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温柔在等你

1

紫茉是我的闺蜜,有着姣好的颜,虽算不上国色天香,但也清秀可人。她是那种让人见到特别舒服的女生,每每见到她都是嘴角上扬,露出洁白的牙齿,瞬间阳光明媚,没心没肺。

都说爱笑的女生运气都不会太差,可是在我看来你要碰到对的人,愿意沉溺于你的笑意莹然里。所谓的红颜祸水,也不过都是烂桃花泛滥。

紫茉就是这样,笑颜里永远是百般如意,内心深处已被霍昌远折磨的伤痕累累,犹如拍打沙滩的浪潮,此起彼伏,卷走细软的沙子在海水里来回翻滚,潮水退去,海面恢复平静,沙子仍安详的躺在那里,可是这样的祥和又能维持多久......

2

霍昌远,一家很小IT公司的股东,近几年公司发展还算可以,已经为他奠定了在A市活下去的资本,短短3年的时间,他已经从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摇身一变成为房子车子傍身,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有为青年”。

说实话,霍昌远是那种身材瘦小的男生,长相里没有男人该有的大气,后来从紫茉那里得知,原来心胸也一样的不大气,不仅如此,还是一头脾气死倔的驴,认死理。自然,这种人,嘴巴也不是甜的,从来不会说好听宽心的话给紫茉,想想都觉得难为紫茉了,跟着这样的男人,生活会是怎样的难熬。

女人是水做的,这是当然。是清是浊,是活水还是死水,这要看池中之物为何。

3

再次见到紫茉,好像是过了很久很久,这期间我知道她拼命的工作,以此来平添感情空缺的荒芜,虽然身边从来不缺乏异性的追求,但就是没有感觉,也不想再次陷入毫无安全感的情感纠缠中,与其两个人爱恨厮杀,不如一个人淡然如水,亲吻夜空。

对的,就是想要这种不费心力维护的爱情,不用担心一张开眼独留自己的恐慌;不用担心自己生活的懈怠而令他反感不已;不用担心自己的妆容不精致,不够赏心悦目,而令他左顾右盼;不用担心某一天,他的前任突然跳出来,打搅你们的生活,令他乱了分寸。

所有的这些在遇到真心疼惜你,爱护你,甚至是先爱上你灵魂的人时,都只是徒然。他会令你觉得安心和怡然,或许欠缺了浪漫,但却长长久久,像一面城墙,为你挡去所有的磨难和风雨,生生世世守护你,矗立成永恒。

4

“我结婚了。”紫茉说,

我诧异并调侃到,“请问紫茉小姐,你的郎君是哪位翩翩公子?”

“曼儿,我现在非常郑重的告诉你,我—结—婚—了。”

随后从包里掏出一本红的耀眼的结婚证在我面前晃了晃,轻拍在桌面。

我仔细端详着这本圣洁的证书,惊讶于紫茉的神速。

“好吧,这位小姐,你现在可否如实招来,这位男士是何方神圣,竟能如此轻而易举获得小姐芳心。”

紫茉娇羞的小脸庞已然绯红一片,甜蜜了整个空间,凝固了那片时空......

5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霍昌远这个名字,也就是在那一刻,我祈祷这个男人会对紫茉好一辈子,是真的好!

其实,紫茉和霍昌远的认识,完全归功于霍昌远的朋友廖凯。

最初,是廖凯追求紫茉并通过各种方式想讨得紫茉的欢心,可是感情这种事情真的是需要心电感应的,廖凯真的不是紫茉所喜欢的类型,就连做朋友,都会让紫茉觉得不舒服,可是怎么办呢,紫茉是善良的,不愿意伤害廖凯,只是刻意的选择回避,希望他能够感觉到。

一个晴朗的夏日午后,廖凯打电话给紫茉约她出来散散心,紫茉躺在床上,正百无聊赖的翻着杂志,接到电话,想着正好要出去晒晒太阳,杀杀菌,这夏日阳光肯定会让自己酣畅淋漓,霉运全无,从此生活一片坦荡呢。

想着,也便欣然赴约,廖凯说,今天会带她去朋友家玩,正好哥们也好久没见面了。

紫茉倒是觉得去哪里都无所谓,反正见见人,说说话也好,总比失意在自己的世界里好。

可就是这个无所谓,让自己碰到了一辈子死磕到底的人。

6

两个在夏日里热到光着膀子的男生站在紫茉面前,让紫茉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此时的紫茉一点儿没有局促的感觉,倒是这种画风让她感觉到了朝气,对,就是夏日里该有的样子!

紫茉打量着这两个男人的居住场所,很是陈旧的两室一厅的房子,客厅没有窗户,黑到开了灯都觉得灰暗,因为彼此打招呼就是矗在客厅,所以紫茉略显矜持的用余光扫了眼右手边的卧室,紫茉顿时觉得这个屋子就是再怎么气场强大甚至明艳照人的人物都难以让这里蓬荜生辉,刚才还觉得对面两个男生是夏天的,现在竟然感觉到有些颓靡,瞬间有想逃离的冲动。

其中一个男生好像觉察到了紫茉的不自在,也好像为他们的毫无准备感到抱歉和尴尬。

“廖凯,你和紫茉稍微等下,我们收拾下,咱们下去吃顿便饭。”

紫茉有些好奇,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算了,反正也就一顿饭的交情,何必想太多。

可是,缘分往往就是在你不经意间造访。他就是霍昌远。

7

······

时间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半年有余,又是一个炽烈多情的夏日午后。

紫茉正想着午饭吃点什么时,电话铃猝不及防的想起来,

“紫茉,我是霍昌远,好久不见,你还记得我吗?”

