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执手,已然白头——霍乱时期的爱情

人总是习惯性的逼迫自己去看经典,我也不外乎此类。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两本著作《百年孤独》和《霍乱时期的爱情》,早已风靡各大读书榜单,当初我也跟着淘了两本回来看看。细细想来,两本书也随我近三年了,一本仍旧束之高阁,一本也是最近才看完。

看霍乱的时候,每次草草翻过十几页就放置一旁做别的事去了。我原以为这是本爱情小说,语言该是炽热暧昧的,情节该是罗曼蒂克的,像莎士比亚,像茶花女。然,故事的开篇就是晦暗的自杀,迟暮的老人。是有些失望的。

书读了三分之二,乃至更多,给我一种在看艳情小说的错觉。弗洛伦蒂诺.阿里萨一边自诩对费尔明娜.达萨忠贞不渝,一边与各式女子发生性关系。此外,还把自己的每段艳遇都记录成册。加西亚.马尔克斯给其中的几段关系带上了爱之名,但在我看来更多的是满足阿里萨的淫欲。也许,是中西方文化的差异,书看得我很难受,在爱着一个人却又得不到的情况下,接连与更多人发生了关系,欲望满足的同时,还不忘心灵上的自我陶醉,看,我只爱着费尔明娜一个人。

书快结束的时候,我问自己,这样一本内容堪称淫乱的书为何会被人评为20世纪最伟大的爱情。在中国理想的爱情观中,爱,意味着忠贞,身体和心灵都不能背弃。既然爱了,就该一心一意,从一而终。可,那只是理想。人是社会动物,有动物的本能,几十年的日日夜夜,坚持一件事是何等艰难。当岁月流逝,当皱纹爬满曾经青春的面颊,当只有一个人还留在过去,坚持着从不曾为人诉说的爱恋,当看着那人嫁为人妇,看着她儿孙绕膝,看着她和另一个与她分享同一个姓氏的男人在大庭广众下琴瑟和谐,看着她对自己报以的千篇一律的,疏离有礼的微笑......有那么多不该坚持的理由,可,阿里萨都走过来了,她始终是他心中的花冠女神。即便他的身边不乏年轻貌美的爱慕者,即使岁月已侵蚀了她娇媚的容颜。

霍乱,不仅是一座城市的灾难,也是阿里萨一生的魔念。这本书写的更像是一场无望的单恋。

“那个世界上他最爱的女人,那个他毫无怨言地从一个世纪等到另一个世纪的女人,很可能会来不及挽着他的手臂穿过到处是圆形坟冢和在风中摇曳的罂粟花的漫漫长街,帮助他平安到达死亡的彼岸。”

他苦心积虑地,病态地试图保持健康;他为了延缓衰老和自己的秃发进行伟大徒劳的战争,等待爱人的丈夫的死亡。

乌尔比诺医生的去世是他的契机,对于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讲,他们的爱情是不被看好的,那个年纪,最大的斗争都是与时间的,活下去,谁也不会在这个年纪还能有曾经的勇气去追求虚无的爱情。然,两千多年前,也是位老人,却告诉我们七十而从心所欲。他们没有多少时间了,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的等待,是多少人的一辈子,“一生一世”,与他们而言,这早已不是誓言,而是实践了一辈子,而现在,终于有了睁大光明说出这份隐匿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爱恋,给它划一个完美的句号。

没有出轨的爱情是一场童话,真正打动人心的,是已阅经千帆尝尽红尘却还怀有赤忱之心的人,是岁月苍老甚至上帝也无法阻挡追求爱情的勇敢与决心。

和经典的对话需要人生阅历的沉淀,二十几岁的我还未经多少风霜,也许若干年后,当我再翻起这本书,又会有另一番不同的见解,关于婚姻,关于爱情,关于人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