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阳光正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

余一手里拿着这串陌生的数字,在哪里徘徊着,组织好,求职的语言,想该如何简明扼要的表达自己的话。终于,她拿起手机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喂,是诸葛先生吗?我是来应聘的。想问你哪儿还招人吗?我想,我很需要这样的一份工作,并且,我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

简单几个字,用了余一大半个小时,才组织好的言语,她生怕对方说:嗯,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这儿不需要人。我想这是余一,最怕听到的话了。

“你好,这位小姐。”此刻余一的心几乎提到嗓子眼了。“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暂时还不缺人,如果你想要应聘的话,你倒是可以过来先看看,你若是真适合这里,我公司倒也可以录取你”

“真的吗?真是太感谢,请问我什么时候方便到您哪儿方便呢?”

“明早8:00吧”!

就这样,余一感觉自己多了一份希望,起码人家,给了她一个面试的机会。天啊,这真是太幸福了。有时候,幸福对余一来说,就是那么简单。那一晚,余一根本就没有很好的休息。心里一直在想,明天该穿什么衣服呢,见面时,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呢?想着,想着。余一就这样的睡着了。

翌日,余一起了个早。穿着干净的连衣裙,只不过有点孩子气,毕竟那是她爸爸送她18岁生日礼物的衣服。一般场合都舍不得拿出来穿。不过现在的余一,都以22岁了,已经开始工作了。即使这衣服再干净,也与22岁的余一有些不搭。就算这样,余一还是开开心心的出门了。行走在车流不息的城市中央,她感觉,自己的明天一定会是美好的。当微风拂面之时,清凉舒爽的感觉,可以使自己一天都有好心情。坐上了公交车,行驶在暖日的扶风里,路两旁的树影快速的倒退。想必这也是一种美。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透过云层,穿过车窗,洒在余一瘦小的脸庞上,那真是美极了。

坐了半个多小时的公车。终于来到了公司楼下,看到这样的规模的公司,我想,余一也是分不着东南西北了吧。找到了人事主管诸葛先生的办公室,时间刚好也在8点不到。

笃,笃,笃。“请进。”余一胆战心惊的进去了,眼前的这位又高,又瘦的想必一定是诸葛先生了。余一刚想着要打个招呼,突然感觉,自己的喉咙深处有什么怪力在作祟,使了什么魔法,竟然讲出话来。那欲言又止的状态,真是可伶至极。

“你就是昨天那位,余一,余小姐吧”这时,余一才反应过来,“对,对,就是我。”我字的尾音拉的很低,低的竟然听不清。“你不需要紧张,没事的,请你简明扼要的介绍一下自己,对应聘的岗位,有什么想法或者意见,都可以讲讲。”

听到这样温和的声音,余一也放轻松了许多。在这专业领域,余一还是有所见解的。说起来,也是头头是道。在言语中也不难发现,余一是多么渴望得倒这个岗位。“好,可以了。你的专业真是精炼。讲的又不错。这样,今天是周五,我看你先回去,我也要汇报一下我的上级,如果可以,我再回复你。如果顺利的话,周一就可以上班了。虽然你的专业很硬,不过涉及人事问题,还是要申请一下上级。”

诸葛先生带着余一出了门,正好迎面走来一位,长相还算俊俏的男生。他穿着修身的韩版衬衣,裤子是那很流行的铅笔裤,至于鞋子嘛,也是尖头的那种。强大的气场,让余一不知所措。此刻突然传来,噗通,噗通,噗通的声音,余一很是惊慌,她在寻找,这声音从哪里传来?在哪里,在哪里!近了,近了。这声音越来,越近,天啊,这竟是心房处传来的声音。所谓的小鹿乱撞,就是这样的感觉吗,这是余一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虽然在上学的那会,也有过暗恋的男生,不过重来没有这般,脸红心跳。

