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还没死呢,你就又有儿子了

96
木木三的小木屋
2018.11.30 06:51 字数 3954
图片发自简书App



医院的走廊上挤满了人,在这个市里最好的医院里面待了一年多,何小西已经看透了这人世间的生老病死。

面对那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她已经悲伤不起来了,她明白,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在他最后的这些日子让他过得舒心些。

“化疗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只是加重他身体上的痛苦,情况我们已经跟你说明了,最后的决定还是要你们来做。”医生说完就拿起一杯水喝了一大口,他每天要跟多少病人家属说这句话啊,这不是他想说的话,确是他的职责所在。

何小西又想起医生的话,看着她躺在病床上想要挣扎着坐起来的老公,她想哭,但是忍住了,她怕她一哭,就灭了他活着的欲望。

“小西,医生怎么说?”李辉虚弱地问她。

“医生说你的身体状况比起之前好多了,这两个月不需要再化疗了。”何小西说。

“那再好不过了。”李辉看着自己日渐消瘦的老婆,说了一句。

此时此刻的李辉是发自真心说的这句话,他立马就明白了何小西口中的不用化疗是什么意思,他也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真正状况。

但他不想让小西难过,就将计就计吧,让小西以为自己不知道吧,这样谁都好过。

对他来说,那句再好不过的意思是他终于可以不用再拖累小西了,还有他那可怜的妈妈,整天以泪洗面的妈妈。

自从查出得了癌症,李辉就住进了医院,家里的一切大小事物都落到了何小西的肩上,两个孩子还小,李辉的妈妈又因为接受不了这个消息,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差了,李辉不知道以后的日子何小西要怎么过。

李辉想到这,又抬头看了看正在给自己削苹果的何小西,他再也不能把她抱起来了,他多想再抱抱她,抱抱那两个可怜的孩子。

“小西,我爸呢?”李辉突然问道。

“爸爸说他要出差一个星期。”小西说。

“都快要退休的人了,还要出差?”李辉质疑地说。

“你打个电话问问吧,你要是想见爸爸的话。”何小西不敢说太明显。

“嗯,我是该打个电话把爸爸叫来聊聊天了。”李辉心里想的却是要是再不把一些事交代好,恐怕就没时间了。

李辉一通电话打过去以后,他的爸爸和妈妈都过来了。妈妈看着她儿子,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下来了。

他爸爸拍拍她的背说:“要说儿子不准你来医院呢,不就是生病吗,治好了就没事了,你这天天一见面就哭哭啼啼像什么样?”

妈妈坐到李辉身边,两手捧着他的脸说:“我的儿呀,你受苦了。妈妈实在是不敢来医院。我这每日每夜都睡不了觉啊。”

“妈,你要是想我快点好,你就得好好的,把你自己的身体照顾好,小西她可没精力再照顾您了。”

“我知道我知道,小西太辛苦了,都怪妈妈的身体不争气。”

“妈,说什么话呢。我不需要你做什么的,你把自己照顾好知道吗?”小西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婆婆。

李辉转过身看着他爸爸,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病房门口,又看了一眼手机。

这时病房门口出现了一个人,他西装革履,揣着一个公文包,走进了病房。

“张律师,您好。”

“你好,李哥。”

李辉和律师握了下手,小西赶紧搬来一张凳子给律师坐。

“儿子,你这是要干什么?”

“爸,我要你现在立遗嘱。你们所有人都别激动,听我说,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很清楚,小西,你骗我说不用化疗是因为我好转了,其实我知道不是,是因为化疗没用了吧。”

“你说什么?儿子你再说一遍?”他妈妈突然激动起来。

“妈,我求你了,让我把话说完。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让你们白发人送黑发人,但这是我的命,已经无法改变了。我拜托您一定要接受这个事实,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是医生这样说的吗?我这就去找医生。”李辉爸爸也坐不住了。

“爸,你别急。我今天找律师来。是想拜托爸爸一件事,我走了以后,留下小西和两个孩子孤儿寡母的,小西又这么久没去工作了,肯定一时半会儿没有经济收入。所以,爸爸,我才有了这个不孝的想法,我想让您现在就立一份遗嘱,这也算我生前唯一的一个愿望了。我想亲眼看您立下一份财产会归我两个孩子所有的遗嘱。”

“儿子,你是不是病傻了。就算不立,我们也会帮着小西把孩子抚养长大啊,长大以后,家里什么都是他们的,你不用担心小西的。”李辉妈妈含着泪说。

李辉爸爸不停地用左手去摩擦右手,他坐在那凳子上显得有点局促不安。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他赶紧立起身接电话去了。返回病房以后,李辉爸爸神色匆匆地说:“这样,爸爸现在有点急事,我先去处理一下好吧。”

李辉爸爸说完就走了,这边也只好不了了之了。

李辉爸爸开着车来到了一个女人的家里,那女人带着一个半岁的儿子,那孩子满脸通红,看着应该是在发高烧,李辉赶紧带着这女人和孩子来了医院。

可没成想就要进医院门的时候,碰到了要回家的李辉妈妈。

李辉妈妈看着他一手抱着个小娃娃,一手还不停地安抚身边的那个年轻女人,嘴里说着:“没事没事,等会看了医生就没事了哈,别急。”

“李国强!你在干嘛?这女人是谁?”李辉妈妈一个箭步冲出去指着他身边的女人问道。

李辉爸爸下意识地护住怀中的孩子,他满脸涨得通红,此时此刻,似乎什么都不用说,但凡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个什么事了。

那女人见李辉妈妈冲了上来,她也不含糊,眼睛瞪得比李辉妈妈的还大,她回道:“你就是他前妻吧。”

“什么前妻?你才是前妻!我们什么时候离婚了?李国强,你别当缩头乌龟!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国强,你不是说你已经离婚了吗?她这话什么意思?”

