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人,是因为我曾经是最幸福的人。

 一个人已经很长时间。

 觉得我真的该认真下来,找一个人陪陪我了。

 总是嘲笑别人生活在童话里,其实我自己才是最不真实的那个。

 可是我的不真实是因为我真的和最完美的人相处过。我不是也觉得,再也不会有人比他好了吗?

 z先生是学生时代的学生会主席,成绩好到保送北大,海峡两岸最佳辩手,省模联主席⋯⋯光环多的让我眩晕,这个眩晕感在z先生把我在一个微风习习的夜晚把我叫出去然后在满天雾霾下跟我表白的时候进一步扩大。

 为什么会是我?这个问题我问过自己无数次,z先生的追求者无数,无论是文艺小清新还是成熟御姐范,他所有的口味都可以满足。当然我也问过他,z先生没有回答,只是神秘莫测的笑了笑,说了句彼之砒霜,我之蜜糖。

 受宠若惊。

 z先生大概是知道我的诚惶诚恐,拉着我的手逛遍学校周围的小吃店,把我介绍给他所有的基友,微博上全部是我的照片⋯⋯

 学生时代的感情是纯粹但是脆弱的。尤其当我是一个懦弱的胆小鬼的时候。

 刚开始,我遭到了很多女生的攻击。我还可以笑着跟z先生谈论空间里抹黑我的话,z先生从不安慰我,只是越发高调地牵着我的手穿行于校园里。

 好学生在老师眼里从来没有错,于是,我就是那个罪魁祸首。老师开始频繁地找我谈话,话里话外告诉我,不要耽误了z先生的远大前程。

 我小心在z先生面前维持的仅剩的一点自尊消失殆尽。

 我平静地和他说分手,平静地度过了最后冲刺,平静地考到了距z先生一千多公里的地方。

 大学里优秀的男生很多,可我只有乍见之欢,再也没有久处不厌。

 曾经沧海难为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