霍昌远?紫茉在大脑里迅速的搜寻着关于霍昌远的记忆······

自从上次和廖凯见过他一面,一起吃过一次饭后,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和交集。廖凯也在剃头挑子一头热的单恋下,最终决定放手,回了南方,投身到已具规模的家族事业中。

鬼知道,他怎么会想起紫茉,而且是这么久以后。

“哦,霍昌远,记得,好久没联系了,有什么事情吗?”

紫茉对霍昌远是有印象,因为紫茉觉得霍昌远身上有一种倔强,孤独甚至羞涩的气质,言行举止间都挥洒着大男子主义的“派头”。女人对这种大男子主义的东西真的是又爱又恨。虽是如此,霍昌远并不是紫茉心里心仪男人的标准,起码他没有175cm以上的身高。

没办法,女人这种生物,本就是感性多于理性的。更何况,在对于男人身高这里,好像只有“高”才配得上玉树临风,才能让女人更有小鸟依人的感觉。

“紫茉,今天我一些哥们来A市了,约好一起去郊区逛逛,一起吧!”

紫茉确实是想出去逛逛,自从大学毕业,一直为生计奔波,好像生活也就A市那么大,还从来没有去过郊区,不知道郊区是不是有山有水,有和市区不一样的风景。但是就她和霍昌远的交情,再说了,人家是一帮好哥们聚会,我凑什么热闹。

正在犹豫不决,霍昌远好像听出了紫茉的为难,

“紫茉,没关系,我那些哥们都是成双成对的,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你正好和我做个伴,再说了,人多也热闹。”

紫茉一想也是,反正他们也是成双成对,没有人会在意自己吧,就当是搭顺车去郊游了,于是匆忙收拾好东西,赶去有所期待的郊游。

8

自上次紫茉和霍昌远一起出游后,他们之间似乎就默契升级了彼此的关系,比友情多一些,比暧昧少一些,这种暖暖的感觉恰到好处,可是注定做不成男闺蜜。

没多久,他们就相约去了KTV,在歌声中宣泄彼此生活中的挫折、困惑、苦衷和不为外人道的情绪,紫茉在唱完张惠妹的《勇气》后,像是找到了真的勇气,可以直面以后的感情和生活。

当时钟跨过12点钟时,紫茉的困意也席卷而来,她并没有觉得不妥,在沙发上睡去。

朦朦胧胧中,他感觉脑袋后温热而舒适,软绵绵的,像是手掌的温度,噢,就是手掌的温度,是霍昌远的手!

霍昌远正坐在沙发上,两只手手心朝上,正垫在紫茉的脑袋下,两只腿自由落体端放着地支撑着自己的双手和紫茉的头,这个温情的画面让你不敢不相信,爱情来了。

就算是聒噪的地方,此刻周围的一切都仿佛静止,一切都因为爱情的到来而格外圣洁,光彩熠熠。

霍昌远就这样坐了一整晚,不敢挪动,就怕打搅紫茉,让紫茉感到不舒服,或许霍昌远就觉得这样一辈子也是幸福的。

紫茉熟睡的样子像极了小猫,长长的睫毛盖在眼睑上,偶尔微颤一下,霍昌远的双手像是感应一样,紧紧扣紧紫茉的头,生怕紫茉就此溜走,一定一定要罩紧这个娇俏可人的小妖精。

……

确实是这样,霍昌远的举动成功俘获紫茉的芳心。


(未完待续)


《我的温柔在等你》还在继续哦,曼心准备分三节写,此处po的是第一节,在第二节里我会写写紫茉和霍昌远的婚后二人生活,浪漫自在同样伴随着鸡飞狗跳,喜欢的小伙伴们可以关注,期待一下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是的。我只是个普通人。我是一个全职妈妈,重度懒癌患者,每天都在焦虑中惶惶度日,每天夜里想着千条路,可是第二天早上继...
    菠萝菠萝蜜19阅读 1,993评论 0 3
  • 给群主的一封信 亲爱的群主您好: 5.20到了!先跟您说句: 我们爱您! 谢谢群主给大家提供这么好的交流平台,...
    牟敏阅读 45评论 0 0
  • 1.在喜马拉雅上听到一篇好文 风格和内容都是我喜欢的 2.今天是母亲节 妈妈说没什么节不节的 希望我快快乐乐的 3...
    錢谷阅读 136评论 0 0
  • 束发着冠拜学堂,谈笑如故结金兰。 敢问兄台阁下是?上虞小可祝英台。 【2016,2,27。三古月南】 【QQ:15...
    三古月南阅读 65评论 0 0
  • 周逸尘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冷玥在书桌前工作,认真工作的冷玥面无表情,看起来更加清冷与孤傲,可是周逸尘觉得这样的冷玥...
    老藤树阅读 217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