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东市第十届国际骑驴大赛记

(本文为小说虚构,如有对号入座,与我无关)

汉东市第十届骑驴国际大赛如期举行,现场出了岔子。

央视《体育慢讯》节目对汉东第十届骑驴国际大赛报道出现口误,将汉东市的名称说错了,不是称谓上的错误,而是干脆说成了其他城市。

汉东市骑驴国际大赛,每次耗资动辄几千万,名次奖金诱人,才引诱来了全国各地甚而世界友人,而世界友人经常拿走绝大部分的奖金,这应该是用来打造城市名片,提升城市知名度的活动,然而,逢十之满,出了这一档子事。

民众沸腾,通过积极在微信朋友圈转发《央视主持人向汉东市人民道歉了》这一行为,抒发自己的感情。

毕竟,已经搞成了近全民活动,一个半天,参与的人越来越多。

赵永发也曾经参与过,最早是单位强制名额,鼓励参加,事业单位就有这样的权力,也经常要凑个人头。

一身千把块的品牌运动装,再加一双千把块的品牌运动鞋,另外还会给配驴,赵永发觉得值了,况且并非跑全程,报名参与,准时到场,参与起跑就行了,跑出起点处的人群视线,就可以休息了,毕竟只是凑数,驴可以骑走,前几届基本都会卖给肴驴肉生产厂了,又能赚一份驴钱,后来汉东市骑驴大赛导致了周边驴价的飙升,才只给用来骑骑,用完需要回收,一开始或许没想到还能有第二届的,工作思路上还有偏差。

也就是从回收开始,赵永发就不爱参加了,毕竟还要把驴骑到回收点,回收点位置偏远,总是耗时耗力。

第十届国际骑驴大赛的口误,并没有让赵永发觉得怎么样,明显是个错误,似乎也只能宽容,小小的地级市并不能拿央视怎么样,央视的一个栏目也不能拿人家怎么样,既然人家都道歉了,似乎还能显示出这个城市的宽容和包容,总之,赵永发懒得再多想。

但第十届赵永发还是参与了,不过不是参赛,因为他媳妇和老丈人参加了,他成了家庭后勤保障。

这位老丈人才真正让赵永发头疼。

老丈人给领导当司机,干了半辈子,最后算领导讲究,给安置了一个不错的落地养老的去处,领导高升而去了。

这位老丈人整天介就恨铁不成钢,虽然赵永发和妻子一个事业单位,一个公务员,但是都没有当上领导,甚至级别也还是股级而已,老丈人非常不满。

逢喝酒必骂街,赵永发还只能听着陪笑脸。

“说说,你们两个说说央视口误的事,我看看你两个政治觉悟有没有长进。”

得嘞,老丈人领导的家庭常委政治学习会又开场了。

其实这才是赵永发最烦的,不过他从来没有跟老婆说过。

“要我们那会儿,领导一定暴怒,那脾气,那雷厉风行,眼里进不去沙子的周——”,老丈人还是把领导的名字咽下去了,老丈人的这位恩人和主子,早已经被拉下马了,已经成了不言而喻的反面典型,也就是老丈人只是早期的工作人员,也没当上领导负责什么事,没什么牵扯,况且早已经退休,不然,没准也跟着受牵连。

老头顿了顿,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眼神出离了一秒,顺手又给旁边的外孙女夹了根大鸡腿,稀罕孩子的情绪上来,其余的事如云过影无踪。

赵永发毕竟是在事业单位历练多年,眼力价还是有的,鸡腿还没落到女儿的碗里,他就赶紧岔开话题了。

“按理说接洽央视播出那边的相关责任人才是关键,这么重要的事情,稿子一定是要审核的吧,理论上说应该是宣传部和广电系统那边负责的,作为这个活动宣传的重要一环,这属于重大工作失误了,不过好在老百姓就瞅着央视道歉了,这事估计就内部处理了,也少不了挨批评。”

