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士奇与萨摩耶(致2014 巴西)

哈士奇喜欢到处跑,尤爱在冬天到处跑,最大的兴趣就是在雪地里到处跑。

哈士奇的主人叫多菲角,是个热血青年,心里黑乎乎的全是可可,但是他觉得全世界都是甜的,全世界每天发生的事情都是那么美好,多菲角热爱和平,世界和平是他此生最大的愿望,记得拉登被击毙的那天,多菲角高兴的睡不着,半夜里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凌晨三点钟就起来去烤箱里面蒸桑拿,蒸的心里面的可可直冲脑门差不点就一命呜呼了。

多菲角有个远房表弟叫多纳圈,多纳圈有个弟弟叫麦丽素。每四年的时间他们都要相约见一次面,记得他们上一次见面是2010年,好像是在南非,记得那一年他们没有见到曼德拉,因为约好见面的那一天,曼德拉的孙女出了车祸。这一次他们约在了巴西。他们兄弟三个的关系特别要好,但是他们每次见面就只玩一个游戏。对了,多菲角虽然叫“多菲角”,但是他并没有很多脚或者角,他只有一只脚和一只角。游戏是这样的,多纳圈的肚子中间有个洞,大小刚好能通过麦丽素,麦丽素喜欢被人踢,他觉得被人踢的时候是在偷取别人的能量,他曾经说过:如果这世上的能量是守恒的,那么别人踢我,我偷了他的内能,那么我如果被很多很多人踢,那我的能量将会越来越大,那时候我将成为一个超人。其实,麦丽素的物理没有学好,因为他被踢的时候的确获得了别人的内能,但是那些能量最终转化成了动能并做了功。但,这么深奥的道理麦丽素是不懂的,很多年了,他至今没有因为获得能量而长大或者膨胀,但他对于自己的理论深信不疑,还是被人踢的津津有味。游戏规则就是,多菲角用自己的那一只脚或者角踢或顶麦丽素,把麦丽素踢进或者顶进多纳圈的肚子则多菲角胜,顶偏了,则多纳圈胜。回去的时候,萨摩耶拉着多纳圈,哈士奇载着多菲角,麦丽素自己滚着回去。

2010年比赛结束的时候,哈士奇带着多菲角去了巴西,没有去里约,没有去圣保罗,而是去了巴西利亚,但是他们来的目的是为了了解一下环境,收集些环境信息回去分析,为2014年的比赛做好准备。巴西大部分为热带气候,但哈士奇和多菲角的家在西伯利亚,回到了家,多菲角发现自己由于过快过大的温差变化感冒了。吃了很多的药,多菲角觉得自己很痛苦,心里特别特别苦,因为他的心里现在塞满了银黄颗粒。

多菲角生病的这段时间,哈士奇一直照看着他,此时的哈士奇6岁,到2014年,它刚好十岁,而十岁的它即将寿终正寝。这天,哈士奇依旧照看着多菲角,在舔多菲角因为发热出汗而流出来的可可。小哈突然说:“盛会四年一次,但四年后陪你去的还会是我么?”多菲角睁开眼睛看着眼角闪着泪花的小哈,什么也没有说。他明白时间是生命的刻度,也知道2014年的哈士奇已经拉不动雪橇不能再带他去巴西。

今天是小哈的葬礼,多纳圈,麦丽素,萨摩耶全都来了,他们站在多菲角的身后祈祷着。有件事一定要说,多菲角没有去参加今年的比赛,他心里一直记着哈士奇说的:盛会四年一次,但是四年以后在你身边的还会是我么?

萨摩耶今年10岁,唯他最能理解躺着的哈士奇,有很多哈士奇和萨摩耶式的故事。

麦丽素虽然外表坚强,但是内心空虚,他其实承受不了忧伤,一包里面有很多麦丽素。

多纳圈中间是没有芯的,很多多纳圈整整齐齐的排在盒子里,但你从一头看去能看见另一端,很多个多纳圈在一起,依旧是没有芯的。

多菲角是饱满的,柔软的,在没有喝银黄颗粒的时候咬下一口绝对是甜的,但即便是这样的多菲角也是好多个一起被堆在小卖部的箱子里。

世界杯四年一次,四年后周围的人若只有增而没有减,会是件比夺冠更令人心醉的事情吧。

2011-06-1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