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长相思 (10)初离冥宫

第八章 初离冥宫

【三生三世长相思】 目录 上一章 双目复明

第八章 初离冥宫

文/锦歌长安


乔楠和小白听见笛声,惊喜万分,乔楠立刻再次念起咒语,施法催动琉璃天钟罩,整个镇魔古洞都微微震动了起来。

十万大山里,被重创的鬼王带着所剩无几的宗内弟子躲在冥灵峰的另一边。鬼王正在调养内息,忽然,一阵强风刮过,漫天黑雾,鬼王耳畔略微熟悉的声音响起:“鬼王,还记得我吗?”

鬼王一惊,马上睁开眼,四下打量,却没有人。

声音再次响起:“别找了,我现在刚刚挣脱了一点封印。鬼王,你不是一直想要强大无比的力量吗?只要你答应做我的肉身,我可以马上给你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

兽神狡黠的声音在鬼王耳边一直回响着,他定了定神,半信半疑地说道:“不,不,我没有兽神之血,我不可能做你的肉身。”边说边施法驱散周围的黑雾。

乔楠隐隐的感觉到自己设在兽神身上的封印正在慢慢解开,有些担忧起来,用力施法制压着。

兽神见鬼王不答应,而乔楠又开始施法镇压自己,他再次魅惑地说道:“鬼王,你不要忘了,是青云门的人追杀鬼王宗,才会导致小痴命丧九泉,如果不是青云门的人,你女儿碧瑶也不会死,如果你的力量够强大,她们都不会死……”

“只要你的力量够强大,他们都不会死……”

兽神的声音越来越大。

鬼王开始有些发狂,是啊,如果没有这些虚伪的正道之人,如果自己的力量够强大,能够保护她们,小痴和碧瑶都不会死啊!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小痴年轻时的样子,她虽然是九尾狐,可她却是那么美丽善良的一个女子,却还是被那些所谓的正道中人害死。碧瑶对张小凡一片痴心,最终为了救他而死在诛仙剑下,而张小凡却屡屡破坏自己的计划,想到这些,鬼王心里不禁怒意腾腾。

另一边,九幽地府里。

金铃夫人听了碧瑶的解释,长叹一声,一边缓缓踱步一边感叹道:

“深情苦,一生苦。
痴情只为无情苦。
芳心苦,忍回顾,
悔不及,难相处。
金铃清脆噬血误,
一生总被痴情诉!”

她的眼神幽幽的看向楼外,眸中尽是忧伤之色。

秦无炎不想再浪费时间,看着碧瑶有些急切地说道:“碧瑶,法阵只能维持七天,如今
只剩下两天了,我已经通知他们我找到你了,事不宜迟,你赶紧跟我走吧。”

碧瑶看着他,又看了看冥帝,然后略微迟疑地问道:“那小凡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秦无炎听了,心中颇为不满,转过身背对着碧瑶,语气不屑地说道:“十年之前,他因为你而奔走天下,寻找救活你的办法,后来无果,便加入了鬼王宗,做了副宗主鬼厉。接着你爹复活兽神,却又被张小凡联合青云门的人给破坏了,兽神也死了,所以你爹带着你的身体逃走,至于他嘛,现在应该已经跟着青云门的人回去了。”

秦无炎说完,又转身看着碧瑶,她脸上神色恍惚,眉头微皱,既有高兴又有失望,他不免得又为她感到不平,继续说:“碧瑶,这十年里的事,一时半会儿说不完,你若是想听,等回去了,我细细地讲给你听吧!”

碧瑶瞄了他一眼,随后说道:“不用了,我知道他平安地活着就行!”

看着秦无炎着急要走的样子,碧瑶面向九幽冥帝问道:“你果真愿意放我们走?”

冥帝看了一眼秦无炎,然后笑着对碧瑶说:“我可以答应你离开这里,但是能不能离开,这就要看你们有没有能力制服血怪离开地府。”

秦无炎微微笑着,温柔地看着碧瑶:“碧瑶,你不要担心,你爹和青龙他们都会在外面接应,我们可以平安回去的。”他嘴上这样轻松地说着,心里却非常难受,忍不住一直看着她,此次一别,他怕是再也见不到她了啊!

碧瑶听他这么一说,也有些迫不及待地说道:“好,我跟你走,”她停了片刻,转身看向一直发愣的金铃夫人,继续说道:“金铃夫人,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吧!”

秦无炎不禁有些不安,紧张地看着金铃夫人,只见她回过神来,转身哀声说道:“我是回不去的,我的肉身早已毁灭,到了人间也只能做个孤魂野鬼,你们走吧!”

碧瑶不禁有些难过,一想到自己走了,这里就只剩金铃夫人一个人,实在有些不忍心,但是鬼王还在人间等她回去,她不能犹豫不决,也只好走到金铃夫人身前,拉着她的手说:“金铃夫人,谢谢你这么多年来的陪伴!这个合欢铃原本就是你的遗物,我现在把它还给你吧!”

金铃夫人笑了笑,把金铃放到碧瑶手中,说:“不,碧瑶,这金铃既然已是我的遗物,又怎么能留在我这,你帮我带回人间,把它交给合欢派的人吧!”

碧瑶见她心意已决,只好点头答应。

九幽冥帝见碧瑶答应了,便开口道:“既然你们都决定了,那就走吧,我送你们到冥宫门口,但是能不能出得了第一道地府之门,这就要看你们自己了。”他边说边看着秦无炎,秦无炎立刻明白了他眼神中的含义,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对碧瑶说道:“碧瑶,我们赶紧走吧!”

