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我疯故我跑,我跑故我在》(I Run, Therefore I Am--NUTS!)作者:鲍勃.舒沃茨(Bob Schwartz)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久前,国际马拉松赛在风景秀丽的温哥华举行,吸引了全球一万多名“马迷”前来参加。看到聚集在女皇公园准备起跑的黑压压一片,才发现:跑步居然这么令人迷恋上瘾!

“马迷”,是一个异类群体。他们喜欢闻汗水的味道,享受精疲力尽糖原耗竭的快感,爱穿反光衣服,留意新上市的能量胶的口感,把脚上的水泡视为荣誉勋章。

比赛前那个晚上,他们的总睡眠时间加起来不到46分钟,半夜2点钟就起来把选手号码牌别好,上厕所至少20趟,上网查找沿途流动厕所的安放点位置。

7点钟不到,他们大多离开旅店,开始热身慢跑/伸展/弯腰。当广播宣布距离起跑只有5分钟时,大家纷纷争先恐后拥向一排排的流动厕所。轮候的队伍这么长,等轮到你的生活,第一个选手都该到终点冲刺了。有人开始原地转圈跺脚,两眼周围打量有没有比较浓密的树丛。......

作为旁观者,有一点我挺纳闷:他们如何一边跑一边把一纸杯饮料优雅地倒进嘴里而不会泼洒到身上的?

......

第一位选手跌跌撞撞冲向终点了!他理所当然是来自黑非洲的瘦黑选手。他面露倦容但不是精疲力尽,口渴但没有脱水,双腿酸痛却不会软绵绵。那神情颇有笛卡尔的哲学况味:

“我疯故我跑,我跑故我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