知道是你写的】

【我和齐远能在一起,多亏你的帮忙,我已经找到幸福,希望你也能找到一个你爱的人。】

‘各位尊敬的旅客......即将起飞......’我关掉Wifi,给安西雅发了一条她永远收不到的消息,抬起头,脸上一片湿润。

【安西雅,我爱齐远,五年又二十四天......】


「很久之前写的一篇小故事,中午午睡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就想着把它好好完结掉,给自己一个交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