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片有约觅良师(一)

1984年,中国女排在场上拼抢,全中国万人空巷,聚拢在电视机前,没有电视机的就拿出半导体收音机。

北京的一个小巷子里,十二三岁的冬冬家拥有小巷子唯一一台黑白电视机。女排比赛直播前,电视机被请到巷子的中间,拱在人人都能看到的高处,俨然一尊庄严的神像。

电视机开了,信号不好,麻点飞溅,丝丝直响。冬冬从自家窗户爬出,爬上邻居家房顶,去调天线。一不小心踩掉了一片瓦。看着瓦片噗通哐啷铿锵锵掉在地上,冬冬吓得咽了口唾沫,好像自己就是那块掉下去的瓦片。

天线调好,他刚一放手,下面一哇声喊停。有人双掌合住念叨:求求你了,冬冬,撑住了。冬冬只好在房顶的方寸之间固定成一座塑像,稳稳扶着天线,那情状就像扶着一杆战旗。

扶着天线,冬冬内心无比焦急。他还有大事要办,今晚他最喜欢的女生小美要去美国了,他得给小美送一件礼物——一盘磁带,磁带盒里折叠放着他偷偷画的小美肖像。

孩子的脑袋常常会冒出大人想不到的办法。他看到跟前挂几串腊肉,灵机一动——把腊肉挂在天线上不是解决了吗。他一手扶着天线不敢松手,另一只手抄起一根棍子,试了几次才把腊肉够着。轻轻挂上腊肉,还别说,下面巷子里没人叫唤,效果不错。

冬冬高兴得跳下屋顶,准备把自己的大事给办了。谁知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条淡黄色的小狗。它看见腊肉,嗅嗅舔舔,一个字“香”。只见它屁股后垂,左摇右晃,起劲拉拽,看电视的观众随着电视画面的摇晃也在那里晃动。最后,腊肉噗嗒掉地,乐坏了小狗,急坏了观众。

冬冬下到地上,刚要进屋拿磁带,听见大家又叫了起来。他抬头一看,天线倒栽葱似的掉下来,挂在木棍中央。电视一点信号都没了。

冬冬小小年纪面临一次艰难抉择——找小美,还是扶天线?此时,小美等不上他了,就找到了他家,可她妈妈找来了,因为没时间了。看着小美不情愿地被妈妈拉着走出巷子,冬冬想:扶了天线,就会错过和小美道别,小美要到美国去,也许再也见不到她了。不扶天线,一巷子人就会错过女排比赛的精彩直播。

冬冬向着小美的方向跑了几步,然后突然刹车,转过身来,奔向房顶,扶着天线,一直到播音员宋世雄喊出“女排胜利夺取三连冠”,直到巷子里的鞭炮声搅动一圈又一圈欢庆的漩涡才放手。

冬冬没有给小美送行,没有看成直播,小小年纪冤枉啊。看到同样为了给别人修电视而错过直播的爸爸回来,他抱住爸爸嚎啕大哭——

“啊——嗯——咱们家的电视天线太烂了。”

爸爸没听清楚,问他说什么。

“嗯,嗯,女排,女排太激动了。”

这是《我和我的祖国》的一幕,也是最让人泪滴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讲述的是女排精神,但是故事的背后处处是宝藏,对于一个作者来说,他的精妙不亚于一部名著的某个精彩章节。

仔细体味,细细咀嚼,佳片有约,感想万千。一部好片子,不仅仅感人,还能悟人。一部好电影,就是学习的圭臬,尤其是对于作者来说。

细细分析,这一幕故事最值得推敲的是细节。

在屋顶上,冬冬拿腊肉挂住天线。这个细节妙就妙在活灵活现地展示了一个孩童的童真可爱。这个细节好就好在选择道具上,导演没有绑块砖头,而是挂块腊肉,因为腊肉还要引出后面的一幕。

后面的一幕还是细节,腊肉挂上之后,如果冬冬能去给小美送礼物,岂不是万事大吉了,可偏偏出现一条小狗。其实,小狗这个细节真是神来之笔,细品回味无穷。

小狗的出现,给人一种和冬冬一样的调皮的感觉,就好像另一个小孩一样。小狗的出现,其实是专门来制造矛盾的。小狗把肉叼走,天线无人照看。就引出了后来冬冬放弃为小美送行而一直扶着天线让大家看完比赛的高潮阶段。

而另一个细节就是哭。冬冬委屈呀,他一晚上损失了很多,没有与小美道别,也没有看成女排直播,而是一直杵在房顶上傻傻地扶着天线。比赛直播结束后,冬冬碰见回来的爸爸,他冲过去抱住就哭,边哭边说“咱们家的天线太烂了”,爸爸没听清要他再说一遍,他转而回答“女排太感人了。”

大家想想,如果没有前一句哭“家里天线太烂了”,直接哭着说“女排太感人了”,是不是不像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说的,是不是有点假?导演巧妙地安排他“哭”两次,既自然,又层层推进,还突出了女排精神这个主题,真是匠心独具慧眼如炬。

一个故事有细节才能感人,有矛盾才能抓心。

一个看电视的故事还能设计多少矛盾,还能接纳多少矛盾?冬冬的这个故事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这个故事里到底有多少矛盾,导演又是怎么见招拆招,化解矛盾的?咱们下次再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