“你们两都给我闭嘴!能不能先让我把孩子抱给医生看了再说!”李辉爸爸突然大吼道,怀里的孩子被吓到了,大声啼哭起来。

李国强也不管这两个女人了,抱着孩子就跑,他这时候满脑子全是要赶紧找到儿科医生。

李辉妈妈则哭着倒回了李辉的病房。

医生给孩子量了体温以后,开了点退烧药,警告李辉爸爸说:“孩子爷爷啊,你们一定要多给孩子用温水擦洗身子,一个小时量一次体温,如果二十四小时内还不退,或者烧到三十九度,再抱到医院来。”

“什么孩子爷爷,他是我孩子的爹?怎么?长得不像吗?”那女人听了医生的话急了。

“哎呀,真对不起,是我看错了。”医生也只好道歉。

等他们走了以后,旁边的护士阴阳怪气地跟医生说:“也难怪你会看错,这女人一看就是个小三。”

“好了,不许私自讨论病人的隐私。”医生责怪她说。

刚出医院门,李辉爸爸就接到了李辉的电话。

“爸,你在哪里?”

“医院。”

“你赶紧过来,妈妈哭得晕过去了。”

那女人听说以后,非要跟着一起到李辉的病房。李辉爸爸不让她进门,让她到门口站着。

他对她说:“你放心,我一定会离婚的。眼下我儿子的身体状况你也是知道的,我不能在这个关头给家里添乱。”

“既然你这样说,我就等着你。你先去处理好他们的事情。”那女人聪明,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大闹的好时机,就老老实实耐着性子等着。

李辉爸爸推门进去,就看见李辉妈妈躺在陪护床上唉声叹气,她一见着他,立马就坐了起来。

“李国强,你今天当着孩子的面给我说清楚了。那女人是谁?那孩子又是谁?”

“既然大家都在,我今天就把话说清楚了。那孩子是我和那个女人的。事已至此,你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本来是想跟你提离婚的,我们这大半辈子过的什么日子你也知道,有哪天是消停的。但是辉辉的身体,我实在是不忍心说出来。”

“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什么叫我们这大半辈子过的什么日子,你每天的衣服谁给你洗的,你每天吃的饭喝的汤谁给你做的,李国强啊李国强,你居然在外面养狐狸精!我们儿子病了这么多年,你还有心思在外面养野女人!你还是不是人啊?”

李辉妈妈一激动,好不容易降下来的血压又升上去了,整个人突然就往后倒,晕在了陪护床上。何小西立马叫了医生来检查。

李辉妈妈晕过去以后,整个病房都安静了。李辉看着何小西,何小西也看看李辉,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评价这件事。事情发生地太突然,谁都无法接受。

李辉吩咐何小西从枕头底下拿出那份遗嘱的起草书,递到爸爸手中,他说:“爸,你看看吧,这份遗嘱是我找律师起草的,如果没意见,你就签了吧,我只有看你签了这遗嘱,我才能安心走。”

“儿子,爸爸是不可能把财产都留给你的两个孩子的。爸爸现在还有一个孩子。希望你谅解。”

“爸,我是一个即将离开人世的人。我不想知道你要那个孩子的真正原因。我宁愿相信你只是一时冲动,和那个女人意外怀上了。”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爸爸你最清楚不过了。我这病,但凡得了就不可能医好的。这我早就知道了,后面的一系列治疗只是用来延长一点点寿命而已。这,医生早就跟你说了吧。”

李辉爸爸陷入了一片沉默中。

“爸,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得想再要一个儿子吗?”

“爸爸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说,孩子,爸爸真的不是这个意思。”李辉爸爸突然抱着头痛哭起来。

“爸,如果你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你就把遗嘱签了。你放心,小西和妈妈不会把所有东西都拿走的,你和那女人和你那所谓的比孙子还小的儿子就住那套小房子里去。”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那女人突然冲了进来,抱着孩子。

“你怎么进来了,你先出去,我会处理好的。”李辉爸爸急了。

“我出去,我出去,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也给你生了儿子,你的遗嘱上凭什么不能给我们财产,我们凭什么要住小房子!”

“爸,你能不能让这个女人出去。”李辉看着她怀里的那个孩子,心里更憋屈了。

“你先出去,出去等我,行吗?”李辉爸爸说。

“我就不出去,你说你一个要死的人了,还在这里瞎操什么心,你老婆以后指不定能嫁个更有钱的,你那两个孩子过得更好都不一定呢。”

何小西听了这话以后,用愤怒得发红的眼睛看着她。她忍着火气跟她说:“请你出去,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李辉拉过小西的手,他没有力气再大声说话了,只好看着他爸说:“你也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了。”

李辉爸爸只好拉着那女人灰头丧脸地离开了。

当李辉爸爸再次接到李辉的电话时,听到的却是李辉病逝的消息。

他发疯似的赶到医院,可是,一切都太迟了。他能见到的也只是他儿子冰冷的尸体了。

李辉妈妈因为悲伤过度,住进了医院。

她联系好了律师,她对何小西说:“我要起诉离婚,我要把李国强告得净身出户!”

何小西看着她婆婆,什么也没说。

她知道她要做的是尽力照顾好这个可怜的女人,让她这悲凉的下半辈子能有一丝温暖和希望。


木木三的小木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