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印尼,我与穆斯林喝了一杯百感交集的酒

96
AIESEC海外志愿者
2016.08.26 22:27* 字数 2430
AIESEC赴印尼志愿者—田骏驰


我第一次来到科马斯家里时,绝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和我一起喝酒。

那晚吃完饭,我们迎着巨港惬意的晚风往回走时,科马斯突然站住拉住我,语无伦次地说:“额...这是一个秘密,刚才我们喝酒了。但这是一个秘密,不要告诉任何人,任何人,明白了吗?”


传统穆斯林家的“非传统”穆斯林

科马斯二十几岁,他有185的身高,从五官的角度讲绝对可以称作英俊,挺拔的鼻子坚韧的脸庞给人一种能干的做派,脸上的微笑又让人感觉十分友好,平常穿就是休闲的半袖配上长裤,在人群中看不出与中国人有什么区别。如果你看到他,一定不会把他和穆斯林联系到一起。

我在印尼做志愿者的时候住在科马斯家里。相比中国的商品房,科马斯的屋子朴素又庞大,有着三个卧室,两个客厅,一个祈祷室,一个餐厅以及中间相连的无数厅廊,墙上挂着阿拉伯文字的牌匾、著名伊玛目的照片,各种精致的盘子以及以麦加为背景的全家福,都显示这是一个典型的穆斯林家庭。

科马斯的家

不奇怪,他们居住的国家——印尼,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2亿多穆斯林占了全国人口的87%。在印尼第三大城市的巨港, 几乎所有街区都看得到清真寺。

巨港大清真寺是当地的著名景点

宗教的生活和现实

到达巨港一周后,我逐渐熟悉这个城市。科马斯带我去了市中心最大的商场逛逛。那里和国内三线城市的普通商场差不多,有些咖啡厅和面包店,也卖一些并不算太高档的衣服。

我们决定在商场里找一家海鲜饭店解决晚餐。科马斯看着菜单,不怀好意地笑,然后突然小声又激动的在我耳边说:“这里有啤酒!”我们于是相视而笑,点了一份。啤酒的味道特别淡,近似于水,但科马斯依旧很兴奋,他说,这是他这辈子第四次饮酒。

超市货架上的啤酒

“酒是万恶之源,是最可耻的行为”, “酒无论多少都是被禁止的”。这都是伊斯兰教唯一经典《古兰经》的原话,每一个穆斯林都谙熟于心。为什么科马斯不遵守古兰经的教义呢?他是不虔诚吗?


直到有一次,我看到他一个人跪着祈祷,闭着眼,头紧紧的贴着地面,然后再起立,默默的说些什么,然后再跪下,反反复复数次才终止,我才明白事情并不这么简单。从他的表情和动作的细节流露出的信息,我知道那不是装出来的,那是他在诚心地向“真主阿拉”祈祷。

另一个朋友兰迪负责我的交通出行。一次我们约好六点去商场买东西,然而我足足等到六点五十才看见他骑摩托的身影,我多少有点不悦,直接问他“为什么才到,不是说好六点吗?”他只是简单地回答我说:“我刚才去祈祷了”。这让我无话可说。

印尼高中的学生

有一次,我有机会接触到当地学生,在当地高中讲中国文化。我设计了一个关于宗教的调查问卷,问题包括“你怎么理解无神论者”,“你怎么理解ISIS(伊斯兰国)”以及“宗教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吗”。我发觉许多学生反反复复地问,如果无神论者心中没有神,那他们会跟随谁,他们会相信什么?有个女孩直接问我:“上帝是存在的,他们为什么不相信?”另一个男孩非常认真地写下对每一个问题的回答:“伊斯兰教是最好的,是人生目的。”他不能理解什么叫无神论者,在他眼里这些人“缺少知识” 。他们对ISIS摇头:“真是的穆斯林是不杀人的”。

但宗教规定和世俗生活或许总会有矛盾时候。一天早上,科马斯为了让自己在四点起来早祷,连续设了五个闹铃。然而就像中国每个早晨发生在大学生的那些故事一样,他全部按下去然后继续睡下去了,只不过这成功的吵醒了我,让我在凌晨四点钟听着早祷的阿扎声音睡意朦胧又无所适从。

巨港的标志性建筑——苏腊马都大桥(Jembatan Suramadu)

头巾的悖论

从视觉体验上来说,最令非穆斯林感兴趣的莫过于头巾。印度尼西亚地处赤道,常年温度在30度之上,再包上一层头巾实在不舒服。但科马斯告诉我:头巾是一种分辩好女孩和坏女孩的工具,如果你不带头巾,人们潜意识就认为你不是一个好女孩,就不会尊重你,对你的态度也会更加随便。

一次,我和科马斯的朋友一起出去玩,其中蒂诺和桑提都可谓是美女,人也友善,然而任何人第一眼看见她们都无法忽视她们之间最大的区别:蒂诺戴着黄色的头巾,包裹住她的头发和眼镜框,桑提却没带任何头巾,深棕色的卷发随意披散在肩上,以至于远看这两个人像是两个时代割裂又融合了一样。

在回去的车上,我按耐不住好奇心,问了一起坐车的另一个人男性朋友尤迪:“为什么蒂诺穿头巾而桑提没有?”他解释说:“这取决于不同的人,你可以戴,也可以选择不戴。”然后同车的女孩也补充说:“但我们的宗教教导我们,你必须戴。”我愣了,看着他“你刚才说可以选择不戴,但又说必须...”后来我跟穆斯林的女孩也告诉我:“我们的宗教是教导我们必须要戴头巾的,但是戴头巾的要求也是个人的决定。”

他看着我说,“我给你举个例子,我是校长而你是学生,我要求学生们必须穿黑衣服,这是规定,然而有的学生就穿黑衣服有的就穿白衣服,这取决于你自己。你懂了吗?”

项目所在的巨港高中

在这里,因校服的规定,多数女孩都戴着白色头巾。在这里,我能看见这个伊斯兰国家宗教的一面——很多穆斯林女孩会戴头巾,也有一部分女性戴着面纱——她们要穿着端庄,以降低人们凝视的目光;但也有看到世俗的一面——在商场逛街女性穿着露出大腿的短装,亲密地挽着男朋友的胳膊——西方世界的生活方式也在这里纵横。

一切微妙地和平相处着

我突然领会这种伊斯兰和世俗生活的碰撞:西方世俗的生活方式与穆斯林生活的传统方式尽管在本质上冲突,但在生活中,他们顺利地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点,让宗教与人性欲望可以达成一个良好的和解。就像科马斯嘱咐我不要将喝酒的事情告诉任何人“这是一个秘密,不要告诉任何人”,于是在秘密中穆斯林的体面依旧得以维持,清真寺和酒吧就这样古怪又和谐的矗立,共同构成了这个庞大的国家。

从巨港苏腊马都大桥下往右拐走不远处,就能看见一个基督教堂。你很轻松就能看见那个立于屋顶的十字架,它与远处传来的阵阵晚祷声相融合,共同构成了这座城市安静又祥和的夜幕。

此时此刻,我暂时忘记了穆罕默德二世在君士坦丁十一世治下的君士坦丁堡屠城,萨拉丁与鲍德温四世在耶路撒冷的拉锯,或者查理曼大帝在比利牛斯山脚下与阿拉伯帝国的那些战争——这些历史的碎片都随风而去了。

苏腊马都大桥附近的基督教堂


以上为AIESEC赴印尼志愿者-田骏驰的故事。关注我们,获得更多AIESEC海外志愿者信息:volunteer.aiesec.cn

AIESEC 海外志愿者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