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一首词看穿一种人生,柳永从未走出的奥德赛时期

字数 2349阅读 46

离骚寂寞千年后,戚氏凄凉一曲终。

本周读的宋词,是柳永的《戚氏》,据史料记载,可能是柳永在外放荆南时所作。

全词写景叙事铺陈递进,写尽孤单寂寞。充分显示慢词长调的特色,是词史第二长词。

而根据我的粗浅理解,用大白话翻译一下的话,这首词其实就想表达一句话:我这大半生,是不是真的白活了。

因为,写这首词的时候,柳永已到晚年时期,独自一人漂泊在驿馆里,反思大半生的作为,只得“未名未禄”四个字。

《戚氏》

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凄然,望江关,飞云黯淡夕阳间。当时宋玉悲感,向此临水与登山。远道迢递,行人凄楚,倦听陇水潺湲。正蝉吟败叶,蛩响衰草,相应喧喧。

孤馆度日如年,风露渐变,悄悄至更阑。长天净、绛河清浅,皓月婵娟。思绵绵,夜永对景,那堪屈指,暗想从前。未名未禄,绮陌红楼,往往经岁迁延。

帝里风光好,当年少日,暮宴朝欢。况有狂朋怪侣,遇当歌对酒竞留连。别来迅景如梭,旧游似梦,烟水程何限?念利名、憔悴长萦绊,追往事、空惨愁颜。漏箭移,稍觉轻寒,渐呜咽、画角数声残。对闲窗畔,停灯向晓,抱影无眠。

他是北宋流行音乐网红第一人

我在B站听叶嘉莹教授讲解柳永,对其家庭背景、性格特质和志业抱负有了些微了解。

其实,就像任何一个政治失意的文人,都需要一个情怀寄托,以此排解内心的纠结块垒。

只不过,柳永选择的是填词,用更贴近市井生活的方式。

如果用现代的眼光来看,柳永堪比北宋流行音乐教父。

这个网红第一人,没有选择阳春白雪的高傲,而更看重“农村包围城市”的路径。

他的填词,下沉到五环外人群,和市井打成一气,和歌儿舞女成为伙伴,这种不拘阶层的方式,是柳永的鲜明标签。

正因为柳永不走寻常路,所以在千年后的今天,站在文学史的高度上,才彰显出柳永词的创新、独特和文学价值。

走不出的奥德赛时期

我在读《戚氏》一词,本来反复诵读是想要体会,在写景抒情中的铺排叙写的表达手法。

然而,一遍一遍读下来,更多的是体会到一种现象,从柳永回顾自己大半生经历中看到,他似乎从未走出自己的奥德赛时期。

说来也巧,读到这首词的时候,正好看到梁宁的分享,《一个产品经理的奥德赛之旅》

梁宁说,我们每个人的人生,其实都会有这样一段奥德赛时期:

从青少年时期结束,你从父母家搬出来;从一种稳定的生活状态离开,从熟悉的战场离开,开始一段或许短暂,或许漫长的漂泊。

在这场漂泊中,我们也会遇到奥德修斯曾遇到的一切希望、失望、打击与诱惑,我们会在这个漂泊的某个时间点,像奥德修斯一样,看到自己的命运,看到自己的国,然后我们就会成年了。

对于柳永而言,他似乎一直在追寻寻觅的路上,羇旅行役大半生,始终是“念利名、憔悴长萦绊”。

在不断追寻志意、不断落空的路上,他只是不断的漂泊,似乎不曾停下来反思自己。

面对失望和挫折,他只是不断的抒发郁闷情怀、感叹自身际遇的坎坷。

也许是他对自己的才华太有自信,也许是其性情中也饱含狂傲的一面,也许是他追求浪漫的享乐主义的阻碍。

最终,在情绪叠加积累中,将悲苦之情变成自己的人生底色。

从所作词中去看,柳永内心有郁闷和落魄、有不甘和遗憾,有执着和坚持、却不曾见反思和自省。

我不禁想问,难道你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错么?

在我看来,走过奥德赛时期,看到自己的命运,找到自己的国,意味着要能看到自身的全貌,而非持续的自怨自艾。

承认自我身上的缺点和局限,清楚认知自己的现状和心情,承认自己的错误并改进,直面人生存在的障碍和壁垒。

然后,对于可以争取的要坚持,对于无法改变的要学会放下,无论是狼狈还是困窘,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

从这个角度看,柳永只会一味自苦,显得不够清醒和理智。

因此,即使他的生理年龄已经到了晚年,但其心理年龄,似乎还停留在青年期,在精神上,他还处于漂泊的奥德赛时期。

以奥德赛期为界,两种截然相反的人生

上个月在读苏轼,最欣赏的一点就是苏轼的豁达襟怀。

在我看来,苏轼走过奥德赛时期的标志,就是他开始写词。

因为,从这个时期开始,苏轼逐渐反思自己,不再以政治失意自苦,从生活点滴中找寻快乐,享受自得其乐的生活。

他放过了自己,也成就了自己。

在这一点上,柳永就不如苏轼达观敞亮。

苏轼在漂泊的路上,能够外放一地玩转一地,凡是他走过的地方,都成了网红打卡胜地。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他还培养各种兴趣,谈情说爱、炼丹养生、美食、种地、收养孤儿,什么事都不耽误。

在我看来,这就是因为苏轼找到了自己的命运,让个人价值得到了最大的发挥。

柳永,或许是因为他的仕途更加坎坷,没有过辉煌时刻,所以显得更加落魄。

在后人的眼里,成了一个只会流连青楼,和舞女歌妓调情的浪荡子。

但要说起原因,也是因为柳永写了太多这方面的词。

如果,柳永也能够每走到一个地方,用自己擅长的慢词长调,写下一个地方的美,让自己的词风变得更加开阔,或许他也不用漂泊的如此心酸。

用发展眼光来看的话,柳永这个超级IP在品牌升级路上,少走了关键的一步。 因为看不透彻,所以走不出来。柳永就一直漂泊在他的奥德赛时期。

最后引用梁宁的一段话:

所谓的成年,不是你18岁,还是25岁,是30岁抑或40岁,而是你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国,从此不再漂泊。

你会牢牢地守住自己的国,不管它是一张书桌,一条渔船,一个车库,还是一颗果树;你为它负起长期责任,不管大小,它就是你的世界,你的王国;你不再漂泊,而是专注于建设自己的世界,这,才是成年。

在那之前,只要你依然在漂泊、依然在寻觅、内心依然不能确定“这里就是我的世界”,不论年龄多大,你都还在奥德赛时期。

宋词共读活动长期招募:寻找喜欢宋词的同伴,一起品读宋词及词曲背后的故事。

共读,是1+1>2的活动,多一个人共读,多一种欣赏视角。

共读原则:每周一首宋词,一篇解读文章。

有意者,关注雪主沉浮公众号,写下一首你钟爱的一首宋词,附上你的个人微信号,发送到【雪主沉浮】公众号的后台,我会去找你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