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日记

都说十七岁是青春里最美好的,而我却觉得十八岁才是。

十八岁的我第一次离开家来到一千三百公里之外的这里,好像是一种宣泄,或者是一次叛逆。

我家在广东,高考结束爸妈爸妈都觉得我理所当然留在广东,从来就没想过我居然会选择出省。从小到大,我都很听爸妈的话,几乎不会说不,但是填报志愿,我选择了听从自己,行我所行。

小说里的十七岁是这样的:在课室里奋笔疾书,阳光透过纱帘洒在书本的一角,望向窗外,喜欢的男孩在打篮球,好朋友就在自己的右手边,背着书包回到家迎接自己的就是厨房里传来的妈妈的那句:洗手吃饭啦。这时我就会想到“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句话。十七岁啊处处是暖阳,所以被赋予“美好“这个词。

我从小学二年级开始读寄宿学校,所以这给我一种我很独立的错觉,但其实不是的。就是因为住在学校里,即使是周末,我也不愿意离开家,太少的社会接触,我害怕跟走进社会这个大环境里。我记得六年级升初中的暑假,我第一次和同学们一起出门逛街,我胆怯地跟在同学后边,畏畏缩缩地坐公交,总感觉周围有人在盯着我,而她们却已经能够很社会地走进各种精品店。那一天我觉得自己太不济了。我讨厌这样畏畏缩缩的自己。于是,我开始尝试着地约上好友走出家门,学着成人的样子。

但其实一直到现在,我还是害怕走在大马路上,大商场里,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

高中,我的好朋友恋爱了。那就意味着我不得不和另一个人分享我的好朋友。甚至,他占领先地位。要知道,从前的每一刻,除了洗澡睡觉,我们俩都是黏在一起的。让我最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个晚上晚自习下课,好朋友对我说,今晚下课她要和男朋友一起走。是的,我落单了。心里头很不是滋味啊,回寝室那条大路,一到晚自习下课就挤满了人,三三两两的手挽手肩搭肩的伙伴们嘻嘻哈哈地走在这条路上,平时我也爱死每天的这个时刻,但那一晚不,我害怕。我背着书包,脚步情不自禁地加快,心跳疯狂加速,甚至呼吸都是急促而不顺畅的。我手里紧紧地攥着书包肩带,手心一直出汗,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为什么这条路突然变得那么长那么长(虽然平时我也觉得挺长的)。我穿梭在人海里,耳朵里传来的全是嘻哈声,不知道为什么,我老是觉得有人在以奇异的眼光打量我:为什么这个人没有伙伴。我想这大概也是我为什么出现以上症状的原因。因为我太害怕一个人了,太害怕,一个人呆在拥挤的环境里。

你知道我是怎么缓解这样的情况的吗?每次加入这个回寝室大队的时候,我就戴上耳机。简直不要太美妙!世界好像只属于我自己的一样!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心思去理会别人。

后来,我一个人去操场跑步,去饭堂吃饭,甚至喜欢上一个人的时间,慢慢地摘下耳机,享受独处的美好。对啊一个人不用迁就,爱吃什么吃什么,爱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爱吃多久就多久,也不会因为好朋友不爱运动所以自己也远离了操场。

这段时间,我明白了,路还是得自己走的,毕竟路是自己的。

想起来,真的好感谢我的好朋友,如果不是她谈恋爱了,我一定不会在短短的半年里快速学会如何一个人生活。

大学我选择出省,就是因为,我想去见识一下外面,还有一个悄悄的念想,我想和别人不一样(广东同学一般都不出省)。这是我做过最果敢的决定。甚至还因为这个和老妈冷战了一周(其实是她生我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开始我很不喜欢这份作业,可是一打下字来就有太多太多太多想说的了。就像是和一位笔友分享我的成长,这个过程中,我在里面找到了成长的喜悦,看到了一个和平时很不一样的自己。

上一周周末,我去了上海,那是我一直想要去的城市啊,于是军训结束后的第一个正式周末,我启程了,一个人。六点起床,在校门口坐上拥挤的k285,第一次甚至连车票是多少都不知道,看着别人刷二维码,幼稚地以为打开支付宝我也可以刷,谁知道司机大哥说我要刷的是乘车码才行,又蠢蠢地问旁边的陌生人乘车吗怎么开通。要是以前,我会选择,投下纸币不了了之,而不是转身抓住身边的陌生人。

高铁上,车窗外是大片大片的低矮房子和稻田,一切和广东的老家那么相似又那么不同,当时我觉得自己就像电视剧里的女主角,在飞驰的车厢中若有所思,但是却不知道我到底在想什么,只是觉得,真的好开心好幸福,似乎正在摁下新世界大门的开关。

繁华的南京东路上,肚子饿得咕噜响,不敢进周边的高级餐厅,就连最爱的奶茶也不舍得掏钱。走着走着,看见两名手里握着肉串串的男青年,心里惊叹:天哪 在这奢侈品漫天飞的南京东路居然也会有肉串这样平民的东西的吗?

