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回家,收获居多(外一篇)

      晚春四月, 阳光正好,一家人想回趟老家游玩。如今村村通就是好,条条大路通村里,再也不是以前的坑坑洼洼的小道了,自驾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生我养我的老家。

    老家前有山后有水,风水宝地,虽是个不起眼的小山村,以前却出了不少的大学生,还有几个硕士研究生呢。时常被临近周围村的家长拿来做典型教育自家孩子。但他们深知,往往穷人家的孩子有出息,吃糠咽菜也供备孩子上学,孩子感知父母的不易,才会倍加努力。

    吃苦菜的苦,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在家吃着父母准备的野菜大餐,感觉甚是温馨,这些在城里吃不到的稀罕物。鲜嫩的苦菜子,带着花咕嘟的婆婆丁,妻高兴的像是广告代言人说“蘸着甜面酱,苦中带甜,甜中带有一些苦滋味。好生活好滋味,好吃还败火”。

      父亲是拿来直接吃。他们这一代人大都吃过苦菜子,白蒿芽,婆婆丁一类的野菜,吃过苦受过累,稍微加点粗粮面做些菜团度过无数挨饿的日子,如今条件好了,大鱼大肉吃腻了,或者说不敢吃了,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条件好了,反而不如以前健康了。

      父亲吃过的苦我是知道的,从我记事起历历在目,耳濡目染,我也是拿起来直接吃,生活的苦谁没吃过,比起吃苦菜子的苦简单多了。

      每年吃新鲜的苦菜子父亲总是说,“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苦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种滋味。净吃苦菜子才能体验生活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句话不知听过父亲说过多少遍却一直没有让我感觉到他的唠叨。相反,每当我感觉生活又苦又累委屈烦躁的时候,父亲的话语,苦菜子的滋味总能让我少些抱怨,总能让我找到甘甜快乐生活的动力。

      儿子看着我和他爷爷整棵整棵的将苦菜子吃掉,好奇的问,“吃野菜不是刚吃叶子吗?你们怎么这种吃法,让我想到了一个成语叫斩草除根。”

    我笑着非得让他尝尝整棵苦菜子。

“你整天上网课抱怨有点累,吃点苦菜子,让你知道什么叫苦,吃了它或许才知道到好好学习”。

现在的孩子野菜一般都不怎么感兴趣,更何况是苦菜子。他们这一代人对挖野菜吃野菜的感受——新奇、好玩。或许永远不会读懂老一辈对挖野菜吃野菜的那种特殊情感。

儿子勉强的吃了几个苦菜叶子,还蘸着甜面酱吃的,就嚷嚷着说是受不了苦。

“太苦了,受不了,爸爸你是不是想强迫让我体味一下,爷爷给我讲的当年红军过草地的艰苦滋味吧”

      我试着用他爷爷的话开导儿子。

“今天让你尝尝野菜的味道,并不是难为你,而是让你懂得。吃的今天的苦才会有后来的甜,在学习上要学会吃苦勤奋,有句话说的好,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儿子认真地听着我说着话,竟然不知不觉吃掉了两整棵苦菜子,看起来又很高兴,卟咂卟咂嘴道“吃着吃着也没那么苦了,我也是能吃苦的人了”似懂非懂的年龄,但愿儿子在学习上能主动吃苦,能够吃苦,苦尽甜来!


大自然是我们创作灵感的菜肴


      吃过午饭,妻提议一家人去爬山,顺便带着袋子和铲子挖些野菜吃。孩子一听,别提多高兴了,宅在家里封闭式上网课实在是憋屈坏了。儿子搂着她妈的腰撒娇卖萌的笑道,”还是让我体验一把放虎归山的感觉吧!”

    带上口罩走在上山的路上,人很少,偶尔遇到几个人也是本地给自家城里孩子挖野菜的。可能还是因为疫情,整座山道,快成了我一家人的专场了。这样也好,毕竟安全第一。

      伫立在半山腰,我们一下子被山下的田野吸引住了,一片片的麦苗正在返青后的拔节,碧绿的叶子有力的舒展着,无不透出旺盛的生命力!

“爸爸妈妈,你们快看!”

儿子被那麦田中夹杂着一排排油菜花吸引住了。

“课本上的“绿油油金灿灿原来这么美,不亲眼看到,真是难以想象。”

        看来他把书本上与此时景象联系起来了,看着他大呼小叫这么说,我心里特高兴,继续启发他,“你看看对面的山上,再看看咱们的附近,你想想有句唐诗是怎么说的来?”儿子看看远处再看看近处,思索了一会儿,惊喜的喊了出来“草色遥看近却无,原来就是这样”

      儿子宅在家里好多天了上网课,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前天老师布置的作文题目就是《四月的春》,他一筹莫展抓耳挠腮苦苦思索就是写不出来,最后胡编乱造查百度七拼八凑完成了一篇。被老师批阅为差评,为这事他心里还一直耿耿于怀呢,我想,此时此刻,如此美景,置身与大自然,亲自观察,眼前的闪眼的黄灿灿与随风摆动的绿色在田野里交错,他一定会写出一片美不胜收的生动的好作文来。

      这一刻,我意识到这次带孩子回老家算是时光最好的安排,亲近大自然,感触一下春天的田野大地,美景净收眼底,远胜于让他在家死记硬背一百段描写春天的句子。

      我也是空余时间喜欢写些东西,有时候被约稿时也是感到无处下手,看到此刻孩子,写东西莫过于来自亲身观察去发现去感知。创作的素材一切来源于生活的点点滴滴,大自然就是我们创作的佳肴。

      漫山遍野阵阵清风一吹一股槐花的清香,妻决定不挖野菜了,前些天父母给挖的还有不少,孩子们都不爱吃,去摘些槐花做美食也许更稀罕些。

      不远处,有一家放蜂的,一个简陋的帐篷,十几排整齐的蜂箱,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往年,我们都是在初春来老家游玩,带着袋子和铲子,挖些城里孩子见不到的能吃的野菜,让他们识别一下,浏览一下大自然的那油画般得美。

    这次,满眼都是艳艳的色彩,放眼望去,一瞬间仿佛满世界都是花满世界都是色彩斑斓,竟觉身处这大自然里其美无可比拟,令人心愉悦满心欢喜,远看绿油油的麦田,金灿灿的油菜,近观黄白色的槐花,山道两旁一些不知名的小花花也特可爱,才鼓起的花蕾和刚开的小花儿,乡村山间常见,花朵虽小,放大后拍,还是挺惊艳的花儿,随处晕染出一种生气勃勃的生机。置身在大自然,你中有我,我心有你!

    写到这里,我不禁莞尔一笑,这次回家,收获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