他向诸葛先生,笑了笑,示意的点了点头。那简单无意的一笑,或许就注定影响了余一的整个青春年华。

【二】

夜色宁静,天边挂着一轮新月。晚风拂过海棠花,吹进了余一的阁楼里。这个阁楼,是余一自己租过来的。其实就是顶楼的阳台,房东为了可以住人,便私自搭建起来,就是个单间,所以租金也比较便宜。每到夏天,住在顶楼的余一,可以说是住在烤炉之中,那可伶的电扇,摇着那扇翼,吹出来的也是热风。即便如此简陋,条件那么差。可余一那双巧手,也将其布置的,简约大方,摆上书桌,墙上挂些装饰的画。这样一来,虽是陋室,倒也多了些书香之气。余一还为这个陋室取名为:清风居。

这晚,时钟已经走过了八点一刻。余一盯着手机,一眼也未曾离去。“叮叮叮叮......”手机响了,是短信的声音,天啊,终于发过来。

“【缴费提醒】尊敬的客户:您好!......请及时缴费。”

余一到吸了一口气。她的心跳之快,想必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两天等公司的回应,只要是那手机响了,就以为是公司的回应,这样的等真像等情人一般。眼儿欲穿,肠儿寸断。看来真的是没有希望了,一想到下个月的房租,又是一个头疼的事情。

不过上天总是会眷顾这位善良的人儿,在夜里10点多的时候,余一收到了公司的回复,大抵是录取了的意思。那一刻,余一兴奋的从床上跳起,原本的睡意,此刻全无。开心的也不都不知道与谁分享。或许此刻第一个能够感受到她喜悦之情的,怕也是天空之上的这轮新月吧。自古以来,月儿也未曾待薄过谁。高挂在这青天之上,历经千年,万年,看过多少悲欢离合,沧海桑田。或许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世人情寄于她,愿明月送去自己的思念,从云中寄出八行锦书给自己的情人。或许心里的苦楚也减少一些。不过余一她自己都还不知道,有一天,她也会去求明月,希望可以寄出自己的相思之情。

翌日,余一按规定时间,来到了公司。人事部的诸葛先生带她去了设计部。推开门,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那天阳光正好的那个男生吗。“噗通,噗通,噗通,”该死,心跳又开始加快。

“嗨,小伙伴们,先手头工作。这位是余一,余小姐。将来会是你们的同事,希望你们好生相处”

“你好,我是古今。”古今,这是名字取的,真心简约。不过也像他衣品审美一样,简约而不简单。这或许就是道家所追求的大道至简吧。“希望我们可以很好的相处。”他伸出了老半天的手,余一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看来真的是被他的美色所诱惑了吧。仓促之间,余一赶忙握手示意了一下。

“你好,我是朱大福,希望可以很好的相处。”

“大福......你好美啊。名字和人竟如此有落差。”这说来,也是大福的父亲觉得这个名字好叫,吉祥。打小大福也为此苦恼过,不过生性乐观聪慧的大福,转念一想,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自我的修身才是重要的。这样的修为,也是此时的余一所不及的。

简单的介绍过后,古今带着余一来到办公桌。交待了一下工作,便也自己忙去了。新的环境,着实也让余一感到一切都需要从心开始。她也知道,这个工作不止温饱,也是她的追求。她很庆幸自己的爱好,也是自己的工作。每次想到这里,总是会心一笑,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人。

忙碌了一天,大福找余一说是一起吃饭,古今也来。就这样他们三个走出公司,走进了属于他们三个人空间。


【三】

也不知道怎么地,每次见到他,总是小鹿乱撞。之前因为古今的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时候,那只手竟然在抖,隔着一个电话,身处异地的余一,两颊竟也泛起了红晕。这样的余一着实可爱,可爱的是她那不经人事的洁白和有着生命意义的紫色感情。她一直在经营着,呵护着。也不知道哪天会大白于天下,将紫色的感情升华成红色的热烈

事隔多年后的今天,也许连当时的余一自己也想不到,她再也不会碰到一个可以让她小鹿乱撞的男生。或许当古今再次出现她眼前,“最近你还好吗。”来做开场白,也做结束语来进行。这就是红尘中,我们各自的宿命。就连神仙也是难逃宿命,当年紫霞仙子也是猜中的开头,猜不中结尾。

