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寄生在沙发上

96
阿冼兄
2017.12.04 12:01* 字数 2278

我在沙发上度过这个夏天,窝在沙发上度过这个夏天。

沙发是暑假前买的,浅绿色,大小适中,刚好能让我躺卧着,一边枕着头,一边承着脚。

我窝在沙发上,吃饭、睡觉、打游戏,无所不能。

电视机在脚下偏左的位置,枕着头刚好就能正视,脚趾头一伸就能到达开关。

脑袋旁边就有个插座,两插口和三插头都有,手机充电方便快捷,不要充过头就好,就担心爆炸。

空调遥控器在茶几上,触手可及,冷了调高温度,热了调低一点。

沙发上还准备了一张小被子,睡着前盖上,不会着凉。

我不用离开沙发,都能生存下来。

每天早上,父母为我准备早餐。

白天,女朋友会来我家玩,和我呆着。我早给她配了钥匙,她跟我父母也早已熟络。

女朋友在我家,有时陪我玩游戏,有时自己去看书或看片子,有时间也会跟我在沙发上来一回合,中午会做饭给我吃。

同学们都很羡慕我,羡慕我拥有开明的父母,体贴的女朋友。

晚上,父母回家,做好饭菜会乘一碗给我。我食量不大,一碗就够。

我窝在沙发上,吃饭、睡觉、打游戏,无所不能。

我窝在沙发上,决心将暑假前买回来的游戏碟全部打爆。

对了,那台游戏机也在我身旁,那一叠游戏碟更不用说,换碟什么的随时操作。

其实我也有要离开沙发的时候,比如洗澡。

不过,我会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因为我总是打游戏打到睡眼朦胧,才会想到洗澡,好让自己恢复精神。

而那时,家里人都睡了,女朋友又不在过夜。

所以,我给他们的印象,就是我从来没离开过沙发。


你现在整天都呆在沙发上了。女朋友说。

女朋友不是个喜欢逛街的人,不是个喜欢吵吵闹闹的人,喜欢静静地呆着,挺符合我的胃口。

但每个人,总会有逛街的时候,尤其女孩子。

女朋友想去逛街,买两套新衣服。

给谁看?我说。

女朋友有点生气,说我整个假期都呆在沙发上,像寄生一样。

夸张,我有长青苔吗?

女朋友听着就笑了。

沙发都发绿了。她说。

沙发本来就是绿的。我说。

我不管,我要你陪我去逛街。她说。

我粘在沙发上了,起不了。我说。

我天天陪你,你就陪我一下嘛。她求我。

这样挺好的,反正我对你的着装也没要求。我说。

午饭过后,女朋友又劝我陪她逛街。

我如你所愿,就当我寄生在沙发上好了。我说。

晚饭要回家,只有下午了。

女朋友不肯放弃。

无论如何催促我,我仍然寄生在沙发上。

女朋友抱着一肚子怨气走了。

午饭的餐具还在我旁边。我忙着通关,没想过要收拾。


傍晚,父母下班回家。

爸爸见我连中午的餐具都没有收拾,将我臭骂一顿,将我在整个假期所做的一切都数落一番。

我想女朋友跟他们通过气,知道我白天的所作所为,连这件事也顺带说了一遍。

你整个假期就躺在沙发上,有什么用。爸爸说。

对啊,其实我什么都没做,只是窝在沙发上,吃饭、睡觉、打游戏,为何如此激动。

我有起来洗澡的。我说。

爸爸暴怒,青筋凸显。

我戴上耳机,一边听歌,一个通关,对他的数落不闻不问。

我决心坚定,这个假期要寄生在这沙发上,完成我的通关任务,完成我游戏中的人物使命,让我能在游戏中获取荣耀而倾尽全力。

爸爸生气,关掉电视。

我伸脚打开。

爸爸又关掉。

我再开。

爸爸再关。

我盖上被子,睡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厅子的灯关了,想必是凌晨。

我精神不振,打算去洗澡,然后继续我未完的征程。

但我起不来,像被粘在了沙发上,我的手,我的脚,我的头发,我的皮肤,我的衣服,凡事与沙发触碰的位置,都像被粘住一样。

我深深吸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要站立起来。

站起来了,可是与沙发触碰的部分,拉成富有弱弹性的胶状,让我全身火辣辣的。

而当我站稳时,那些胶状部分像弹簧一言突然收缩,将整张沙发扯了过来。

哐当一声,我被沙发压得脚软,整个人往前倒下。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真不该说自己寄生在沙发上,居然在梦里实现了。

该梦醒了。


再次醒来,爸爸、妈妈、女朋友都在我的身边。

妈妈说我昏倒,好在及时发现,将我送到医院。

医生说我没事,只是受到撞击晕倒,醒来就可以出院。

我脑袋确实挺清醒的,也没有打点滴,身上还穿着居家服。

奇怪的是,我是在医院,但不在病床上,我正躺卧的地方,目测比不远处的病床要低一点。

走吧,不要再打游戏了。爸爸说。

行啦,儿子知道的了。妈妈说。

来,我扶你吧。女朋友说。

你不生气了吗?我说。

反正我也不太喜欢逛街,算了,不要提了。女朋友说。

我正想起来,发现身体很沉重,像背着一坨很重的东西,根本起不来。

伸出手,让女朋友扶我一把。

双脚着地,起,全身又是火辣辣的,皮肤都扯裂开来。

我侧首一看,仍然跟沙发粘在一起。

爸爸走过来,顺着我站起的趋势,扶着沙发,让我不至于太疼痛,也不让我失去平衡,再次倒下。

我,我怎么还跟沙发粘在一起?我还没醒吗?

说什么废话?你还想睡吗?爸爸不耐烦。

你别这么吼他,他还不习惯。妈妈劝说。

什么不习惯,都躺了一个假期了,还不习惯吗?

我怎么还跟沙发粘在一起?我转向问女朋友。

不是粘,是寄生,你看。女朋友说。

我定睛细看,发现皮肉和沙发相连的部分,不是粘黏起来的,而是有根筋连接着。

有点像连体婴,医生说,不能随便手术分开,会有生命危险。妈妈说。

医生还说,你以后不用另外吃东西,沙发会输送养分给你,让你填饱肚子。女朋友笑着说。

还不用睡觉,一样有精神,满意吧!爸爸说。

我举步前行,走了两下,全身异常沉重,到第三下已经筋疲力尽,还是爸爸在后面扶着我。

躺下吧。

爸爸帮我躺下来。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大声吼叫。

你不就是想这样吗?活该!我爸说。

你不是就喜欢一直窝在沙发上吗?我妈说。

你不就想寄生在沙发了吗?如你所愿啊!女朋友说。

我躺着,看着天花板,想到往后的日子。

我想到自己还有很多事没做,以后背着沙发,该怎么办?

啊!

啊!

啊……

我想去踢足球,想去徒步旅行,想去追求我喜欢的事业,想去……但我寄生在沙发上了。


————————————————————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