裱画

午饭后去老师画室,把前天画完的六尺大画拿给老师看,老师帮我小心收拾,一个感觉:收拾和改动比画一幅画难度更高,感谢老师的耐心。

完稿后的画拿去一个裱画师傳那里去托裱,托裱师傅的工作室在一个地下车库,夫妻二人纯手工托裱,当地有名的书法家、画家都在他那裱画,他们养一只漂亮大狗,大狗很亲人,对着我左嗅右绕着的,开始还有些怕,后面就不怕了,和师傅说先付钱,师傅实在人,说裱后再付款。

出了师傅的工作室,有一个感慨,城市里有些行当不为人知,只有行当内的人在深耕细琢,靠着这手艺也能生活。回来的路上,和老公感慨,如果早些年前学画,这会靠画这手艺也能发家致富了。老公说,早学画估计也碰不到这么好的老师了。

今年第二幅送展作品,希望能入省级展。随便记录一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