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脊之枪

字数 1924阅读 1249

(一)

我都忘记了怎么认识海德薇的,一个暗夜精灵女猎人,白发无面纹。

魔兽有一个定律,白发无面纹的暗夜精灵妹子一定是人妖。以至于多年后,我还是不敢确定海德薇是不是一个女生。我自己玩的便是一个人类女圣骑士,纯粹是因为好看,魔兽里有太多人玩女号了。

大概是在同一个工会的二团,是的,那年国服还停留在永远的tbc,那年还念叨着巫妖王之怒忘了开,那年还是要退团摸金上缴工会的。我们还不知疲倦嘻嘻哈哈每周刷着海山神庙马桶时,稳定出勤高于一切,时不时地会登上dkp网站看看自己名字旁边有多少分数。

可是就是这样的工会活动,我们只是听着ts里的团长指挥,做好自己的事情,集合开打,结束解散,中途偶尔有一些打字交流,只知道执行好分配到自己的任务就行了,因为你的失误可能会导致灭团。

(二)

那天,又是打完副本解散了,我喜欢一个人去地图瞎逛,美其名曰探索地图。

然后一边探索,一边看公会频道里聊天。那时候一个公会的聊天是最热闹的,深怕错过了公会聊天的消息--插科打诨,买卖物品还有组队拉人,样样都有。就在这一天,我遇见了那个叫做海德薇的猎人。

“有人来sw刷小怪吗?”

“sw是哪里?”我有点小白地问了一句。

“太阳井,需要一个奶。”

“我正好是一个奶,那我去。”我还没去太阳井,纯粹是想找点乐子。

“那你需求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来玩玩。”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太阳井小怪出一把叫做魔脊之枪的武器。

“好,那我们拉你~”

那天我知道了一个叫做sw的副本,一个刷小怪的地方。

(三)

当我第一次和海德薇组队刷太阳井小怪的时候,还有一个叫做男左的战士。

后来才知道,男左是海德薇的同学和男朋友,他们是一所医学院的高年级学生。

那时候我还在读大二,只是觉得和他们一起玩很开心,慢慢地,我们三个人就成了刷小怪固定队。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是打字交流。这个刷小怪主要是靠猎人的假死拉出一个近战小怪,如果假死失败或者拉出的不是近战怪,那就等着灭团吧。

所以,海德薇只要打出“失败失败~”,我们其他人就往外跑,腿短的还没跑出,就被小怪打死了。腿长的跑出去了,结果也死了,因为副本外有一群部落守着你。

为了方便发出逃跑信号,后来就缩写为“111111”。一次海德薇打出一连串的“1111111”,我们就赶紧跑,快跑到门口的时候,她又打字“我卡了!”。虚惊一场,以后卡了就打“222222”。海德薇拉小怪的技术并不是太好,经常失败,然后男左就开始说,用我给你的宏,很好用的。

有一天,海德薇拉怪技术忽然娴熟起来,每次都能拉出小怪;反而男左经常不开技能就挂了,t倒必然团灭,今天是怎么了?海德薇说,“要开技能,我是男左!”

(四)

如果就这样每天愉快地刷小怪,或许我们真可以刷到天荒地老。

直到出了第一把魔脊之枪,魔脊之枪这把武器是能拿长柄的几个职业在没进军太阳井之前最好的武器了,毕竟太阳井小怪出品,不能太差。

海德薇一直想要,所以男左就一直陪她刷,他们叫的dps职业很多是法师等布甲职业,这些职业需求的是裁缝图纸,和她不会有什么冲突。

偶尔叫了一个板甲职业,出了魔脊之枪被野人roll去了,从此她发誓不再找野人!不再找板甲职业!

我呢?开始的时候纯粹是好奇,想知道刷小怪是怎么回事?后来知道了魔脊之枪的好处,就开始打折戟的主意。不时开玩笑说,第二把魔脊之枪给我吧,我也想玩惩戒。

好的好的,没问题。第二把给你。她在UT语音笑着说着。

(五)

如果那天没有出魔脊之枪就好了。

出了!我的我的~海德薇高兴地在UT里欢呼。那天的团队里有男左,海德薇,我和一个法师。

男左放弃了魔脊之枪。

法师放弃了魔脊之枪。

海德薇选择了需求魔脊之枪。

需求物品框还在读条,越缩越短,我该怎么选择了呢?这把可是惩戒骑士毕业的武器。有了它,我可以不玩奶,玩惩戒了。好看,真的好看。这些声音充满了我的脑海,忽然自己成了魔戒里的格鲁姆。

这时候是一片沉默,大家都在等着我选择放弃。

我选择了需求,我完全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了。

短短几秒钟,魔脊之枪就掉进了我的背包中。

这时候又是一片沉默,海德薇离开了队伍,退出了UT。

“这把武器不是你的,你是第二把。”这是男左在离开UT说的话。我想解释,我想争辩,我想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我也默默地退出了UT。

游戏里我开始炉石回城,来到了铁炉堡,装备上了魔脊之枪,开始蹦跶起来。可我分明看见旁边的形形色色的玩家看到不是我的魔脊之枪,而是一种无情的嘲笑,一件破装备而已。

(六)

我摧毁了我的魔脊之枪。

第二天,我在公会里看见海德薇喊人刷小怪,我私密过去,我来。

一行黄字出现:该用户已经屏蔽了你。

我打字发给男左,我来帮你们刷。他回答:谢谢不用,你自个玩去吧。

看着已经附魔,镶嵌好宝石的魔脊之枪躺在我的背包里,我却完全开心不起来,鼠标点了下,输入完“delete”,按下确认就摧毁了。

退出游戏,删除客户端,再也没有碰过魔兽世界,因为看到它就让我想起了那把魔脊之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