“妈妈检查作业要是这么放松就好了”赵如燕鸡腿吃着,还搭话。

赵永发性格比较内向,女儿却十分鬼怪机灵,但也是巧了,老丈人就喜欢,还常常夸奖说外孙女聪明,事实上还经常批评赵永发笨,不灵活,政治上也不追求进步,能力不行。

不过赵永发得感谢女儿,因为赵如燕的一句话,整个政治学习会的讨论方向跑偏了,他不用再应付老丈人了。

老婆嫌女儿话多,赵如燕犟嘴,老丈人表示支持外孙女根据新闻事件结合实际生活,大有他年轻时头脑灵光见一知三领会领导意图的风范。

饭就这么欢声笑语的吃完了,赵永发没喝多少酒,却高兴起来了。

因为可以去打扑克了。

这事老婆一般也不管,各单位都流行这个,值班的时候也靠这游戏熬时间。

甚至下了班,办公楼里一些办公室照样开着灯空调伺候着,一群人开战到深夜。

并非赌博,玩法叫“够级”。

够级这种扑克玩法起源于日本,大约六十年代流传到沿海城市,汉东所在省份更是趋之如骛,几乎成了一种代言游戏了。

赵永发不抽烟,偶尔喝点酒,并不经常,应酬也不是特别多,就是周末固定和同学同事约着打够级,这是赵永发热爱的消遣,打的也很好,赵永发其实脑子并不笨,比如他的记牌能力非常强,几乎如同能看到别人的牌一般,大概是他感兴趣的事情才能调动脑细胞。

赵永发的媳妇觉得没什么,又不是黄赌毒,也算是健康的娱乐方式,基本上就听之任之,况且赵永发同学们的媳妇她也都认识,也常常一起逛个街什么的,夏天里时不常的约着几家一起烧烤甚至出游也是经常的,这些媳妇们也没反对,赵永发的媳妇也就不管。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赵永发他老丈人很支持,因为这六个够级爱好者里,有两个人已经是小领导,一个正科叫黄汉清,一个副科叫王伟,其中黄汉清的父辈还是在职的领导干部,赵永发他老丈人就觉得这是很好的人际交往,很有意义,几次跃跃欲试的想自己参与进去,怕赵永发玩不转,最终觉得还是不合适,就没硬往里搀和,但是一直支持这种定期的够级牌局。

赵永发、黄汉清、王伟、刘强、周希同,赵永玉,这六个人是高中同班同学。

赵永发和赵永玉还是同村同辈份,说起来八竿子能扯着的亲戚,赵永玉开着一间中档茶楼,牌局也一般就在这里举行,这帮同学们在赵永玉这刷脸消费,自然的也时常帮着宣传,行各种方便照顾茶楼的生意,赵永玉还是以卖茶和茶具为主,茶楼的茶室和棋牌室就没指望赚钱,装修的却非常雅致,虽然经济形势近几年比较萧条,但是赵永玉这儿倒一直还过得去。

黄汉清、王伟和赵永发是一个单位的,也难怪赵永发的老丈人想得多,同年进单位,这两位都纷纷上进了,赵永发还是一般工作人员,虽然他们三人不在一个科室,但将来同学管同学的场景未必不会发生,不过现在一切都没什么大的变化,毕竟是同学情还是比较深厚,黄汉清和王伟也不是摆谱的人,在私下里还是嘻嘻哈哈的老样子。

刘强算是商人家庭,父辈就是干工程的,刘强子承父业,干的也比较顺手,奔驰车早就开上了,这两年人稍微有点匪气,时常不满足于凑局打够级,几次嚷嚷着要做东喝花酒什么的,甚至提出打麻将玩钱之类,但挨不过众意,打麻将这事唯独没有替代的了够级。

周希同算是个知识分子,出过一本杂文集,在汉东市的文化圈子里小有名气,因为言辞犀利,那本杂文集一度给周希同带来一些麻烦,不过此人没有当领导的追求,就图个自由自在,在党校工作正和他心,平常读书写文章而已,更无他求。从高中那会这六个人就玩在了一起,实际上是这个圈子的核心。周希同尤其喜欢历史书籍,工作之后几乎就是这个小集团的内部军师,不管遇到什么事,基本上这几位都会来找周希同商量。