太想吃了,怎么办,要不要追上去问。藏在身体里的那位叫畏缩的小鬼又跑出来了。“多尴尬啊,大家又不认识。”“去啊 怕什么!”那位叫勇敢一点点的小鬼说。我深吸一口气,上。小步跑上前去,“你好你好,能告诉我你的肉串在哪买的吗?”这场搭讪很成功,在一个小巷里,我找到了这家烧烤店,心满意足地揣着三串肉串走在星光熠熠的南京东路上。对啊,到底为什么我要去恐惧未知呢,说不定前头充满惊喜呢!这一晚,为自己的小小搭讪感到骄傲。

坐地铁又转公交再步行踉踉跄跄地闯进别人家的大学,终于明白,大学不是培养你的技能而是你的见识这句话的含义。

晚上外滩的风好像魔掌,但是我就是不愿意离开,黄浦江对岸的高楼灯光,钢筋水泥里的高跟鞋和西装,都太有魅力,牵扯着我的目光,不舍得走啊。我当时想,我真的在上海吗,欢乐颂里安迪、曲筱绡呆的地方?

那一刻,我觉得出省,是我做过最正确的选择。我在本子里摘抄过这样一段话:很多人说成长残酷,恰恰相反,我觉得成长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一件事,永远有希望,永远不怕输,那么多的绚烂风景只有长大才能摸得到。

此时此刻,这段话代表着我的感想。我不知道该怎么用文字来确切地表达我在上海的奇妙感受,偶尔我的脑袋会掏空,只是觉得幸福;偶尔会出神,因为太喜欢。

在上海的四十八小时,交通占了三分之一。以前我会觉得,呆在家里呆在寝室里多幸福,不用和人潮拥挤,不用在各种各样的车厢里穿梭,床上、沙发上捧着电脑手机就可以看到整个世界。其实是不的。亲身实践比电子屏幕上再高清晰的画面还要美妙还要心动。

当我不再抗拒要奔波才能到达目的地时,那似乎在说,我长大了。许多东西值得走出舒服区域去冒险,去经历,前面一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天哪我都不敢相信自己会写出前面这些鸡汤话,没想到从前很消极很自闭的我会像现在这样,充满着好奇与希望。


我的非常好的朋友,高中时去了加拿大念书。她在心里就是电视剧里的女主一样,美好,腹有诗书,心地善良。很长一段时间我陷入自卑里,甚至连她的朋友圈都不敢点赞。每一次回国一下机她就会给我发信息告诉我她回来了,今年暑假她邀请我和她一起毕业旅行。我不想拒绝,因为我们真的好久没见,但是我也不敢去,因为我不敢站在她旁边。憋了好久好久,我终于告诉了她,其实在你身边我真的很自卑。这句话使出了我毕生的勇气啊。说出来之后,又难受有开心,像是卸下了包袱。


前段时间社团招新,我喜欢网球,面试当晚在球场外犹犹豫豫,踌躇不前就是不敢进去。我个子矮,老是觉得会遭受别样的眼光,我害怕见生人,看着里边站着那么多人,更加不敢进去,所以最后落寞又不舍的走回了寝室。一路上真的好难受,放弃喜欢的东西就像失恋一样(虽然我还没恋过),那天晚上还特别冷,吹着吹着,眼泪就滴下来了。我告诉自己:就你这样那么胆小又畏缩,以后肯定会因此会错过很多有趣的东西或是机会的!我甚至有些气愤,为什么自己是这样的人,这样的我跟我想成为的人太不一样了。

回到寝室,突然特别想给自己喜欢了很久的男生表白,因为不想剥夺他知道我喜欢他这件事的权利。我写了长长的便签,告诉他我怎么突然想要表白,然后大大方方表白。

他说,今天你勇敢了明天你怎么不勇敢,敢进去了你就已经有收获了。于是那个晚上我联系了社长,第二天考核,现在,我已经是网球社的一员,还交了好几个朋友。

好像一切事情都是我想的太复杂太困难,但其实跨过了开始的那一步,之后的路还是很有趣的很可爱的。


知道吗,我在码下这些字时,觉得好欣慰啊,好像一位老母亲看着孩子长大一样,虽然老母亲和孩子都是自己,怎么说呢,十八岁这一年我学会了出发,看到了更多不一样的风景,经历了别样痛苦又幸福的时刻,这些都是成长路上的催化剂,告诉自己,走啊,别怕!

我真的好开心,遇见了这样不一样的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