说起开头的她们,或许用萌动最为贴切。因为设计部临时接到紧急任务,大福又因身体不适,早早下班了。这也意味着,余一第一次和古今单独处在一个空间,且空间又不是很大。

“余一啊,你手头的工作还有多少。”瞬间打破空气中弥漫着的尴尬。

“啊,我,快了就一点点了。”古今也觉得,每次和余一讲话,她总是那么的语无伦次,而且也经常看见她红红扑扑的小脸蛋,有时候古今也觉得她很是可爱。古今走近余一的办公桌前,映入眼帘的图纸,自己也被吓了一跳。这设计的水平,远远在自己之上。之前看到她的东西,就感觉很好,这次在那么紧急的情况下,她依然可以那么顺手拈来,可见其才华。

“好啦,终于完成,古今......哇,天啊,你什么时候站在我后面的啊,吓了一跳”

“是你太认真啦,所以就连我走到你后面,驻足欣赏你的佳作好久了,你也竟不曾发现。只能说明你太认真啦!对了,你刚刚想对我说什么?”

“我,哦,刚刚我只是想问你,你的部分完成了没有?看来现在那么悠闲的你,应该完成了。”其实也只有余一她本人知道,她除了认真工作以外,那颗心还在想,怎么可以跟古今说几句话,每次假作回头看看钟表的时候,故意偷瞄一下古今,见他那认真样,便也不开口闲聊了。所以那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尴尬,也是可以预知结果的。

“哇,怎么下起了雨,我没有带伞啊,什么时候下的。”向来喜欢雨的余一,这下可把她难住了。

“喂,你难道都不知道吗,看来你真的很认真。认真的连下起那么的大雨,你竟也不知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没有雨伞,我本来也要送你回家的,更何况下了那么大的雨。都说春雨贵如油,今晚春雷惊蛰,明天万物皆要醒了。走吧,东西理一下。”

“哦,那就麻烦你。你对这春雷也如此的感慨,是不是也爱闲暇之余,看书,喝茶。”

“我吗?我在校就是黄馒头,读书可是一件累活,只有我睡不着的时候,我才会想起看书,便不知道从哪了淘一本书来,只要三分钟,我就可以安静入眠。这招治疗我的失眠,百试百灵。至于喝茶嘛,我更倾向于白开水。”

“你这么问来,显然你肯定好这些。刚刚在后面看你的设计,就觉得十分的惊人,现在想想,读书也着实可以提高眼界,精进设计水平。”

“我,是赞同,你刚刚讲讲的。在我们的专业领域之内,修行身外功夫也很是重要。”

“行,咱们边走,边聊吧,你看,时钟都走向21点了。快走吧。车子就停在地下车库”

“哈哈,走。”

坐上古今的车,行驶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这座灯火通明的城市并不因为这场雨而冷寂。看见路上的行人,撑着各式各样的雨伞,快速的倒退在路的两旁。车内的温馨浪漫和车外的雨打芭蕉形成鲜明的对比。余一突然有种想感谢,今晚这场及时雨的冲动。让本来就喜欢雨的余一,今后或许会更喜欢吧。这就是一种借位的错觉吧。

“下个路口是往左拐对吧。”

“对,左拐,再往前一点就到了。OK,就这里,到了,停下吧。我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没事,都是同事,更何况下雨的夜晚,让你独自行走,也非男子所为。哦,对了,小苹果,我送你个苹果。”

“小苹果,你叫我,小苹果。为什么?还要送我苹果?”说话间,古今早已把小苹果拿了出来,就在余一的眼前。她也是一怔,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吧,我收下了,谢谢你的苹果,谁叫我都是小苹果了呢。”余一接过那红扑扑的苹果,在车灯下和自己的小脸蛋一对比,还真是俩个小苹果了。