汉东市第十届国际骑驴大赛之后的第一个周末,这六人帮又凑在了一起,新一轮够级大战又开始了。

黄汉清说一用力,扑克甩出发出清脆的响声,旋即说:“永发,我冲一地,五个J,行个方便让让路。”

赵永发心有成竹,不动声色,连自己的手牌都不看,只是说:“还很早啊,还很早,大家手里都有货的。”

刘强带着酒气,一晚上骂骂咧咧的,说道:“永发,最近你那老丈人没给你上课啊,领导让你让路,你还不赶紧顺坡下驴,请黄汉清喝上一个月的花酒,再请老黄头给你做主,你也弄个一官半职的,上进上进,让你老丈人瞧瞧。”

王伟赶紧搭腔:“听者有份哈,我追随黄主任,永发,请不要忘记一起奋斗的同志。”

赵永玉说:“小声点,我那口子今天在店里那,别瞎闹。”

周希同说:“刘强你小子行啊,年轻的时候是电动小马达,这都快四张了,还没肾亏那,你都换了三茬女秘书,还这儿撺掇我们那。”

打够级的赵永发如同换了个人。

“刘强,我佛慈悲,度你出苦海,不让你那破烂货一样的肾受罪了,赶明儿我跟我老丈人申请一下,特批你去参加他主讲的政治课,让你解脱,顿悟,省的你得花柳病,不过建议你提前预习功课,比如汉东市第十届国际骑驴大赛的口误事件引发的诸多思考。”

赵永发这么一说,一伙子人都跟着笑起来,刘强做合掌状:”阿弥陀佛,我宁愿入地狱,也听你老丈人瞎逼逼,军师大人,快收了这妖孽。“

黄汉清笑着说:“希同,前一阵那个《人民的名义》不是挺火吗?老提黄仁宇那本《万历十五年》,书我是知道,没看过,你那有没有借来瞧瞧。”

周希同说:“书我倒是看过,也有的,不过老婆可借给你睡,书是一概不借的,老规矩。”

王伟:“黄汉清同志不死心,多年来一直柳下惠,老婆借给你都不睡,整天调戏周老先生借书,君子不夺人所爱嘛,你凑合着借老婆睡就得了呗。”

王伟:“这正科就是和副科不一样哈,你瞅瞅,人家要看《万历十五年》,我伺候的上头那位,看了《人民的名义》也学了点东西,你们猜猜,学了什么。”

刘强:“难不成,也去学英语,睡美女教师去了。”

王伟:“瞧你那点出息,一脑子小精虫,真让我们羡慕,那个新东方的俞敏洪说演讲代替性生活,我们这几位够级代替了,就你小子有心有力,快赐我力量吧强仔!”

周希同:”说说吧,段子来了,别卖关子,我挺感兴趣的。“

王伟:“真是观《金瓶梅》生怜悯心者菩萨也,我们领导看了《人民的名义》说有一个场景的会议室不错,可以派一些同志出去考察一下,回来搞一个。”

众人会心一笑。

黄汉清还是忘不了《万历十五年》这本书,又问周希同值不值得一看。

周希同:“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简单来说就是讲了六个人,原版英文书名叫《无关紧要的一五八七年》,意思是看似没什么事,但明王朝的拐点和最后的机会在这一年,努尔哈赤也是在这个时候冒的头,底下的官员也承报给了万历皇帝,那时候努尔哈赤还很弱小,很容易灭掉,后面的事,你们就都知道了。”

赵永玉安排人下去端了茶点,中场休息,一众人喝茶扯淡,常规流程,驾轻就熟。

周希同:“万历皇帝,首辅申时世,张居正,海瑞,李贽,戚继光,全书主要就是写了这六个人,不过我个人看到的是文官集团在明朝势大之后所产生的影响,蛮有意思的。话说申时世这个名字对于我们这个时代可真拗口”,便说着蘸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下了“申时世”这三个字。

