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土论《学徒》

文/小叶


没有学过服装设计的洗碗工,不是一个好的茶艺师。

在从前,学徒是一项技术的唯有“敲门砖”,偷师是“不择手段”的小人干的事。

从学徒这件事上我大概想通了一些市场的“理”,因为昨晚太晚了,便强迫自己入眠,现编辑给各位看官。


一 买花架这个事儿

店里缺个摆设,文化墙的洗手台太小,镜子也小,墙面显得太空。我寻了之前的做家具的朋友,看了,外观都还凑合,就是价格天差地别。一位小伙子,虚长我几岁,我之前在闲鱼上认识的,他的要价永远是最高的,我说“太贵了”。就招呼店里客人去了,没想和他砍价了,虽然我“巧言”。他发信息过来说“您出个价,让我死得明白”。我说的意思大概是:“别别别,没这么严重,你这柜子好,不适合我而已”。

其实两家我各想在他们家买一件,都支持支持,两件东西呢两家都有,于是我已经决定在小伙子家买花架,在另一家买条案。

直到晚上,小伙子又发了两张照片,诚恳的样子和我说最低价是多少,明天一起送过来。我说别勉强,我说你再开个实价,可以明天就送,不可以的话,明天也别送了,花架答应买的,你就送过来。条案我在别人家买。

我猜出了他价格偏高的原因,也看出这“直爽的人”如此迫切成交的原因。我说人家做了二十年,你做多久啦?他回答说两年不到。

这就是混迹市场的区别。

之前我做服装的时候,看到很多小年轻设计师,设计的产品,以市场经验纯熟的设计师产品价格,敢并价齐驱。讲真,什么烂货,我一件都看不上,尽管相对于我而言,比我厉害得多。

因为从业者自己没经验,致使成本上升,要让顾客买单,这不是市场正确逻辑。

从前沙硕他们叫我“差不多先生”,因为我做手工,家具这些,都是百分之八十五就满意了,因此总有瑕疵。像此类状况,自己的“亏”就要自己吃,无法推及市场,更何况让市场承担?因为自身原因致使成本上升来提高行价,除了捣乱市场,我不知道还有其他什么名词短语可以定义这个行为。

那么为什么我说需要有“学徒”这个过程呢?尤其是“文化艺术”行业,简单归纳,一则学技术。找了位行业前辈,学习真正的技术,这是第一,也是基础。二则因为前辈们的资源因为运用几十年了,各个渠道成本总比生瓜蛋子进入行业找寻的成本来得低,这里面有的是交情,时间价值可高可低,除了硬性的“成本”,时间价值的上升空间,因为这个人情而愿意分文不取的“赠送”,那就是成本低的一个原因,也是一项“本事”,假如,少一块,按市场倍率五倍的话就少了五块,这在行价里是不是变成一大优势?

正如做家具这哥们,如果他混得好,认真跟师傅过,有了正常的资源,就直白一点说,喷漆师傅少收他两块钱,他的市场价就可以比“行价”低了,这也就是别人给我一千一个条案,他给我报价一千八的原因。

当然我接受一千并不是说我赚大了,而是对方也有合理利润在,那么爽快的交易节省了时间成本,便又是一项收入。

这位哥们说要拜我为师。我可当不起,有空常来喝茶吧。

没有学过服装设计的洗碗工,不是一个好的茶艺师。不想当一个好的洗碗工,不是一个好的茶艺师。

我希望我每天一早过来都有很多的杯子,盖碗,壶,洗。

做任何生意,到最后其实都是做人,这便是“人文”,任何创意,亮点都无法支撑一个事业永久的,唯有秉承的原则,信念,那时身边聚了这些志同道合的人,便可当“甩手掌柜”了。

一个好的、有生命力的企业,(或者说一项事业)一定是高标准,来提高个人,筛选人才,也因此,个人才能在将来高福利诱惑下坚持陪伴,如果一个企业的标准是可以随时为了符合从业人员而降低,那么,几乎是死亡告终,无法成为百年传承的企业。

于是我在这个过程中,思考,学习如何控制自己的“欲望”,顺着别人走,无论对否,顺着,看着这件事的结局,便是自己的“经历”——实验报告,而一件事的对与否,无需你的判断,事情本身会呈现,因为人的判断,无疑是最不坚定的。——2017.8.1 凌晨


2017.8.11 上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