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行走日记(34)

字数 1091阅读 44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晴

早起告别藏族小伙伴次卓,谢谢早餐和哈达。

明明知道身上就剩20块钱了。去拉萨的车票需要160左右,只好和冬瓜在318搭顺风车。我们俩有过白坝检查站约有100多米,寻摸着这个地方容易搭车,就停了下来。

我破釜沉舟的对冬瓜说:如果拦300辆没拦到的话就徒步回拉萨。万万没想到,拦到第四辆车就拦到去日喀则的车。

一位出差日喀则的藏族司机愿意搭我们到日喀则市里,剩下的路需要我们再想办法,这已足够让我欣喜若狂了。

一路上慢慢了解到藏族司机大哥叫索朗顿珠,他很热心跟我们讲了很多西藏的宗教文化,让我们从另一个层面了解一个更原汁原味的西藏,还给我们看他的佛经和收藏的藏传佛教的纪录片《寻找最后的香格里拉》。

大哥告诉我们他自己文化程度低,但一直相信藏传佛教。他认为生命是轮回的,在某个轮回中也许大家就是兄弟姐妹或师长父母的关系。所以让我们搭顺风车关照我们就等于是关照自己的亲人朋友。

当我聊道曾在北京和成都都有了解到有藏传佛教学院,很多汉人也在学习。  

索朗顿珠说:是啊,你们汉族人很多人都在学佛学,但大多数人都不信佛;我们藏族人大多数都没学过佛学,但全都信佛。

听了大哥这句话,竟无言以对,扭头看窗外的风景了。

5个小时的车程到达日喀则,告别藏族大哥。简餐过后,继续搭去车。

第二次拦车,在拦了100辆差不多的时候,一个成都的大哥 川A的雪佛兰把我们捡了,这位大哥在日喀则经营餐厅,正好开车回成都休假在路口遇上我俩。经过6个小时,终于又回到了拉萨。谢过四川的大哥。和冬瓜赶往拉萨城(这下除了马车之外,警车,越野车,轿车,摩托车,卡车都搭过了,也算圆满喽)。

和冬瓜走到布宫广场的时候,又看到喷泉,广场舞,两人相视一笑,两个异乡人在离别拉萨将近20天后竟对拉萨产生了深切的亲切感。

广场上依然不乏世界各地的观光客,然而我裤子膝盖处叉了很大的口子,一迈大步,整个膝盖就钻了出来,想买条裤子,囊中羞涩,突然觉得有点脸红、羞涩;和冬瓜去一家小川菜馆吃饭,一人一份面,看到电视上的美食节目北京簋街,突然笑着对冬瓜说:我要回去好好挣钱买好吃的了。

想起有几个月自己连个水果也没买过了,想起这几个月几乎上兜里只有那20来块钱,几乎上快忘记自己想吃的想要的好东西了,想着童童和star快来拉萨了,可能连请她们吃奶酪的钱也没有了。。突然觉得自己稍微还是有点辛酸加落魄的,穿个破裤子在拉萨街头穿过,嘿嘿,有点自虐嫌疑么?应该不是……

是不是自己太庸俗了,太世俗心了,这不挺好的么,有吃有住的。也许更应该锻炼一下心灵的力量了。

以为自己在西藏待久了心灵上会有所成长,但是今天才发现,原来并没有。喜乐自由之心还是被庸俗之物所困扰。

不管怎样,又回到了拉萨,还是很开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