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日记

96
羞羞的麦穗
2018.11.05 23:38 字数 541

1.

心情略有些糟糕,似乎又到了一个低谷,很多事情做不好。

明明在这最孤独的一个小时里,要扮演摆渡人的角色,为别人乘船,过岸。一下子发现船破了,连自己都渡不过去了。

习惯了一副明白人的样子,忘了自己的丑陋,和扭曲的表情。你们知道嘛,镜子已经被打破了,登也关了,明白人明白这样就看不到了。

亚历山大流浪人把苹果核丢到了小河里,顺流奔向大海的也只有苹果核而已。他已经睡着了。

2.

那是1847年的春天,故事便从那时开始,老约翰.萨特在磨坊外,捡到了一块金子,于是他带着它去了城里,在那里关于金矿的消息 ,如野火般蔓延开来,老萨特很快开始后悔,为什么不把那块石头留在河床上,人们如同成群的蝗虫聚集,男人、女人和孩子们,在大篷车笨重的前行中,将车辙留在原野上。

有人无功而返 ,有人得偿所愿,有人长眠异乡 ,有人图财害命,有人将感激上帝解脱了他们,有人会诅咒约翰萨特的磨房,他们有的来自纽约,有的来自阿拉巴马,他们做着发财梦,来到这片荒蛮的土地,一些人命丧箭下,在他们试图穿越平原时,一些人消失在落基山脉,身体冻僵而死,有人会诅咒约翰萨特的磨房,一些人执著前行奔向加州,一些人驻足不前休养生息。

在1860年的春天,他们终于征服了西部,铁路紧随其后,铺往西部,这片土地终于被开发和征服,然而当约翰萨特离开人世时,自己却一文不名。

妈妈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