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深了 我不再想那头粉色的大象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本文写于一个秋天。

秋天深了。

秋分的时候我推过一篇文,写了很多外界给秋天加上的意义,让秋天显得真的很有意义,像不容错过一般。

我今天接触到一个新的观点。意义这个词本身的定义可以是:观念上的肯定。我们在观念上对秋天的这些意义存在的合理性予以肯定,于是秋天有了意义。“短到没有”“短到不能回头”“短、美、人容易感伤”,这是经验上秋天的意义。

我不是很愿意回头去看曾经写过的文字。就像那一篇我还在说秋分,看到经验上秋天的意义,说的好像秋天本身就有那份意义。而我现在却要说,我不想再看、再感受经验上的秋天,我想让自己有另一个视角,去发现秋天在我这里先验的意义。这个时候我变成了主体,我可以赋予这个秋天意义,当然,是对我自己来说。

我希望它不是感伤的、在过马路起大风时看见扑面而来的人群时不会有秋天真应该和恋人一起手挽手互相温暖度过的想法、秋天来了不会有又是一个秋天我又应该要忧愁了的想法等等,最好的状态是:噢我知道秋天来了该吃吃该喝喝吧,在我这里秋天的意义就是一个季节,我不加任何外界赋予它的意义,在我这里秋天先验的意义就是季节更替,没有其他。

我今天主张大家都去给事物灌入自己先验的意义,是因为我认为经验上的意义有时候会带来极大的伤害。你也可以不把它当作是伤害,因为有的人可能根本就无法察觉这是经验上给这个事物附加上的意义。但我就觉得它是伤害,因为我觉得我的确在某部分受到了消极的影响。

我不是否定现下所有事物的所有意义。但有些事物的意义不是那么有必要奋力追逐的。比如这个秋天,过了它就好了,没有别的。假设我如果非要追求和恋人温暖度过才能看到秋天的独特意义,那好像这个秋天就没有那种意义了,因为我不能实现,然后我伤心了,觉得没有意义人生虚无了。没必要。

我不知道我表达的是不是足够清楚。我想说的就是,别去追求周遭这些事物的“有意义”,去跟着这种有意义是怎么往下走的,而是要跟着你的感觉,这个事儿,它就是这样,别觉得没达到什么“有意义”就遗憾。那是虚假的遗憾,也别沉溺。

你应该可以感觉到我是在一个悲观的视角来叙述的。我相信一句话,人要先悲观,再乐观积极。我没有彻底参透这句。但是大概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要先相信所有事物本身都是无意义的,所谓意义都是外界加上去的这样的一个悲观的事实,然后我们再乐观积极的作为一个个人主体去赋予它意义。这个时候你看到的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你觉得的就是它的全部意义。

我最近避免了很多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间,但我依旧有一个人独处的时间,和电脑、和手机、和枕头、和梦。脑海里出现很多片段式的语句、道理,好几次都想写下来,但依然没有,因为我觉得这些片段很无效。刚刚前面几段我所写的东西是我在几分钟与他人的对话中所明白的,终于不是无效的了,我深深的感受到了一些被作用力,所以我写了出来。

我之前一直觉得我写的百分之九十的文字、话、和所谓的道理,都是我自己不太从心里相信或者说是能够做到亦或是完全理解到的,我所做的只是根据经验上的意义机械的把它们写了出来。所以我写的那些东西,大部分我不愿意多看,也不敢多看。

今天这一篇文章,不算文章,就是随笔,是我这么久以来写的最真诚的一篇。我觉得我的公众号不是产品,也应该不会成为一个产品,而是我的自留地。我偶尔会顾忌认识我的人,在这里看见我火热热的赤诚的心。现在反而觉得好像也无所谓。

写作本是一个倾诉式的行为,应该是快速的、私密的,所以有些情况下我可能会无意识的隐藏。但我慢慢意识到,在我的自留地里写文字,本身已经够快速、私密了,此刻我已经够满足。

我又要推翻我之前说过的话,我之前特别赞同庆山说的写作也是一件逐渐负重的过程,所以我说我不太愿意随意写了,觉得应该沉淀。我现在依然赞同她的话,只是我不太认同负重在这里展现的负面意义,负重可以是好事,我认为也许我会因此更加快速、私密的进行倾诉式写作,因为不愿意负重,就索性一股脑倒出来。这可能是个谬论吧,但是我还是愿意这样想。

今天晚上我和一个前辈通了很久的电话,我忽然意识到我们也许不应该一定要朝自己设计的一个所谓的人生目标前进的。

两句话给大家理解:

“我热爱生活。”“我一定要做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热爱生活这件事,我就在做,很自然的在做。如果想着为了成为热爱生活的人,我必须要去做一些什么事,这个时候,路可能就弯了。当然你可能会说,你也愿意走弯路,那这是我个人意见,谨代表我自己。

我在明白了我可以自己赋予事物意义以及不需要设立最终的人生框架而只应该单纯的生长这两件事情之后,令我困顿的东西忽然变得轻了。

因为我理解到,人最难能可贵的是求知欲。

从今天为起点,往前推的长久一段时间里,我一直是浅层的开心、深层的难过。即使在我今天写下这些文字之后,我觉得我依然会经历一段这样的时间。走在马路上不论是暴烈的阳光还是哗哗的大风都不可能直接带走这一劫,所谓的劫就是我要经历的东西。成长中伴随着撕裂的关系、不断坏死又生长的细胞、不断察觉又忽视又察觉又忽视的生活这件事本身等等。我与自己之间不断地有矛盾,我就愿意去思考、渴望求知,但我与他人之间,像细胞一样,生长或坏死破灭,都是宿命,宛如一颗细胞的宿命。

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粉色大象的典故,我今天忽然觉得用在这里特别合适。

这一辈子我喜欢什么、还有什么事情好奇、还有什么事情不清楚、还有什么事情没做好,我都还没完全搞懂。但我唯一清楚的是粉色的大象不存在。

所以如果有什么就迎接什么,我不会再想那头粉色的大象,不论要花多少时间。

人类的情绪很难共通,我的这些感受、这些情绪重不重要,有多少,都只有我自己知道。如果你能看到这里,见笑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说到婆媳关系,为了说清楚说透彻,不得不先荡开一笔,扯远点来谈。 中西方的文化有着明显的差异,西方更多的强调团体...
    猪嘟嘟的猫妈妈阅读 361评论 2 1
  • 能为师,然后能为长;能为长,然后能为君。 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 “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化民成俗,其必由学”
    光阴匆匆那年阅读 119评论 0 0
  • 在微博上看到一个网红店,晒出了双十二流水,1.1亿,一天就进账一个亿,这是 传统的店铺根本达不到的。 我们不禁要想...
    应是莲花似六郎阅读 57评论 0 0
  • 今天看到金马发了一篇文章。 心里一惊。 因为他并不是标题党。 文章链接:震惊:一个朋友被骗走将近400万的区块链资...
    王呦鹿阅读 15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