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不是超人2019-10-19

保姆不是超人也代替不了孩子

              20191016至19

      很多人以为请了个好保姆,家人就可以把家全部托付给她,自己不操心或者少操心,其实保姆不是超人,她们也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缺点,所有的保姆,每个人都有闪光点,也有缺点,任何的放大优点或放大缺点都是以偏概全,如果把家人托付给一个保姆而放任不管,真的还不如去养老院,最起码的,养老院还有一个管理团队。

      因为父母一直住老二的房子,因为老二出现了经济危机,一直劝说父亲应该补贴老二一部分房子补贴。父母的退休金一直有父亲保管,我从未过问过,拆迁的房子房租下来前,除每月补贴父亲750元外,日常给父母花销也不小,除了买冰箱,电视,母亲护理床,母亲轮椅,父亲小推车等等,父母衣服等吃穿用度,该买的该用的,从来都没有含糊过。为了接济父母,自己一直高强度的工作。父母的心该操的心一点也不能少,亲戚朋友红白事,过年过节家常理短,保姆请假替班排班,父母姐妹保姆生活细节摩擦冲突。终于体力不支,四五年内,骨折三次,大手术一次,同时还换上了抑郁症,一想到家务事,就有幻觉幻音。今年春节后,手脚失养四处求医,多方诊治,截止到现在吃中药七十多付,才稳住病情。虽然一直在病中,从未间断对父母的照顾对保姆的管理,只是因为有病不能外出工作,给父亲金钱上的支持缩减了,三年前父亲有了拆迁补贴和安置费,才不再给父母每月固定费用,只是更改了方式,三个月值一个月的班,轮到我这个月,所有的日常生活吃穿用度我全部买单,一个月大约为一千大多,省一点就好一点,父亲用工资支付保姆费,多余的他留下做储备粮。

      父亲是高消费的,本以为父亲会有储备粮,谁知父亲没有储备粮,两个外孙结婚,没有一分钱的贺礼,买房子在一千多一平的时候给了补贴,房价三千多一平的时候,在老三的操纵下,把补贴的钱原价要了回来,老三买了老二的房,老二的房父母住,老二出去租了房,现在房价涨到了七千多一平,父母欠了老二出去六年租房的房租,老二现在经济危机,这个房租谁买单?母亲病时曾留了一点存款,当时准备买房子的,当时房价一千多一平方,老二当时条件比较好能贷款,老二准备承担了下来买个大房子,个人曾提出建议谁出钱谁落房,谁出钱出多少,父母拿多少,写个协议,因为在下岗中,没有经济能力没有话语权,没有参与,也没有办法提醒要求,就这样稀里糊涂到现在。

      所有的人都需要面对现实,不能盲目高消费。基于现在的家庭情况只有创收减支。老二已经勇敢面对,用自己的劳动解决危机,每天工作到深夜,去付自己租房的房租,我非常心疼她,但我无力。我也找到了工作,因为担心身体被累着,再次病发,一直犹豫着。

      父亲越老越粘人,越老越糊涂,不仅对孩子只看缺点,对保姆看不足,不论哪个孩子在家,他都会对另外的孩子挑出毛病了,值班的孩子永远都没有不值班的孩子孝顺,而且他有个口头禅,我只有提出你们的缺点你们才能进步,对于保姆,即使他非常满意的保姆,他也要求孩子天天在家陪伴,不能出去工作,因为保姆的儿子会三更半夜到家拜访,会隔三差五电话骚扰 ,保姆会让阴历算工资,保姆会有情绪,保姆没文化,保姆真的做够了等等,如果保姆离开了,父亲又开始念叨那个离开保姆的优点。

      每个都不可能完美无缺,做事让人人满意,我曾经抑郁症到极点,听到任何声音就想咆哮,就痛哭不止。为了调整自己,学会了认真思考,寻找出路。我现在很清醒,有多少米下多少锅,根据各自情况,尽力照顾好父母。人生没有标尺,人心有度,做好自己,尽力就好。祝愿一切安好。

这二天跑了二个办事处,办好了八十岁老人补助登记,给母亲洗了洗头,擦了擦身子,洗了洗脚。这个月带出来了二个能独自工作的保姆,这个月已经顺利结束,帮忙的三天也顺利完成,只是担心老二累坏了身体,只是担心父亲不理解子女的辛苦,再出事端。

  人生七苦,坦然面对,学会放下,一切安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