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中猫传(4)

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我孤身一猫在梦里孤单地走了太久太久。梦中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游鱼细石分明可见。溪畔桃花灼灼开放,花间蜂蝶碌碌飞舞。我沿着溪流走着,从溪水中看到我的面容随着前行不断变老。不行不行,我还不想死啊!于是我向反方向拼命跑去,不知跑了多久,直到累倒在一棵桃树边。感受到一双温柔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像是要抚平我的疲劳。我慢慢挣脱梦境的束缚,睁开眼发现土匪头子的一张大脸凑得很近。

“猫老爷你感觉怎么样,我叫你老半天了。”他眼中盛满了担忧。濒死时被温柔唤醒的经历,印象中还有一次。

我站起身来想让土匪头子看到那个木盒子,他看到那盒子明显一怔,就地坐下轻轻地打开盒子。盒子最上面放着一封信,土匪头子展开信慢慢读着,我蹲在一旁快速偷看着。信是那个名竹的土匪姑娘在十年前将离世时写的,她说称霸总星系并非她的梦想,她只是怕她死后土匪头子也会随她而去。她懂得他的痴情与厌世。如果当作她的遗愿,土匪头子一定会用尽一生去帮她实现。如果他做土匪,他将去更多的地方,遇见更多更好的人,说不定还能娶妻生子过上幸福日子。不管怎样,充实忙碌的日子总会让土匪头子慢慢忘记她。而十年过后,土匪头子应该选择自己的生活。她说土匪头子是她短暂生命里最美好的存在。如果她命大,他们绝对是世间最恩爱的一对夫妻。

土匪头子看完信一言不发,在原地坐了很久。那薄薄的泛黄的信纸突然被风吹落在地,我赶紧跑过去想将它衔起,谁知遇水的纸被我一碰就坏了。我在雨中急得大叫,这是土匪头子爱的姑娘写给他的信啊,居然被我弄坏了,太倒霉了。土匪头子终于注意到了我,他过来抱起我,另一只手拿着小木盒,头也不回地进了屋。

他拿出酒开始自斟自饮,一壶酒见底后他又拿了一壶。直到他歪歪斜斜地倒在几个酒壶中时,他终于开口说话了,“我是为了她才在这世间踽踽独行的啊,这十年到底是在为谁而活呢?她怎么这么小瞧我,她怎么认定十年后我能忘了她,她怎么知道这十年我多想她呢。”他举杯饮尽后泪滴顺着脸颊滑下。

突然他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我急忙跟着他出门。他匍匐在院子里信纸掉落的地方哭着,“竹妹,我真的好想你……”

我看着土匪头子这样心里很是难过,我没有想到表面看着什么事都无所谓的他如此情深。但是如果他真的为爱而死的话,我会很瞧不起他的。在本猫看来,好好活着是最重要的事。

人生脆弱,不可用情过深。

让他自己淋淋雨也好,清醒一下。我踱步进屋,忽然瞥见小木盒白绢里包着一支很眼熟的发簪。我扑过去抓开白绢,果然是那支桃花发簪。

这个姑娘,原来我是见过的。



作者:杨静(文学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8,421评论 124 224
  • 汇建商学院TOP大会|VR教育 虚拟现实技术是仿真技术的一个重要方向,是仿真技术与计算机图形学人机接口技术多媒体技...
    汇建商学院小燕老师阅读 24评论 0 0
  • 从今天开始,我决定开一个平台。通过这个平台我可以把自己这些年和常熟的一些电子厂的一些故事写出来,告诉大家。我想对于...
    大谷打工网阅读 32评论 0 0
  • 久不写东西,都不知道如何下笔了。这些传承从古至今走来,已经七零八落的,或者早已不知去向,或者已变成谜团,让我们...
    内蒙丫丫阅读 125评论 0 0
  • 对奶茶的误会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总觉得她太过繁杂让人捉摸不透,不曾想过她竟直白得和她名字一样只有牛奶和茶叶
    甜蜜姑娘阅读 3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