赵永发听老丈人聊政治就头大,听周希同扯倒还能听得进去,刘强早就不耐烦了,赵永玉身在茶行沾了点文艺气也沉得住气,黄汉清是追问者自然乐的细听,王伟则无可无不可。

赵永发说:“汉东骑驴大赛这事儿,你不会又要写文章吧,以后就风花雪月吧,你逍遥你的。”

王伟说:"就兴你老丈人发言,不许民主人士发声,这可不符合我当一向的公开宣传,你这个小同志,还是年轻那,老丈人我还是得常常教育你。"

赵永发:“去你的吧,别忘了你可真有个女儿。”

黄汉清说:“希同,现在自媒体这么火爆,其实写写风花雪月,也能赚些钱了,这是新时代的新局面。”

周希同说:“你知道的还不少,自媒体都关注上了,不一般那汗清,咱们汉东市不是一般的落后,网上都一塌糊涂了,咱这儿刚开始熟悉这个词。”

黄汉清说:“说说吧,反正中场休息,在自家一亩三分地上扯几句没事,写文章就算了。”

周希同说:“社会还是那个社会,优质内容往往不会被传播,也没有传播性,容易被传播的,是另外一种东西。汉东第十届骑驴大赛这事儿,我不关心政府怎么处理出现的错误,一点你兴趣都没有,也没用,这是你们系统内的事。”

赵永发说:“那就得听听军师高论了,那你关注点在哪?说说,我估计我老丈人还得撕扯,权当你帮我写作业了。”

王伟说:“拉倒吧你,希同的作业,我量你不敢交,情愿说没写。”

周希同说:“以前,我们都关心民主这事,现在我们知道民主只能解决民主能解决的问题,要民主,也要尊重民主是一个过程,需要群众基础。汉东这事儿,办比赛,为了提高城市知名度,没什么错,也谈不上对,因为一笔钱可以做这个,也可以做别的。钱来自税收,来自我们这些老百姓,事儿办的好了,漂亮了,事实上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但是钱是否应当这样花,花了钱事情办成这个样子,出现这样低级的错误,第十届了,钱算起来不说上亿,五千万有了吧。但是,老百姓关注的是什么,是网上央视主持人是否道歉,忽然就替城市叫屈了。这不得不让我再次正视群众整体素质与社会发展关系的问题。如同《万历十五年》里写的,文官系统发展到极致,在意的根本不是谁能干,干了什么事,而仅仅是自己山头的利益,至于事情如何,百姓如何,甚至皇帝老儿如何,都在其次了。事实上至少是三种不同的需求,社会发展需求,群众需求,文官系统的需求,这三者是彼此有关联的,但同时也是可以割裂的。要花钱,但花钱做什么是个问题;要提高城市知名度,怎么提高,也是一个问题;老百姓需要自豪感,也开始在互联网上发表意见和情绪,但是,事实未必被传播,但情绪往往会影响,甚至掩盖事物的本质。就像汉东这事,央视主持人道歉,成了热闹的关注点,想来,也颇有意思。”

黄汉清说:“谢希同兄教诲,来吧,课也听了,茶也喝了,上一把又让永发诛杀,该让我大杀四方了。”

刘强说:“输了的,可以安排接下来的娱乐活动,汉东刚开了一家新——”

话没说完,赵永玉一摆手,原来永玉的媳妇进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伊诺 夕阳像烟花,四散开来,刚好13车厢打开了一扇绿色的铁门,有束清晰的光在正前方,似乎在迎接着妈妈的孩子,等...
    遇见伊诺阅读 130评论 0 1
  • 文 路平 谢谢你曾来过我的世界 一 ...
    南路平阅读 207评论 0 1
  • 第一次看到《胭脂盆地》是在微信上看到“10本文笔好到令人叹服的书!”里对它的三两句描述“若我看倦了风景、走累了...
    粥粥摄影阅读 1,86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