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

冬天起床是件痛苦的事儿。

现在蛋哥上学不得不起,孩子白天有固定时间睡觉,睡眠充足,所以早上醒得早,他一睡不着,我们也就睡不了了。

虽然穿过小区就是幼儿园了,但是我俩谁都不想送他去,这两天醒过来在床上我们三个就会围绕着谁去送他上学讨论一番,今天引导得好,孩子一定要让妈妈送。

其实大人的承受能力往往不及孩子,孩子不会因为天太冷而不想上学,而我们会因为天太冷不想送上学,这是不是怕吃苦?

说到吃苦,昨天骑着摩托车在外风吹一天,今天我俩双双感冒,市区停车不方便,穿街过巷还是摩托车灵活一些,效率更高。

能忍受一天刺骨的寒风,这算不算能吃苦?但比起环卫工人,大爷大妈们,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每个人的状态都会因为环境不同而不同,每个人都有两面性,多面性。

上午去昨天的超市进行更深入地沟通,最终达成合作意向,昨天做的功课起了作用,但更主要的还是利益的分配,有舍才有得,把利益让出来,把服务做到位,事情自然就促成了。

中午回姥姥家吃邻居的喜酒,丸丸看到我,就黏上了,不带着不行,我也狠不下心来,年底了,手头紧,投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下午带着丸丸一起去筹钱进货,刚刚好赶在蛋哥放学时回来。

本来老婆打算带他俩去玩玩的,我状态不太好,下午感冒有点加重,就做罢了。

每次在姥姥家,看丸丸可怜就带过来,每次带过来,就后悔,小丫头精力太旺盛了,哥哥都睡着了,还各种折腾,老婆状态也不太好,搞得我俩都精疲力尽。

蛋哥上了2天学又周末放假了,明天还是把两个孩子送回姥姥家吧。


12/365 @2018

日记每天更新,微信公众号:摇摇日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