碧瑶微笑着点点头。

“我也送你们到冥宫门口吧!”金铃夫人走上前来说道,其他人都点点头,然后跟着冥帝走了出去。

来到之前走过的小桥,秦无炎看了看桥下的湖水,突然想起什么来,开口道:“冥帝,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冥帝听了,转身饶有兴趣地问道:“哦?什么事?”

秦无炎问道:“这湖中之水,恐怕就是幽冥血水了吧?”

九幽冥帝脸上略微讶异,笑问道:“确实是幽冥血水,不过你要这做什么?”

“我有一个朋友,需要这幽冥血水救一个人。”

“哦?是吗?想不到这地府之水也能救人。反正这血水也不会断,你就取吧。”

“多谢冥帝!”他笑着答道。随后,秦无炎取出伤心花,施法让它升到半空,伤心花越变越大,发出白色光芒,接着湖中的血水便汩汩流向伤心花,花瓣慢慢变得鲜红无比,过了一会儿,待伤心花颜色不再有变化时,秦无炎收回伤心花,然后递给碧瑶,说道:“伤心花原本就是你的,还是你戴着比较好。”

碧瑶看了看他,然后淡淡地说道:“不用了,既然你要拿去救人,那就等用完了再还给我吧!”

秦无炎笑了笑说:“还是你拿着吧,等回去了,自然会有人找你要伤心花救人。”

碧瑶听了有点不高兴,高声说道:“秦无炎,我让你拿着就拿着,等用完了再给我也是一样的,说得好像你不跟我回去一样。”然后不去看他,径直向前走去。

秦无炎听了,眸中闪过一丝悲伤的神色,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说:“跟你回去?唉……好吧!那我就暂时替你保管着吧。”说罢立即跟了上去。

鬼王极力防备着着越来越强大的兽神,兽神却反抗得更加厉害,他用更加魅惑和狂傲的声音说道:“鬼王,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张小凡如今已经跟青云门的人回到了焚香谷,你女儿的肉身不见了,张小凡也不管你女儿了,难道,你也要抛下你的女儿吗?”

“什么?碧瑶的肉身不见了?”

“你若是不信,我便让你看看。”说着,鬼王眼前的黑雾散去一些,一个如同镜子般的圆形物件显现在眼前,而镜中所现,却是张小凡与田不易在焚香谷中有说有笑的聊着天。

鬼王顿时大怒,“鬼厉!张小凡!”他怒吼道,惊得周围的鸟雀纷纷飞走。

接着,鬼王双眼愈发血红,眉头紧皱,愤愤地说:“只要你能让我灭了青云门,杀了张小凡,我什么都答应你!”

兽神不禁狂喜,他等的就是这一刻,只要他有了肉身可以依附,那乔楠设下的封印就奈何不了他,两人就算不能合体,却也是血肉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一会儿,只见鬼王面目狰狞,杀意腾腾地离开冥灵峰,向着十万大山的结界之门走去......

乔楠感觉到兽神身上的封印已被解了大半,顿时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浑身无力,半个身子瘫软在地。

小白见状赶紧走过来扶起他,担忧地问道:“你没事吧!”

“我低估了他!想不到他这么快就冲破了我的封印,看来,他已经找到了新的寄体!”乔楠喘着气,声音微弱地说着,他慢慢起身坐着,用力施法,说道:“已经第六天了,只希望秦无炎赶快回来才是。”

见此情景,小白也只好在一旁助他施法护阵。

冥帝带着秦无炎他们来到冥宫门口,此时的冥宫宫门却不再是秦无炎刚来时的样子,
他们站在宫门口,而再往前几步,却是一道云雾缭绕的悬崖,看起来深不可测。

冥帝语重心长地说:“九幽地府关押的魂魄,要走出冥宫宫门只有两条路,一条便是十殿阎罗派鬼怪前来带走魂魄而走的路,那条路只有阎王的令牌才能打开,而且是通往十个大殿的必经之路。另外一条便是血怪看守的路,此血怪乃是阎王为了防止魂魄外逃所豢养的,这血怪只认阎王令,否则,连我都要忌惮它三分。况且天条和地府禁令摆在这里,我也只能帮你们到这了!再过半个时辰,血怪就要出来了,你们只要找准它的弱点,就能有机会走出第一道地府之门,制服血怪以后,悬崖会出现一道通往对面的光桥,你们顺着光桥走,就到了第二道地府之门,接下来的,秦无炎应该很清楚了。”

秦无炎和碧瑶点点头,碧瑶感激地说道:“冥帝,你照顾我已经够多了,你的恩情,我无以回报,会一直铭记在心的!”

冥帝笑了笑说:“不必,你真正该感谢的,另有其人,我只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罢了!”

碧瑶微微一怔,看了看秦无炎,眼中有些疑惑。

秦无炎听了,看手中的伤心花已经长出第六片花瓣来,便马上微笑着说道:“碧瑶,时间紧急,我们先想办法对付血怪再说。”

金铃夫人似乎看出了什么,于是说道:“冥帝,你有天条和地府禁令要遵守,你就回去吧,我留下帮他们。”

“好吧!我也只能帮到这里,你们保重。”说完,九幽冥帝便转身回了冥宫。

碧瑶总觉得冥帝话里有话,正在低头沉思着。

突然,一道血光闪过,紧接着,一阵似野兽般的吼叫声震耳欲聋,一头全身血色的怪物出现在半空中。

引言(目录)

上一章 双目复明

下一章 命运抉择

推荐书目:简书连载风云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