余一再次谢过之后,自己也上了楼,古今也消失在路的尽头。听着屋外,雨落青苔,风打枝叶。心里想着,我和古今会不会像窗外的万物一般,等春来,花会开。这就是春的季节,是开始也是结束。

【四】

我寄相思于明月,

云中传送八行言。

清风徐来达我意,

君若有情君相惜。

清风居的由来,也是取自这首诗歌。所谓清风也是余一的审美情趣和品味的方向。清风居不大,有一茶桌,桌上一壶,一杯,一花插。这也是余一对美的追求,简是最大的道,所谓大道至简,大抵也是如此吧。余一喜欢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试茶,看书,读经。她的家里人对此也是很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弄的跟尼姑一样。只有余一自己心里知道,这是世人对她看法,她一点都不在乎。她只想做自己,前提在不伤害别人的情况。这才是最真实的余一,不做作的余一,善良的余一。

自从那个小苹果之后,余一少女心又开始遐想。她以为古今也是对她有好感的。于是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置放了一个玩具苹果。不过事隔多年,余一再次回想,也许小苹果就是小苹果而已。

自从来到这家公司,也有半年有余。余一的生活也逐渐小资起来。比起刚开始那会,还穿着18岁的连衣裙,现在的余一,起码可以穿些自己喜欢的衣服了。像她的茶具一样,简单又价廉。

古今,今天穿的是普通的T恤,裤子依旧是他喜欢的九分裤。不过关于衣品,有时候不得不说,还真是看脸。古今的颜值算不上轮廓分明,高鼻梁,小嘴巴,深邃的大眼。但也算得上是眉清目秀。古今是一个小开。他的父亲自己有家业,他年轻,好玩,就想自己出来干几年,一来可以学习社会经验,二来,也可不受他父亲管辖。

这一天,大福在办公室,对着余一调侃。你说:运营部的阿展如何,就那个黑皮。平时就非常自恋,没事老说自己有多么优秀,多么高颜值。但为人还算正直,家底也还不错。怎么样,介绍你们认识。

“说啥那,我可不敢。”说着,说着。余一的脸一下子红到脖颈。回头瞄了一眼古今,他好像无心在听八卦,看着自己的电脑。余一的心里不免有些失落,蹬的一下,为什么,你最近总是再避开我,与你打招呼,你也是有一下,没一下的。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你了。也再无心与大福闲聊。

“怎么不喜欢?还有一个也不错,人事部的叫阿全,长的好看,又有上进心。可是比我们的古今差一点。”

“我都不喜欢。都不喜欢。我要是嫁人,一定要找一个有眼缘的人。”余一这般说来。

“你的眼缘,在哪里啊?是不是在。。。那个什么古的地方”

“诶呀,不和你说了。”就连大福也看到出,余一对古今上心。每次古今有不舒服,总是第一个上前问候,送水递药的。有一次,古今设计图上产生了困惑,余一可是花了两个夜晚,整理出一些材料,交给古今,古今自当是十分感激。或许古今迟早要回去接他父亲的班,大学读的设计自然会在今后的岁月里,慢慢的流失。可是余一不同,这是她的追求。或许成熟的古今早就看到了这一点。

古今,还是无动于衷。这下连大福也跟着急起来了。可这又什么办法呢,你不可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余一望了望古今,那眼神也看穿了,也没见古今抬头。

“好了,不逗你啦。”开玩笑呢。大福结束了这场尴尬的对白。

可是余一,当真了。这是什么原因呢。她是多么想,大声的质问古今,你到是为何不理睬我们的对话,你知道我是多么想出自己的心声。不过话到了喉咙,又咽了回去。黯然神伤的余一,看到眼前的玩具苹果,总是会想起那一晚。显然,这一切都是个错误,更何况人家古今又没有错,也没有给我任何承诺。我到底是生哪门子的气。

“滴哒,滴哒......”终于熬到了下班。办公室的人都走了。只剩下那个玩具苹果,还在哪里。一动不动的。

【五】

自从有了新浪微博,余一被这种有别于QQ的新型网络聊天软件所吸引。那段时间,光是新浪大V,余一就关注了很多。里头不乏有些心灵鸡汤的东西。甚至很多微博发出的内容,都是以佛曰:.......什么什么的。现在看来,我觉得佛陀都被他们玩坏了。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些话语,曾经帮助余一渡过多少个凄寂的夜晚。没有这些,或许余一,到现在还没有走出来呢。有余造化不高,一次偶然的机会,余一读到了六祖慧能法师的一首揭语: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以为尘世的一切都要归于无。但是这个前提是要有有,而有又是从无中来。不管如何理解,起码有一点,可以明白,我们都还在这所谓的红尘中,即使出家又如何,也要生活,只不过方向不同了,仅此而已。

那一天,傍晚。余一如同往常一样,站在阁楼上,眺望远方。看景之余,翻看微博。夕阳西下,余晖依旧可以染红半边天。此间好景有谁识,只怜伊人独听云。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余一手机响了。

余一从霞光中走出来,拿起手机。是古今的电话,什么事呢?你还给我电话,我多少次给你暗示,难道非要逼我先开口?真是的。余一本不想接,但是手比嘴巴要诚实,还是接通了。

“喂,余一吗?是我。我今天给你电话,没有其他事情,就是想和你说,再见。我可能要回去了。回我父亲哪里。”再见,什么再见。此刻余一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子,瘫坐在床上。

“你,你....确定了吗?做到什么时候。何时办交接手续。”

“做到这个月,月末。”

“你....我....我不想后悔,我能请你留下吗?”余一,拿出此生最大的勇气,用了半生的时间,说了出来。

“对你或许一直没有哪种感觉和眼缘吧,我想我们是好朋友”

“别说了,就先如此吧。”余一挂了电话,感觉身体被掏空了。一直躺在床上,一直到天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又或者一夜未合眼,里头的细节无人知晓,甚至是余一本人也不知道。

翌日,如同往常,余一见到古今,还是开开心心的。大福还是碎碎念念着午餐吃啥好。余一很珍惜离月末的这几天。她想在最后时刻,能够多保存点回忆。即便心里是一万个舍不得,一万个难过,那就如何呢?改变不了结局。只有欣然面对。对于余一来说,这就是她的青春。

后来,古今真的离职了,在他离职的三天后。正是周末的早晨,余一被一通电话所惊扰。是她的好友林广打来的。林广在电话里头说了很多,也不知道怎么地的,最后聊着聊着说起了三观的重要性。有所谓的一见钟情,还有日久生情的两种感情方式。林广说:不管那种,感觉和眼缘很重要的。

感觉,眼缘。这让余一想起了那天古今说的话。她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全部爆发了出来。这离上次余一哭泣也已经隔了好几年。豆大的泪水划过两颊,那次的哭真是撕心裂肺的哭,哭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或许之前一直强忍着欢笑,现已经送别了古今。所以再也没有什么所顾虑的了,感觉自己就如同婴孩一般,自由的哭泣。释放了好几天的委屈和无奈。余一怨恨自己为什么缺了他所需要的那种感觉,怨恨古今为什么老是强调第一眼的感觉。那次哭过以后,大福也在半年后另寻出路。曾经的设计部只剩下她,余一多少会升起一种叫做怀念的感情。往事如过往的云烟如一桢桢画面,时时划过余一脑海。

多年后,余一也还常常想起那次的嚎啕大哭,想起被吓傻的林广拿起手机,打着的跨江寻我而来的那份情谊。这一切都值得回忆,值得书写。而时光总是走的那么急切,当余一在街角再次遇见古今,那都已经过去了十年的光阴了。那一天依旧阳光正好,她们这样的重逢惊艳了过往的岁月,撩起了曾经的时光和空间。

春光还是如此灿烂,或许只有那一米阳光不曾改变,打在古今的身上,还是那么的熟悉。

“最近你还好吗”余一如是说。

丁酉春月徐鲁展于永嘉大拙堂南窗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